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姑夫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七

【原文】
 
会稽有梅姑祠。神故马姓,族居东莞,未嫁而夫早死,遂矢志不醮,三旬而卒。族人祠之,谓之梅姑。丙申,上虞金生赴试经此,入庙徘徊,颇涉冥想。至夜,梦青衣来,传梅姑命招之。从去。入祠,梅姑立候檐下,笑曰:“蒙君宠顾,实切依恋。不嫌陋拙,愿以身为姬侍。”金唯唯。梅姑送之曰:“君且去。设座成,当相迓耳。”醒而恶之。是夜,居人梦梅姑曰:“上虞金生,今为吾婿,宜塑其像。”诘旦,村人语梦悉同。族长恐玷其贞,以故不从。未几,一家俱病。大惧,为肖像于左。既成,金生告妻子曰:“梅姑迎我矣。”衣冠而死。妻痛恨,诣祠指女像秽骂,又升座批颊数四,乃去。今马氏呼为金姑夫。
 
异史氏曰:不嫁而守,不可谓不贞矣。为鬼数百年,而始易其操,抑何其无耻也?大抵贞魂烈魄,未必即依于土偶,其庙貌有灵,惊世而骇俗者,皆鬼狐凭之耳。
 
【翻译】
 
会稽有个梅姑祠。祠里供奉的神女原来姓马,家住东莞,没过门未婚夫就死了,于是她立誓不再嫁人,三十岁时去世。同族的人修了祠庙纪念她,称她为梅姑。顺治十三年,上虞人金生赶考经过此地,进入庙中参观浏览,有些想入非非。到夜里,梦见来了一个丫环,告诉他梅姑请他去。他跟着丫环走了。进入祠庙,梅姑站着等候在屋檐下,笑着对他说:“承蒙先生眷顾,我确实依恋。如不嫌我拙陋,我愿以身相许,做您的侍姬。”金生连声答应。梅姑送他走时说:“先生暂时先离开。等座位建好了,就迎接您来。”金生梦醒后,心里很厌恶。当天夜里,当地人梦见梅姑说:“上虞的金生,现在是我的夫婿,你们应该给他塑个像。”第二天早晨,村里人说起来,都做了同样的梦。族长担心玷污了梅姑的贞洁,因此没有听从。不久,全家都生了病。族长很害怕,就在梅姑像的左边塑了一尊像。像塑好后,金生告诉妻子说:“梅姑来接我了。”穿好衣服便死了。金生的妻子痛恨梅姑,来到祠庙,指着梅姑像骂了好多不堪入耳的话,又登上神座打了梅姑好一顿嘴巴,这才离去。至今马家的人还称金生为金姑夫。
 
异史氏说:为未婚夫守节不嫁,不可谓不贞节。当了数百年的鬼,忽然又改变节操,这是何等的无耻呢?大体说来,贞魂烈魄,未必会依附于泥塑的偶像上,这座庙好像有些灵验,出了这样惊世骇俗的事,都是鬼狐在作怪罢了。
 
【点评】
 
本篇是记录会稽梅姑祠逸闻的。本来梅姑之所以被敬祀,是因为“未嫁而夫早死,遂矢志不醮”,是贞洁的典范。没想到忽然改弦易张,改嫁上虞金生。这在封建社会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蒲松龄感慨地说:“不嫁而守,不可谓不贞矣。为鬼数百年,而始易其操,抑何其无耻也!”但《聊斋志异》批评家冯镇峦认为此篇并非简单地记录逸闻,而是影射明末变节人士的。他说:“宋之王朴、范质,元之赵孟,明之危素,明季之钱谦益,皆梅姑类也。”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