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畜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二

【原文】
 
魇昧之术,不一其道。或投美饵,绐之食之,则人迷罔,相从而去,俗名曰“打絮巴”,江南谓之“扯絮”。小儿无知,辄受其害。又有变人为畜者,名曰“造畜”。此术江北犹少,河以南辄有之。
 
扬州旅店中,有一人牵驴五头,暂絷枥下,云:“我少选即返。”兼嘱:“勿令饮啖。”遂去。驴暴日中,蹄啮殊喧。主人牵着凉处。驴见水,奔之,遂纵饮之。一滚尘,化为妇人。怪之,诘其所由,舌强而不能答。乃匿诸室中。既而驴主至,驱五羊于院中,惊问驴之所在。主人曳客坐,便进餐饮,且云:“客姑饭,驴即至矣。”主人出,悉饮五羊,辗转皆为童子。阴报郡,遣役捕获,遂械杀之。
 
【翻译】
 
魇昧迷人的法术,招数很多。有的用好吃的食物骗人吃下,这人就神志糊涂,跟着骗子走了,民间俗称“打絮巴”,江南一带则叫“扯絮”。小孩子不懂事,往往受害。还有变人为牲畜的,名叫“造畜”。这种法术江北很少,黄河以南就有很多。
 
扬州旅店中,有一个人牵了五头驴,暂时拴在马厩里,说:“我过一会儿就回来。”并嘱咐说:“不要给它们吃喝。”于是就走了。驴由于在太阳底下暴晒,就又踢又咬,特别闹腾。店主人于是把驴牵到凉爽处。驴见到有水,忙跑过去,痛痛快快地喝了个够。这些驴在地上打个滚,就变成了妇女。店主人奇怪,询问这是怎么回事,可是妇女舌头僵硬说不出话来。于是,店主人便把妇女藏在屋里。不一会儿,驴的主人来了,把五只羊赶进院中,惊问驴跑哪去了。店主人把他拽到屋里,端来茶水饭菜,请客人进餐,并且说:“客官先吃些东西,马上就把驴牵来。”店主人离开屋子,给五只羊都喝了水,它们一个个又都变成了小孩。他暗中报告了郡衙门,官府派差役捕获了驴主人,将他用刑杖打死了。
 
【点评】
 
这是一篇反映拐骗人口的小说。
 
只要人口可以产生利益,就必然有非法获取人口的现象存在。古代有,现代也有;中国有,外国也有。拐骗人口的人使用的基本手段是迷失人的理性使其随顺拐骗人的意志,在这方面,妇女儿童更容易上当受骗,故传闻故事也尤其多。拐骗的手法五花八门,千奇百怪,无奇不有,以至蒲松龄在小说中感叹说“魇昧之术,不一其道”。但本篇所叙的“造畜”故事,拐骗人把被拐骗人变成驴和羊,饮水后又得以恢复人形,当然也只是传闻,不可信。按照现代生物学的科学常识这是不可能的事。大概拐骗人口的事大都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而被拐骗的又恰是活生生的人,令旁人不可思议,所以越传越神乎其神吧?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