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东生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十二

【原文】
 
浙东生房某,客于陕,教授生徒。尝以胆力自诩。一夜,裸卧,忽有毛物从空堕下,击胸有声,觉大如犬,气咻咻然,四足挠动。大惧,欲起,物以两足扑倒之,恐极而死。经一时许,觉有人以尖物穿鼻,大嚏,乃苏。见室中灯火荧荧,床边坐一美人,笑曰:“好男子!胆气固如此耶!”生知为狐,益惧。女渐与戏,胆始放,遂共狎昵。积半年,如琴瑟之好。一日,女卧床头,生潜以猎网蒙之。女醒,不敢动,但哀乞。生笑不前。女忽化白气,从床下出,恚曰:“终非好相识!可送我去。”以手曳之,身不觉自行。出门,凌空翕飞。食顷,女释手,生晕然坠落。适世家园中有虎阱,揉木为圈,结绳作网,以覆其口。生坠网上,网为之侧,以腹受网,身半倒悬。下视,虎蹲阱中,仰见卧人,跃上,近不盈尺,心胆俱碎。园丁来饲虎,见而怪之,扶上,已死。移时始渐苏,备言其故。其地乃浙界,离家止四百馀里矣。主人赠以赀遣归。归告人:“虽得两次死,然非狐则贫不能归也。”
 
【翻译】
 
浙东有个姓房的书生,客居在陕西,以教授学生为业。常常自诩胆大有力。一天夜里,他光着身子睡觉,忽然有个毛茸茸的东西从空中掉下来,“啪”的一声砸在他的胸上,只觉得这东西像狗一般大小,“呼呼”地喘着气,四只脚不停地挠动着。房生大为恐惧,就想起身,那东西用两只脚把他扑倒,房生惊恐到极点,一下子昏死过去。过了一个时辰左右,房生就觉得有人用尖利的东西挠他的鼻孔,不由得打了个大喷嚏,一下子醒了过来。只见屋里灯火闪烁,床边坐着一个美人,笑着对他说:“好男人啊!胆量原来不过如此!”房生知道她是狐狸,心里更加害怕。女子渐渐地和他调情,房生的胆子也变得大了起来,便和女子一起亲热起来。就这样过了半年,两个人就像夫妻一样。一天,女子卧在床头,房生悄悄地用猎网蒙住了她。女子醒过来,不敢乱动,只是苦苦地哀求。房生笑着不肯上前。女子忽然化作一股白气,从床底下走了出来,气恼地说:“你到底不是个好相识!可以送我离开。”说完,就伸手来拽,房生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跟她走了。出了门,女子带着房生飞上了天空。一顿饭的工夫,女子松开手,房生晕乎乎地从天上掉了下来。恰好某个世家的花园中有个关老虎的陷阱,用木头做成圆圈,用绳索织成网,覆盖在阱口。房生一下子砸在网上,网被砸得侧向一边,房生的肚子压在网上,身体的一半倒悬在半空中。他往下一看,一只老虎蹲在阱里,抬头看见网上趴着一个人,就跳着往上扑,离房生还不到一尺的距离,把房生吓得心胆都碎了。园丁来喂老虎,见房生趴在网上觉得很奇怪,便把他扶了下来,发现他已经昏死过去了。过了一段时间,房生才渐渐苏醒过来,详细地叙述了事情的经过。这个地方已经在浙江境内,离房生的家只有四百多里的路程。园主人送给他一些路费让他回家。房生回家以后,对人们说:“虽然吓死过去两次,但要不是狐狸,我可是穷得回不了家的。”
 
【点评】
 
浙东生夸口说自己有胆量,被狐狸两次以恶作剧的方式戳破。好像狐狸与浙东生有些气味相投,严格说起来,恶作剧发生了三次。一次是狐狸戏弄浙东生,戳穿了浙东生的自诩有胆力的谎言。第二次是浙东生半年后开狐狸的玩笑,让狐狸也吓破胆。第三次是狐狸恼羞成怒,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惩罚浙东生。小说虽短,却形象地再现了恐怖的场景和面对恐怖时的心理反应,文字技巧很高。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