牧竖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九

【原文】
 
两牧竖入山至狼穴,穴有小狼二,谋分捉之。各登一树,相去数十步。少顷,大狼至,入穴失子,意甚仓皇。竖于树上扭小狼蹄耳故令嗥,大狼闻声仰视,怒奔树下,号且爬抓。其一竖又在彼树致小狼鸣急,狼辍声四顾,始望见之,乃舍此趋彼,跑号如前状。前树又鸣,又转奔之。口无停声,足无停趾,数十往复,奔渐迟,声渐弱,既而奄奄僵卧,久之不动。竖下视之,气已绝矣。
 
今有豪强子,怒目按剑,若将搏噬,为所怒者,乃阖扇去。豪力尽声嘶,更无敌者,岂不畅然自雄?不知此禽兽之威,人故弄之以为戏耳。
 
【翻译】
 
有两个放牧的孩子走进一座山里,到了一个狼洞前面,发现洞里有两只小狼崽,他们一合计,就一人抓了一只。然后两人各爬上一棵树,两树相距约有几十步远。不久,大狼回来了,进洞一看,小狼不见了,立即显出焦急的样子。这时,一个小孩在树上扭小狼的爪子、耳朵,故意让它嗥叫,大狼听到声音抬头一看,就发疯地直奔到树下,一边嗥叫一边抓树想爬上去。另外一个小孩又在另一棵树上弄得小狼叫得厉害,大狼停下嗥叫,四下观望,才发现了那棵树上的小狼,于是丢下这里,奔到那棵树下,像刚才一样奔跑嗥叫。这时先头那棵树上的小狼又叫,大狼又转身奔回来。口中不停地嗥叫,脚下不停地奔跑,往返几十次以后,奔跑速度渐渐慢下来,叫声也渐渐小了,最后奄奄一息地趴在地上,久久不动。小孩下树一看,大狼已经断气了。
 
现今有种强横的汉子,瞪着眼睛,怒气冲冲地按着剑,好像要与人搏斗,把人吞掉,触怒他的人,却关上门自己走开了。汉子声嘶力竭,却没有对手,岂不心中畅快而自以为英雄?却不知这只是一种禽兽的威风,人们故意戏弄他,为了好玩而已。
 
【点评】
 
本篇与《大鼠》可以互相参看。都是采用所谓游击战术战胜对方。不过《大鼠》篇是狮猫对付大鼠,本篇则是两个放牧的孩子对付老狼。
 
站在人的立场上,尤其是在当日狼害严重的时候,牧竖没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以其机智除掉了力所不能及的大狼,甚至应该得到称赞。但利用老狼的母爱杀死老狼,总让人觉得人类也有残忍之处。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