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癀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七

【原文】
 
陈华封,蒙山人,以盛暑烦热,枕籍野树下。忽一人奔波而来,首着围领,疾趋树阴,据石而坐,挥扇不停,汗下如流沈。陈起座,笑曰:“若除围领,不扇可凉。”客曰:“脱之易,再着难也。”就与倾谈,颇极蕴藉。既而曰:“此时无他想,但得冰浸良酝,一道冷芳,度下十二重楼,暑气可消一半。”陈笑曰:“此愿易遂,仆当为君偿之。”因握手曰:“寒舍伊迩,请即迂步。”客笑而从之。
 
至家,出藏酒于石洞,其凉震齿。客大悦,一举十觥。日已就暮,天忽雨,于是张灯于室,客乃解除领巾,相与磅礴。语次,见客脑后,时漏灯光,疑之。无何,客酩酊,眠榻上。陈移灯窃窥之,见耳后有巨穴,盏大;数道厚膜,间鬲如棂;棂外耎革垂蔽,中似空空。骇极,潜抽髻簪,拨膜觇之,有一物,状类小牛,随手飞出,破窗而去。益骇,不敢复拨。方欲转步,而客已醒,惊曰:“子窥见吾隐矣!放牛癀出,将为奈何?”陈拜诘其故。客曰:“今已若此,尚复何讳。实相告:我六畜瘟神耳。适所纵者牛癀,恐百里内牛无种矣。”陈故以养牛为业,闻之大恐,拜求术解。客曰:“余且不免于罪,其何术之能解?惟苦参散最效,其广传此方,勿存私念可也。”言已,谢别出门。又掬土堆壁龛中,曰:“每用一合亦效。”拱不复见。
 
居无何,牛果病,瘟疫大作。陈欲专利,秘其方,不肯传。惟传其弟,弟试之神验。而陈自剉啖牛,殊罔所效,有牛两百蹄躈,倒毙殆尽,遗老牝牛四五头,亦逡巡就死。中心懊恼,无所用力。忽忆龛中掬土,念未必效,姑妄投之。经夜,牛乃尽起。始悟药之不灵,乃神罚其私也。后数年,牝牛繁育,渐复其故。
 
【翻译】
 
陈华封是蒙山人,因盛夏暑热难耐,在村外大树下躺着乘凉。忽然跑过来一个人,头上裹着围巾,快步跑到树阴下,倚靠石头坐下,不停地搧着扇子,汗如雨下。陈华封坐起来,笑着对来人说:“如果取下围巾,不搧扇子也可以凉快了。”客人说:“拿下来容易,再围上就难了。”陈华封与他聊天,客人谈吐温文尔雅。过了一会儿,客人说:“此时没有别的可想,只要有冰镇的美酒,一口饮下,又凉又香,从嗓子直流到肚里,暑气可消去一半。”陈华封笑着说:“这个愿望容易满足,我可以使您如愿以偿。”他握着客人的手说:“寒舍很近,就请劳驾前往吧。”客人笑着跟他去了。
 
到了家,陈华封拿出贮藏在石洞里的美酒,凉得冰牙。客人非常高兴,一气喝了十大杯。这时天已黑了,天上忽然下起雨来,于是在屋里点上灯,客人解下了围巾,两人不拘形迹地伸腿坐着。说话的时候,看到客人的脑后不时漏出灯光,陈华封感到很奇怪。不一会儿,客人酩酊大醉,在床上睡着了。陈华封端着灯到客人脑后偷看,只见耳朵后面有个大洞,有杯口那样大;里面有几道厚膜,间隔像窗棂;棂外一块软皮遮掩着,里面好像是空的。陈华封惊异极了,暗中拔下头髻上的簪子,拨开软膜往里看,有一个东西,形状像小牛,随着手飞了出来,穿破窗纸飞走了。陈华封更加诧异,不敢再拨了。他刚要转身,客人已经醒了,吃惊地说:“你看到我的秘密了!把牛癀放出去,这可怎么办啊?”陈华封连忙施礼,问是怎么回事。客人说:“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什么可隐瞒的。实话告诉你吧:我是六畜的瘟神啊。刚才放出去的是牛癀,恐怕百里之内的牛都要死绝了。”陈华封本来就以养牛为业,听了以后非常害怕,赶忙下拜求客人想个解除灾害的办法。客人说:“我也免不掉被治罪,有什么办法可以解除呢?只有苦参散最有效,你能广传此方,不存私心就可以了。”说完,道谢出门。又捧了一捧土放在壁龛内,说:“每次用一点儿也有效。”拱拱手就不见了。
 
过了不久,牛果然生了病,瘟疫流行。陈华封只想个人得利,将药方的事保密,不肯外传。只传给了他弟弟,弟弟试试,果然灵验。而陈华封自己把苦参剉成末喂牛,一点儿效果也没有,他有四十头牛,几乎死光,只剩下老母牛四五头,眼看也要死掉了。他心里懊恼,不知如何是好。忽然想到壁龛上的土,心想也不见得有效,姑且试试。过了一夜,牛全好了。他这才明白药之所以不灵验,是神仙惩罚他自私自利。后来过了几年,母牛繁殖,牛群又逐渐恢复到原来的数量。
 
【点评】
 
本篇是关于牛的疾病的寓言故事,告诫人要有公益心,在瘟疫发生的时候不要有私心。蒲松龄在《药祟书》序中说:“疾病,人之所时有也,山村之中,不惟无处可以问医,并无钱可以市药。思集偏方,以备乡邻之急,志之不已,又取《本草纲目》缮写之,不取长方,不录贵药,检方后立遣村童,可以携取。”对待人的疾病蒲松龄的主张如此,当然对待牲畜的疾病的态度也是这样。本篇让我们看到明清时代农村兽医的相关民俗,其中关于“六畜瘟神”的固然无稽,而从六畜瘟神的耳朵中飞出牛癀也可能不完全是蒲松龄个人的浪漫想象,而是当日关于牛病的民间传闻。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