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老相公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二

【原文】
 
张老相公,晋人。适将嫁女,携眷至江南,躬市奁妆。舟抵金山,张先渡江,嘱家人在舟,勿煿羶腥。盖江中有鼋怪,闻香辄出,坏舟吞行人,为害已久。张去,家人忘之,炙肉舟中。忽巨浪覆舟,妻女皆没。张回棹,悼恨欲死。因登金山谒寺僧,询鼋之异,将以仇鼋。僧闻之,骇言:“吾侪日与习近,惧为祸殃,惟神明奉之,祈勿怒。时斩牲牢,投以半体,则跃吞而去。谁复能相仇哉!”张闻,顿思得计。便招铁工,起炉山半,冶赤铁,重百馀斤。审知所常伏处,使二三健男子,以大钳举投之。鼋跃出,疾吞而下。少时,波涌如山。顷之,浪息,则鼋死已浮水上矣。行旅寺僧并快之,建张老相公祠,肖像其中,以为水神,祷之辄应。
 
【翻译】
 
张老相公是山西人。他要嫁女儿,便携带家眷去江南,亲自张罗为女儿购置嫁妆。船走到镇江金山时,张老相公先渡江,并事先嘱咐家中人呆在船中不要做羶腥的食物。这是因为江水里有个鼋鱼精,闻到香味就冒出水面,弄坏船只,吞吃行人,为害的时间已经很长了。张老相公走后,家里人忘了嘱咐,在船中烤肉吃。忽然一个巨浪把船掀了个底朝天,妻子女儿都沉入水里。张老相公驾船回来,又哀痛又恼恨都不想活了。他登上金山拜见寺中僧人,询问鼋鱼精怪异之事,准备要向鼋鱼精报仇。僧人听了后,害怕地说:“我们天天守着这东西,惧怕惹上灾祸,只得像对待神一样对待它,祈望它不要发怒。我们按时宰杀牲畜,切割一半,投入江中,这时鼋鱼就会跃出水面,吞吃而去。谁还敢与它为敌呢!”张老相公听了这番话,突然心中生出一计。于是他雇来铁匠,在半山腰砌炉炼铁,冶炼出一个大铁块,烧得红红的,足足有一百多斤。然后又搞清楚鼋鱼精经常出没的位置,使二三个健壮的男子,用大钳子夹起来,扔到江里。鼋鱼精腾跃而出,很快吞下大铁块便又沉入江里。不大工夫,江面波涛涌起,如山一般高。又过了顷刻,浪涛平息,死鼋鱼精已经浮到水面上来了。过往行人和金山寺僧人知道鼋鱼精被杀死后非常高兴,他们在江边建了张老相公的祠庙,并塑了他的像摆在里面,把他当做水神来供奉,人们有事求他,一祈祷就灵验。
 
【点评】
 
这是写一个老人为被鼋怪吃掉的妻女报仇的故事。
 
老人的复仇有两个方面可圈可点。其一是老人的性格异常突出:爱憎分明,感情热烈。他很爱即将出嫁的女儿,亲自带着妻女远从山西来到江南的金山采买嫁妆。他又富于丰富的社会阅历,知道金山有鼋怪出没,便叮嘱家人“勿煿羶腥”。当妻女被鼋怪吃掉,“悼恨欲死”的他,立即决定复仇,而这个复仇,尤其体现了老人的沉稳和智慧。他并没有简单草率地找鼋怪拼命,而是有条不紊地“谒寺僧”进行调查研究,寻找仇鼋的方法。其二是老人报复鼋怪的方法奇特而巧妙,富有传奇色彩,完成了常人几乎难以完成的复仇行动:“招铁工,起炉山半,冶赤铁,重百馀斤。审知所常伏处,使二三健男子,以大钳举投之。鼋跃出,疾吞而下。少时,波涌如山。顷之,浪息,则鼋死已浮水上矣。”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