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听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七

【原文】
 
益都郑氏兄弟,皆文学士。大郑早知名,父母尝过爱之,又因子并及其妇。二郑落拓,不甚为父母所欢,遂恶次妇,至不齿礼。冷暖相形,颇存芥蒂。次妇每谓二郑:“等男子耳,何遂不能为妻子争气?”遂摈弗与同宿。于是二郑感愤,勤心锐思,亦遂知名。父母稍稍优顾之,然终杀于兄。次妇望夫綦切,是岁大比,窃于除夜以镜听卜。有二人初起,相推为戏,云:“汝也凉凉去!”妇归,凶吉不可解,亦置之。闱后,兄弟皆归。时暑气犹盛,两妇在厨下炊饭饷耕,其热正苦。忽有报骑登门,报大郑捷。母入厨唤大妇曰:“大男中式矣!汝可凉凉去。”次妇忿恻,泣且炊。俄又有报二郑捷者,次妇力掷饼杖而起,曰:“侬也凉凉去!”此时中情所激,不觉出之于口,既而思之,始知镜听之验也。
 
异史氏曰:贫穷则父母不子,有以也哉!庭帏之中,固非愤激之地。然二郑妇激发男儿,亦与怨望无赖者殊不同科。投杖而起,真千古之快事也!
 
【翻译】
 
益都有郑氏兄弟俩,都是善写文章的读书人。老大早就出了名,父母特别喜欢他,因此对他的妻子也格外的好。弟弟没什么名气,父母不是特别喜欢他,因此连他的妻子也看不上眼,乃至非常轻视。两个媳妇因受到不同的对待,彼此也产生了矛盾。二媳妇每每对丈夫说:“都是男子汉,你为何不能为妻子争口气?”于是赌气不让丈夫与她睡在一起。老二受到刺激,开始奋发图强,努力钻研,也出了名。父母对他也逐渐喜爱了,但还不如哥哥。二媳妇望夫成名心切,这年正赶上科考,就偷偷地在除夕夜出门捧着镜子以听街人偶语来占卜。这时有两个人刚刚起床,互相推着开玩笑,说:“你也凉快凉快去吧!”二媳妇回去后,弄不清这句话象征着吉还是凶,也就不再想了。科考过后,兄弟二人都回来了。当时天气很热,两个媳妇在厨房做饭,准备送给在田里干活的人,两人热得要命。忽然有骑马报喜的人来到门口,报告老大考中了。郑母来到厨房喊大媳妇:“老大考中了!你可以凉快凉快去了。”二媳妇又气又难过,一边哭泣一边做饭。不一会儿,又有人来报告老二也考中了,二媳妇用力把擀面杖一扔,抬起身就走,口中说道:“我也凉快凉快去!”这时由于内心情绪激动,不知不觉说出了这句话,后来一想,才知道用镜子占卜的事应验了。
 
异史氏说:人贫穷了,父母也不把儿子当儿子看待,是有原因的啊!家庭内部,固然不是闹意气的地方。然而郑老二的妻子激励自己的丈夫,与那些怨天尤人无理取闹的人大不相同。她投杖而起的情景,也真是千古以来的痛快事啊!
 
【点评】
 
《镜听》被公认为中国古代小小说的典范。小小说不仅字数少,情节简明,尤其要有画龙点睛之笔,前面有铺垫,中间有细节,结末有包袱。其细节包袱要传神,有戏剧性。在这方面,《镜听》提供了范式。其中“次妇力掷饼杖而起,曰:‘侬也凉凉去!’”非常给力,把次妇长期郁闷于胸的不满释放了出来。
 
《镜听》虽是小小说,却能以小见大,把科举时代的世事人情刻画得淋漓尽致。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