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八缸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十二

【原文】
 
太学李月生,升宇翁之次子也。翁最富,以缸贮金,里人称之“八缸”。翁寝疾,呼子分金,兄八之,弟二之。月生觖望。翁曰:“我非偏有爱憎。藏有窖镪,必待无多人时,方以畀汝,勿急也。”过数日,翁益弥留。月生虑一旦不虞,觑无人,即床头秘讯之。翁曰:“人生苦乐,皆有定数。汝方享妻贤之福,故不宜再助多金,以增汝过。”盖月生妻车氏,最贤,有桓、孟之德,故云。月生固哀之,怒曰:“汝尚有二十馀年坎[土+澟(不要三点水)]未历,即予千金,亦立尽耳。苟不至山穷水尽时,勿望给与也!”月生孝友敦笃,亦即不敢复言。无何,翁大渐,寻卒。幸兄贤,斋葬之谋,勿与校计。月生又天真烂漫,不较锱铢,且好客善饮,炊黍治具,日促妻三四作,不甚理家人生产。里中无赖窥其懦,辄鱼肉之。逾数年,家渐落。窘急时,赖兄小周给,不至大困。
 
无何,兄以老病卒,益失所助,至绝粮食。春贷秋偿,田所出,登场辄尽。乃割亩为活,业益消减。又数年,妻及长子相继殂谢,无聊益甚。寻买贩羊者之妻徐,冀得其小阜。而徐性刚烈,日凌藉之,至不敢与亲朋通吊庆礼。忽一夜梦父曰:“今汝所遭,可谓山穷水尽矣。尝许汝窖金,今其可矣。”问:“何在?”曰:“明日畀汝。”醒而异之,犹谓是贫中之积想也。次日,发土葺墉,掘得巨金。始悟向言“无多人”,乃死亡将半也。
 
异史氏曰:月生,余杵臼交,为人朴诚无伪。余兄弟与交,哀乐辄相共。数年来,村隔十馀里,老死竟不相闻。余偶过其居里,因亦不敢过问之。则月生之苦况,盖有不可明言者矣。忽闻暴得千金,不觉为之鼓舞。呜呼!翁临终之治命,昔习闻之,而不意其言皆谶也。抑何其神哉!
 
【翻译】
 
太学生李月生是李升宇老先生的二儿子。李升宇最为富有,用大缸来贮存钱财,乡里的人称之为“李八缸”。李升宇临终前,把儿子们叫来分发钱财,哥哥分得八成,弟弟分得两成。月生心中怨恨不满。李升宇说:“我不是偏心,喜欢他不喜欢你。家里还有一窖银子,一定要等到没有多少人时,才能够拿出来给你,你不要着急。”过了几天,李升宇病情更加沉重。月生担心父亲一旦发生意外,自己得不到钱财,就趁着没人的时候,在床头悄悄地问父亲钱在哪里。李升宇说:“人的苦乐,都是上天排定的。你正在享妻子贤惠的福,所以不应该再给你太多的钱,来增添你的罪过。”原来,月生的妻子最是贤惠,像古代著名的贤妻桓少君、孟光一样,所以父亲才这么说。月生还是苦苦地哀求,李升宇恼怒地说:“你还有二十多年的坎坷没有经历,即使给你好多钱,也会一下子被你花光了。不到山穷水尽的时候,你不要指望会把钱给你!”月生对父亲孝敬,对兄长友爱,是个忠厚老实的人,听父亲这么一说,也就不敢再提了。不久,李升宇病得更厉害了,不久就死了。幸好哥哥贤良,关于丧葬方面的事情,也不和月生计较。月生又天真烂漫,不计较金钱的得失,而且很好客,喜欢饮酒,每天都要催促妻子做三四次饭,来开办酒宴,不怎么管家里的生计。乡里的无赖看他很软弱无能,就经常欺负他。过了几年,家道渐渐中落。生活窘困紧张的时候,幸好兄长还能给点儿贴补,不至于穷困到极点。
 
不久,哥哥又年老病死了,月生更加没人帮助了,甚至到了家中断粮的地步。他只好春天向人借贷,到秋天就偿还,田里打下来的粮食,一登场就全部净尽了。他只好靠卖土地来维持生计,家业日渐消减。又过了几年,他的妻子和长子也相继死去,月生更加感到没有依靠。不久,他买了一个羊贩子的妻子徐氏,希望她能带来一点儿财富。但是徐氏生性刚烈,每天凌辱欺压月生,以至于他不敢和亲戚朋友互通往来。忽然在一个晚上,月生梦见父亲说:“现在你的遭遇,可以说是山穷水尽了。当年我答应给你一窖银子,现在是给你的时候了。”月生问:“在哪里呢?”父亲说:“明天就给你。”月生一觉醒来,很是奇怪,还以为穷困之中想起当年的往事。第二天,他挖土砌墙,挖出许多银子。他这才醒悟,当初父亲说的“没有多少人”,是指家里死了一半人的意思。
 
异史氏说:月生是我不计贫贱而结交的朋友,为人朴实诚恳,一点儿也不虚伪。我们像兄弟一样交往,同甘共苦。几年来,村子相隔十几里,好久也没有来往。我偶然经过他的村子,也不敢去看望他,这是因为月生的苦处,有不可明说的地方呀。忽然听说他一下子得到许多钱,也不觉为他欢欣鼓舞。啊!升宇老人临终遗训,早年也常听说过,没想到他的话都是谶语,一一应验了。怎么会这么神呢!
 
【点评】
 
一般预言故事都比较短,只是为了证明预言之不诬,往往缺乏故事性。本篇故事也不长,却具有小说意味。其一是预言耐人寻味,不显豁。因为“无多人”的话在解读上有歧义,就给故事的发展造成第一次曲折。其二是“山穷水尽”的话,也给故事的发展以“疑无路”,而有着无限的解读空间。作者把李月生的故事写得曲曲折折,十分耐读。其三是在故事的发展中作者同时塑造了太学李月生“朴诚无伪”的性格,给人留下较深的印象。这些都使得《李八缸》在诸多预言故事中显得卓异。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