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莽草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二

【原文】
 
水莽,毒草也,蔓生似葛,花紫类扁豆。误食之,立死,即为水莽鬼。俗传此鬼不得轮回,必再有毒死者,始代之。以故楚中桃花江一带,此鬼尤多云。
 
楚人以同岁生者为同年,投刺相谒,呼庚兄庚弟,子侄呼庚伯,习俗然也。有祝生造其同年某,中途燥渴思饮。俄见道旁一媪,张棚施饮,趋之。媪承迎入棚,给奉甚殷。嗅之有异味,不类茶茗,置不饮,起而出。媪急止客,便唤:“三娘,可将好茶一杯来。”俄有少女,捧茶自棚后出。年约十四五,姿容艳绝,指环臂钏,晶莹鉴影。生受盏神驰,嗅其茶,芳烈无伦。吸尽再索。觑媪出,戏捉纤腕,脱指环一枚。女赪颊微笑,生益惑。略诘门户,女曰:“郎暮来,妾犹在此也。”生求茶叶一撮,并藏指环而去。
 
至同年家,觉心头作恶,疑茶为患,以情告某。某骇曰:“殆矣!此水莽鬼也。先君死于是。是不可救,且为奈何?”生大惧,出茶叶验之,真水莽草也。又出指环,兼述女子情状。某悬想曰:“此必寇三娘也。”生以其名确符,问何故知。曰:“南村富室寇氏女,夙有艳名。数年前,误食水莽而死,必此为魅。”或言受魅者,若知鬼姓氏,求其故裆,煮服可痊。某急诣寇所,实告以情,长跪哀恳。寇以其将代女死故,靳不与。某忿而返,以告生。生亦切齿恨之,曰:“我死,必不令彼女脱生!”
 
某舁送之,将至家门而卒,母号涕葬之。遗一子,甫周岁。妻不能守柏舟节,半年改醮去。母留孤自哺,劬瘁不堪,朝夕悲啼。
 
一日,方抱儿哭室中,生悄然忽入。母大骇,挥涕问之。答云:“儿地下闻母哭,甚怆于怀,故来奉晨昏耳。儿虽死,已有家室,即同来分母劳,母其勿悲。”母问:“儿妇何人?”曰:“寇氏坐听儿死,儿甚恨之。死后欲寻三娘,而不知其处,近遇某庚伯,始相指示。儿往,则三娘已投生任侍郎家,儿驰去,强捉之来。今为儿妇,亦相得,颇无苦。”移时,门外一女子入,华妆艳丽,伏地拜母。生曰:“此寇三娘也。”虽非生人,母视之,情怀差慰。生便遣三娘操作。三娘雅不习惯,然承顺殊怜人。由此居故室,遂留不去。
 
女请母告诸家。生意勿告,而母承女意,卒告之。寇家翁媪,闻而大骇。命车疾至,视之,果三娘,相向哭失声,女劝止之。媪视生家良贫,意甚忧悼。女曰:“人已鬼,又何厌贫?祝郎母子,情义拳拳,儿固已安之矣。”因问:“茶媪谁也?”曰:“彼倪姓。自惭不能惑行人,故求儿助之耳。今已生于郡城卖浆者之家。”因顾生曰:“既婿矣,而不拜岳,妾复何心?”生乃投拜。女便入厨下,代母执炊,供翁媪。媪视之凄心,既归,即遣两婢来,为之服役,金百斤,布帛数十匹,酒胾不时馈送,小阜祝母矣。寇亦时招归宁。居数日,辄曰:“家中无人,宜早送儿还。”或故稽之,则飘然自归。翁乃代生起夏屋,营备臻至。然生终未尝至翁家。
 
一日,村中有中水莽毒者,死而复苏,相传为异。生曰:“是我活之也。彼为李九所害,我为之驱其鬼而去之。”母曰:“汝何不取人以自代?”曰:“儿深恨此等辈,方将尽驱除之,何屑此为!且儿事母最乐,不愿生也。”由是中毒者,往往具丰筵,祷诸其庭,辄有效。
 
积十馀年,母死。生夫妇亦哀毁,但不对客,惟命儿缞麻擗踊,教以礼仪而已。葬母后,又二年馀,为儿娶妇。妇,任侍郎之孙女也。先是,任公妾生女数月而殇。后闻祝生之异,遂命驾其家,订翁婿焉。至是,遂以孙又妻其子,往来不绝矣。
 
一日,谓子曰:“上帝以我有功人世,策为‘四渎牧龙君’。今行矣。”俄见庭下有四马,驾黄幨车,马四股皆鳞甲。夫妻盛装出,同登一舆,子及妇皆泣拜,瞬息而渺。是日,寇家见女来,拜别翁媪,亦如生言。媪泣挽留。女曰:“祝郎先去矣。”出门遂不复见。其子名鹗,字离尘,请诸寇翁,以三娘骸骨与生合葬焉。
 
【翻译】
 
水莽草属于毒草,蔓生像葛藤,花是紫色的,类似扁豆花。人们如果误吃了它,就会立即中毒死亡,成为水莽鬼。民间传说这种水莽鬼不能进入轮回转生,必须再有人中毒死亡后,才能被替代出来。所以楚地桃花江一带,水莽鬼特别多。
 
楚地人称同一年出生的人为同年,递名片拜访时,都是称为庚兄庚弟,子侄辈则称其为庚伯,传统习惯就是这样子。有一个祝生到同年家去拜访,半路上又热又渴,想喝点儿水。忽然间,见路旁有个老太太支着棚子卖水,便忙过去。老太太把他迎进棚内,端茶倒水很是殷勤。祝生嗅到茶水有怪味,不像一般的茶水,便放在那里不喝,起身要走。老太太急忙拉住祝生,唤道:“三娘子,快端一杯好茶来。”不一会儿工夫,有个少女捧着茶杯从棚子后面走过来。年纪约有十四五,姿色容貌非常艳丽,带着指环臂钏,晶莹透明,光彩照人。祝生接过茶杯,早已神魂颠倒,嗅一下茶水,芳香无比。喝尽后又再三索要。祝生见老太太不在,调戏地抓住少女的纤细手腕,脱掉指环一枚。少女红着脸颊微笑着,祝生更是心神摇荡。又急忙问少女住在哪里,少女说:“郎君晚上假如再来,我还在这里。”祝生要了一小撮茶叶,收好了指环,就走了。
 
祝生到了同年家里,觉得心里恶心,怀疑是喝茶水害的,便把事情经过告诉了同年。同年大惊说道:“坏了!这是水莽鬼。我的父亲就死在水莽鬼手中。这无法挽救,如何是好?”祝生非常害怕,掏出茶叶来验察,果真是水莽草。又拿出指环,讲述少女的情况。同年猜想说:“这少女必定是寇三娘。”祝生听到他说的名字确实相符,便问何以得知的。他说:“南村富裕大户寇家有个女儿,历来就有艳丽的名声。几年前,由于误吃水莽草而死,想必她成了妖魅。”有人说被水莽鬼魅迷惑的人,如果知道鬼的姓氏,再找出她穿过的裤裆,用它煮水喝就可以痊愈。同年便急忙跑到寇家,把实情告诉他们,久久跪着哀求。寇家因为考虑到他是替代自己女儿死的,所以吝惜不给。同年愤恨返回,告诉了祝生。祝生恨得咬牙切齿,说道:“我死了,必定不让他的女儿脱生!”
 
同年抬着祝生送回去,刚到家门就死了,祝母号啕大哭,将儿子埋葬了。祝生留下一个儿子,刚满周岁。妻子守不住,半年后就改嫁了。祝母把孤儿留在身边,自己哺养他,劳苦不堪,终日哭泣。
 
一天,祝母正抱着孙子在屋里哭泣,忽然祝生悄悄地进来了。祝母非常恐惧,擦掉眼泪问儿子是怎么来的。祝生回答说:“儿子在地下听见母亲哭,心中甚是伤悲,所以就来侍候母亲。儿子虽然死了,在阴间已经有了家室,马上就叫她同来分担母亲的劳苦,母亲不要再悲伤了。”祝母问:“儿媳妇是什么人?”祝生说:“寇家听任儿死去,儿非常恼恨。死后想寻找三娘,却不知她在什么地方。最近遇上一位庚伯,才告诉了她的住处。儿去找,三娘已投生到任侍郎家。儿迅速追去,硬是把她捉来。现在成为儿的媳妇,也还相处不错,没吃什么苦。”过了一会儿,门外有个女子进来,穿着华丽的衣服,长得十分漂亮,她跪在地上拜见祝母。祝生说:“这就是寇三娘。”祝母看了,觉得虽然不是活人,心里也稍感安慰。祝生便让三娘操作家务。三娘很不习惯做家务,但是顺承祝母意愿也还令人喜欢。从此他们就住在过去住的房间,留下来不走了。
 
三娘请祝母告诉她的家里。祝生不想让母亲告诉,但是祝母还是顺着三娘的意愿,把这事告诉了三娘家。寇家老两口听后大惊。他们连忙坐车赶来,一看果然是三娘,对着她失声大哭,三娘劝慰老两口止住了哭泣。寇家老太太看见祝生家很清贫,心里很不好受。三娘说:“人已经成了鬼,还厌恶贫穷干什么?再说祝家母子对我情义很厚,我已经满足了。”于是又问:“那个卖茶的老太太是谁呀?”三娘说:“她姓倪。她自知不能迷惑行人,所以求我帮助。如今已经转生在郡城卖茶水的人家。”说着又看着祝生说:“既然当了女婿了,还不拜见岳父岳母,我心里该怎么想呢?”于是祝生才过去给岳父岳母行拜见礼。三娘便下厨房,代祝母做饭,招待自己父母。寇家老太太看到这种情景,心里很难受,回家后立即派来两个丫环来做活,还送来一百斤银子,几十匹布帛,还经常送酒送肉,使祝母稍稍富裕一点。寇家还时时接三娘回家。三娘回家住上几天,就说:“家里没人,应当早些送女儿回去。”有时寇家有意多留她住几天,寇三娘就会悄悄走掉。寇家老头子还给祝生盖起大房子,一切都非常周到齐备。不过祝生始终没有去寇家拜见。
 
有一天,村里有人中了水莽草的毒,死去后又苏醒过来,大家在传播这件事时都认为很奇怪。祝生说:“这是我使他活过来的。他被李九所害,我替他把鬼驱逐走了。”祝母说:“你为什么不取人代替自己呢?”祝生说:“我极恨这类人,正想把他们都赶走,我怎么肯做这种事!再说我侍候母亲很快乐,不愿转生。”由此,凡是中了水莽草毒的,往往准备丰富的酒食,送到祝家院里祈祷帮助,很灵验。
 
过了十多年,祝母死了。祝生夫妇哀毁守丧,但是不面见客人,只是叫儿子披麻戴孝,教他礼仪规矩。埋葬母亲后,又过了两年多,为儿子娶了媳妇。这个媳妇就是任侍郎的孙女。在此之前,任侍郎的小老婆生了个女儿,没几个月就夭折了。后来听说祝生与三娘的异事,于是叫人赶车到了祝家,与祝生订了翁婿关系。到这时,任侍郎又把孙女嫁给祝生的儿子,往来不断。
 
一天,祝生对儿子说:“上帝因为我对人间有功,封我为‘四渎牧龙君’。现在就要赴任去了。”不一会儿看见庭院中有四匹马,驾着黄帷子车,马的四条腿长满了鳞甲。祝生夫妻穿着盛装走出来,一同登上车,儿子与儿媳妇都哭着拜别,他们一转眼就不见了。同一天,寇家见女儿来,拜别父母,说的话与祝生一样。老太太哭着挽留。女儿说:“祝郎已经先走了。”出门就不见了。祝生的儿子叫祝鹗,字离尘,在请求寇家同意后,把三娘的尸骨与祝生合葬在一起。
 
【点评】
 
就民间盛传的抓替死鬼的故事而言,《聊斋志异》中的《水莽草》可以说是《王六郎》的姊妹篇。不过《王六郎》篇重在写朋友之间的友谊,而《水莽草》篇重在写男女间婚恋并波及广泛的人情世故。《王六郎》篇只是写王六郎不忍心由于一个人的替死而伤害两个人的性命,终止了替死,并未对抓替死鬼的本身说三道四;而《水莽草》篇则不仅比较全面展示了水莽鬼抓替死鬼的民俗,更是表达了作者对于抓替死鬼这一民间传说伦理方面的批判。从某种意义上,《水莽草》是迄今为止我们所看到的最丰富的抓替死鬼民俗的故事,也是以抓替死鬼为题材的最浪漫有趣的小说。
 
《水莽草》并不很长,不过千字多一点,却很细腻地展示了复杂的人际关系:祝生与同年某的友谊,水莽鬼倪姓老妇与少女寇三娘的互助,祝生对老母的孝心,寇家父母对于女儿的痛惜,祝生与老丈人家的芥蒂,寇三娘在丈夫与娘家之间的周旋,都历历如画,着墨不多,却性格鲜明,给人深刻印象,体现出蒲松龄对于人物心理和社会人情的细微观察。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