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侯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十二

【原文】
 
荆州彭好士,友家饮归,下马溲便,马龁草路傍。有细草一丛,蒙茸可爱,初放黄花,艳光夺目,马食已过半矣。彭拔其馀茎,嗅之有异香,因纳诸怀。超乘复行,马骛驶绝驰,颇觉快意,竟不计算归途,纵马所之。
 
忽见夕阳近山,始将旋辔,但望乱山丛沓,并不知其何所。一青衣人来,见马方喷嘶,代为捉衔,曰:“天已近暮,吾家主人便请宿止。”彭问:“此属何地?”曰:“阆中也。”彭大骇,盖半日已千馀里矣。因问:“主人为谁?”曰:“到彼自知。”又问:“何在?”曰:“咫尺耳。”遂代鞚疾行,人马若飞。过一山头,见半山中屋宇重叠,杂以屏幔,遥睹衣冠一簇,若有所伺。彭至下马,相向拱敬。俄,主人出,气象刚猛,巾服都异人世,拱手向客曰:“今日客莫远于彭君。”因揖彭,请先行。彭谦谢,不肯遽先。主人捉臂行之。彭觉捉处如被械梏,痛欲折,不敢复争,遂行。下此者,犹相推让,主人或推之,或挽之,客皆呻吟倾跌,似不能堪,一依主命而行。
 
登堂,则陈设炫丽,两客一筵。彭暗问接坐者:“主人何人?”答云:“此张桓侯也。”彭愕然,不敢复咳。合座寂然。酒既行,桓侯曰:“岁岁叨扰亲宾,聊设薄酌,尽此区区之意。值远客辱临,亦属幸遇。仆窃妄有干求,如少存爱恋,即亦不强。”彭起问:“何物?”曰:“尊乘已有仙骨,非尘世所能驱策。欲市马相易,如何?”彭曰:“敬以奉献,不敢易也。”桓侯曰:“当报以良马,且将赐以万金。”彭离席伏谢,桓侯命人曳起之。俄顷,酒馔纷纶。日落,命烛,众起辞,彭亦告别。桓侯曰:“君远来焉归?”彭顾同席者曰:“已求此公作居停主人矣。”桓侯乃遍以巨觞酌客,谓彭曰:“所怀香草,鲜者可以成仙,枯者可以点金,草七茎,得金一万。”即命僮出方授彭,彭又拜谢。桓侯曰:“明日造市,请于马群中任意择其良者,不必与之论价,吾自给之。”又告众曰:“远客归家,可少助以资斧。”众唯唯。觞尽,谢别而出。途中始诘姓字,同座者为刘子翚。同行二三里,越岭,即睹村舍。众客陪彭并至刘所,始述其异。
 
先是,村中岁岁赛社于桓侯之庙,斩牲优戏,以为成规,刘其首善者也。三日前,赛社方毕。是午,各家皆有一人邀请过山。问之,言殊恍惚,但敦促甚急。过山见亭舍,相共骇疑。将至门,使者始实告之,众亦不敢却退。使者曰:“姑集此,邀一远客行至矣。”盖即彭也。众述之惊怪。其中被把握者,皆患臂痛,解衣烛之,肤肉青黑。彭自视亦然。众散,刘即襆被供寝。既明,村中争延客,又伴彭入市相马。十馀日,相数十匹,苦无佳者,彭亦拚苟就之。又入市,见一马,骨相似佳,骑试之,神骏无比。径骑入村,以待鬻者,再往寻之,其人已去。遂别村人欲归。村人各馈金赀,遂归。马一日行五百里。抵家,述所自来,人不之信。囊中出蜀物,始共怪之。香草久枯,恰得七茎,遵方点化,家以暴富。遂敬诣故处,独祀桓侯之祠,优戏三日而返。
 
异史氏曰:观桓侯燕宾,而后信武夷幔亭非诞也。然主人肃客,遂使蒙爱者几欲折肱,则当年之勇力可想。
 
吴木欣言:“有李生者,唇不掩其门齿,露于外盈指。一日,于某所宴集,二客逊上下,其争甚苦。一力挽使前,一力却向后。力猛肘脱,李适立其后,肘过触喙,双齿并堕,血下如涌。众愕然,其争乃息。”此与桓侯之握臂折肱,同一笑也。
 
【翻译】
 
荆州有个叫彭好士的人,到朋友家喝完酒回来,下马小便,马就在路边吃草。有一丛细草,纤细柔软,十分可爱,刚刚绽放的黄花,光艳夺目,马已经把它啃了一多半。彭好士将其馀的草拔了出来,一嗅,觉得有一股异常的香味,于是将它放进怀里。他骑上马又上了路,那马飞快地向前奔跑,彭好士感觉到十分的痛快,竟然不想走回家的路,任凭马飞跑。
 
忽然,他发现太阳已经落山了,这才勒转马打算回家,但他望着眼前草木丛生的乱山,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一个青衣人走来,见彭好士的马还在嘶叫,便代他抓住马辔头,说道:“天已经快黑了,我家主人请你去住宿。”彭好士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那人答道:“四川阆中。”彭好士大为惊骇,原来这半天的工夫已经跑出一千多里地了。他便问道:“主人是什么人?”那人说:“到了那里,你自然就会知道。”彭好士又问:“在哪里?”那人答道:“不远。”说完,那人就牵着彭好士的马笼头飞步前进,人和马都像飞起来一样。过了一个山头,只见半山腰有一座府第,屋宇重叠,中间夹杂着屏幔,远远地望去,只见有一堆人站在那里,好像在等什么人似的。彭好士来到众人面前,翻身下马,拱手行礼。不一会儿,主人走了出来,神气威严勇猛,头巾衣服都和人世间的式样不一样。他向客人们拱手施礼,说道:“今天来的客人中,没有比彭先生的路途更遥远的了。”于是,向彭好士作了一揖,请他先走,彭好士急忙谦让,不肯先走。主人抓住他的手臂带着他走。彭好士只觉得被抓住的地方好像上了枷锁一样,疼得骨头都要断了,便不敢再争执,乖乖地走了。剩下的客人还想互相推让,主人有的推了一把,有的拉了一下,客人们都呻吟着跌倒在地,好像不堪承受,只好一一遵照主人的命令进了屋子。
 
众人走进大厅,只见厅上的陈设十分华丽,炫人耳目。两位客人坐一张桌子。彭好士悄悄地问同桌的客人:“主人是什么人?”客人答道:“他就是张桓侯张飞。”彭好士十分惊愕,吓得连咳嗽都不敢了。酒席上也都寂静无声。酒宴开始了,张桓侯说:“每年都要打扰各位亲戚朋友,今天特意准备了几桌酒席,尽一点儿小小的心意。恰好有位远道而来的客人光临,也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我私下里有一个请求,很是冒昧,如果你心里有一点儿舍不得,我也不会勉强你。”彭好士起身问道:“是什么东西?”桓侯说道:“你的坐骑已经有了仙骨,不是凡间的人能够驱使的。我打算买匹马跟你交换,不知你意下如何?”彭好士说:“我就把它敬献给你吧,不敢想用马交换。”桓侯说:“我一定要送你一匹好马作为回报,而且要送你一万两银子。”彭好士立刻离开座位,趴在地上向桓侯称谢,桓侯命人把他拉起来。过了一会儿,酒菜纷纷端了上来,一直喝到太阳落山,桓侯命令点起灯烛,众人起身告辞,彭好士也向桓侯告别。桓侯说:“先生远道而来,回哪里去呢?”彭好士看着同桌的客人说:“我已经和这位先生说好,到他家借住一宿。”桓侯于是又用大酒杯向客人们一一敬了酒,然后对彭好士说:“你怀中的香草,新鲜的服下可以成仙,枯萎的可以用来点化金银,用七根香草,就能点化一万两银子。”说完,就命令仆人拿出点化金银的方法交给彭好士,彭好士又向他行礼道谢。桓侯说:“明天到集市上,请你在马群中随便挑选一匹良马,不必和马贩子讨论价钱,我自然会付给他。”又转身对众人说:“远方的客人返家,请大家稍微资助他一些盘缠。”众客人连声答应。喝完酒以后,众人道谢告别而出。途中,彭好士才问起众人的姓名,知道和自己同桌的叫刘子翚。大家一起走了二三里地,翻过一道山岭,就看见眼前有一座村庄。众客人陪着彭好士来到刘家,这才说起今天这件事的奇异。
 
从前,村子里每年都要在桓侯庙举行赛社活动,斩杀牲口,请来戏班,渐渐地成为习惯,刘子翚就是这项活动的发起人。三天前,赛社活动刚刚结束。这天中午,各家都有一个人被邀请过山。问到是什么事情时,来人闪烁其辞,只是敦促得很急迫。众人过了山,见到一处亭台楼阁,都很惊骇疑惑。快走到门口时,使者才把实情告诉他们,众人也不敢往回退走。使者说:“大家暂且在此等候,邀请的一位远方客人马上就到了。”原来,远方客人就是彭好士。众人互相述说这件事的奇怪。其中被桓侯握过手的人,都感到胳膊疼,解开衣服在灯下一照,发现皮肉都已经变成青紫色了。彭好士看看自己,也是如此。众人散去,刘子翚取来被褥请彭好士就寝。第二天天一亮,村民们就争相邀请彭好士到家中做客,又陪着他到集市上去相看马匹。十几天的工夫,看了十几匹马,就是看不到一匹好马,彭好士想将就选一匹算了。这一天又来到集市上,看见一匹马的骨相似乎很不错,彭好士骑上去一试,果然神骏无比。他径直将马骑回了村子,等着卖马的人来,但那人始终没有来,再回集市上找,那人已经走了。彭好士于是向村民告别,准备回家。村民们又资助他盘缠,他就上路回家。那匹马一天能跑五百里地。等回到家,述说自己的这番经历时,大家都不相信。彭好士从口袋里取出蜀地的产物,大家这才感到奇怪。彭好士怀中的香草已经枯萎了很长时间,拿出来一看,恰好是七根,他按照桓侯传授的方子进行点化,家里果然暴富起来。彭好士便来到上次去过的地方,只到桓侯庙进行祭祀,而且唱了三天大戏才回家。
 
异史氏说:看完桓侯宴请宾客这段故事,就会相信武夷山君在山顶上宴请村民们的事情也并不是荒诞不经的。但是主人邀请客人,竟然能把那些他很友爱的人的胳膊几乎折断,可见他当初的勇力是何等惊人。
 
吴木欣说过一个故事:“有一个李生,他的嘴唇遮不住他的门牙,露在外面的有一指多长。一天,他和朋友在某处举行宴会,有两位客人互相谦让座位的尊卑,争执得非常厉害。一个人拉住对方让他往前,对方却竭力往后退。因为力气太大,胳膊脱了出去,李生正好站在他们的后面,肘部一下子触到他的牙齿上,把那两颗门牙给撞掉了,血一下子涌了出来。众人十分惊愕,争执才平息了。”这件事和桓侯握住客人却差点儿弄断胳膊的事情,可以说是同一类笑话。
 
【点评】
 
张飞这个历史人物在蒲松龄的心目中占有特殊的位置。在《聊斋俚曲》的《快曲》中,蒲松龄让张飞“一矛快千古”杀了他最痛恨的历史人物曹操。在《聊斋志异》中凡两见,其一是本篇,其二是卷九的《于去恶》篇,称:“桓侯翼德,三十年一巡阴曹,三十五年一巡阳世,两间之不平,待此老而一消也。”可见他很喜欢这个人物。喜欢他什么呢?大概是正直、爽快,具有士人所缺乏的真性情。
 
本篇借张飞宴客,讽刺了中国传统文化中过度的谦虚退让。正如评论家但明伦所说:“让,美德也,然亦自有节。故揖让止于三也。况侍于长者,有不敢以客自居之理乎。每见一席之间,拘迂太过,不惮其劳。本让也,而迹若相争,至于彼此相持,逾数刻而不能下,于斯时也,惜其不遇桓侯。”
 
虽然从这个意义上本篇属于寓言性质,但故事写得有趣而不单调,从彭好士的马吃了仙草写起,写张飞为了得到马而请客,写张飞在请客中差点儿让彭好士“几欲折肱”,在故事叙述中让读者感到有趣,在有趣中表达了作者反对过度客套的建议。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