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龙舡户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十二

【原文】
 
朱公徽荫巡抚粤东时,往来商旅,多告无头冤状。千里行人,死不见尸,数客同游,全无音信。积案累累,莫可究诘。初告,有司尚发牒行缉,迨投状既多,竟置不问。公莅任,历稽旧案,状中称死者不下百馀,其千里无主者,更不知凡几。公骇异恻怛,筹思废寝,遍访僚属,迄少方略。于是洁诚熏沐,致檄城隍之神。已而斋寝,恍惚见一官僚,搢笏而入。问:“何官?”答云:“城隍刘某。”“将何言?”曰:“鬓边垂雪,天际生云,水中漂木,壁上安门。”言已而退。既醒,隐谜不解。辗转终宵,忽悟曰:“垂雪者,老也;生云者,龙也;水上木为舡;壁上门为户,岂非‘老龙舡户’耶!”盖省之东北,曰小岭、曰蓝关,源自老龙津,以达南海,岭外巨商,每由此入粤。公遣武弁,密授机谋,捉龙津驾舟者,次第擒获五十馀名,皆不械而服。盖此等贼以舟渡为名,赚客登舟,或投蒙药,或烧闷香,致客沉迷不醒,而后剖腹纳石,以沉水底。冤惨极矣!自昭雪后,遐迩欢腾,谣颂成集焉。
 
异史氏曰:剖腹沉石,惨冤已甚,而木雕之有司,绝不少关痛痒,岂特粤东之暗无天日哉!公至则鬼神效灵,覆盆俱照,何其异哉!然公非有四目两口,不过痌瘝之念,积于中者至耳。彼巍巍然,出则刀戟横路,入则兰麝熏心,尊优虽至,究何异于老龙舡户哉!
 
【翻译】
 
朱徽荫先生担任广东巡抚的时候,常常会有来来往往的商人来告无头的冤案。有的是千里出行的人,死不见尸;有的是几个人一同外出,结果全无音信。这样的案子堆积得很多,无法查明。开始上告时,官府还发出公文捉拿凶手,到后来,类似的案子越来越多,官府也就置之不理了。朱徽荫上任之后,一一查核原来的案子,发现状子里报称死掉的人已经不下一百多了,至于千里之外前来却不知下落的,更不知道有多少人。朱徽荫十分震惊,心中很是忧伤,百般思索,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他问遍了所有的同僚下属,也找不到一点儿好办法。于是,朱徽荫虔诚地沐浴斋戒,向城隍神乞求破案的良策。他祭祀完毕,就在斋房中睡下,恍恍惚惚看见一个官员,腰带里插着笏板走了进来。朱徽荫问道:“你是什么官?”那人答道:“我是刘城隍。”“你有什么话要说?”刘城隍答道:“鬓边垂雪,天际生云,水中漂木,壁上安门。”说完,刘城隍就不见了。朱徽荫一觉醒来,知道这四句是隐语但怎么也解不开。他辗转反侧,想了一整夜,忽然醒悟道:“‘垂雪’,是个‘老’字;能够生出云来的,是个‘龙’呀;水上漂的木头,是个‘船’字;壁上开门,是个‘户’字;岂不是‘老龙船户’四个字吗?”原来,在广东省的东北部,有两条河分别叫小岭和蓝关,由老龙津发源,流到南海,北方的客人常常从这里进入广东。朱徽荫于是派遣一些武官,秘密地教给他们一些计谋,捉拿龙津驾船的船夫,先后捉拿了五十多名,都不用上刑就供认不讳。原来这些水贼以撑船摆渡为名,骗客人上船,或是下蒙汗药,或是烧闷香,使客人昏迷不醒,然后剖开他们的肚子,塞进石头,将他们沉到水底。真是悲惨到极点!自从这些无头冤案昭雪以后,远近一片欢腾,赞颂朱徽荫的诗文都能编成了文集。
 
异史氏说:剖开肚子,塞进石头,将人沉到河底,实在是太过凄惨冤屈了;但是那些像木头人一样的官员,却决不关心一点儿百姓的痛痒,难道只是广东才这样暗无天日吗!朱徽荫先生一来,鬼神就显灵,冤案得以昭雪,这是何等的神奇啊!但朱先生并没有四只眼睛,两张嘴,不过是他的胸中充满了对百姓疾苦的无比关心罢了。那些高高在上的大官们,出门的时候有荷刀扛戟的卫兵保护,在家的时候有兰麝的香味熏染,虽然尊贵到了极点,究其本质,和老龙船户又有什么不同啊!
 
【点评】
 
朱徽荫是蒲松龄的朋友朱缃之父,在朱徽荫任广东巡抚期间,朱缃往省其父,很可能回来后与蒲松龄谈过其父的轶事。不过依据吕湛恩《详注聊斋志异图咏》所引《朱公祭城隍文》和《各省士民公启》,《老龙舡户》的故事也可能当日就广为流传,是蒲松龄依据发生在康熙戊辰年(1688)的时事所写的。
 
朱徽荫致檄城隍之神确有其事。《朱公祭城隍文》言:“维康熙二十有七年,岁次戊辰,冬十月,庚子,朔,越十有五日,甲辰,巡抚广东等处地方,提督军务,监理粮饷、盐法,都察院右佥都御史朱,谨以羊一、彘一,致祭于城隍神而告之……舟人劫财杀命者,尤为惨异。如朱肇运一案,主仆两命。吴学伊一案,主仆三命。谢俊卿一案,男女五命。……闻迩来谢俊卿以无可如何,日焚词泣诉于神之庙中。神或者哀而怜之,故今特有以诱启于某之衷欤?”但其中朱徽荫与城隍的戏剧性对话大概是出于蒲松龄的创作,“鬓边垂雪,天际生云,水中漂木,壁上安门”云云,可能受到唐传奇《谢小娥传》的启示。而对于案情的叙述,基本上是沿用了《各省士民公启》的说法,其中“以舟渡为名,赚客登舟,或投蒙药,或烧闷香,致客沉迷不醒,而后剖腹纳石,以沉水底”,则直接化用了《各省士民公启》的原句。
 
蒲松龄在“异史氏曰”对于此事进行了的评论,痛斥了清初司法的颟顸黑暗,表达了对于商人利益的关注。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