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大福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十二

【原文】
 
太行毛大福,疡医也。一日,行术归,道遇一狼。吐裹物,蹲道左。毛拾视,则布裹金饰数事。方怪异间,狼前欢跃,略曳袍服,即去。毛行,又曳之。察其意不恶,因从之去。未几,至穴,见一狼病卧,视顶上有巨疮,溃腐生蛆。毛悟其意,拨剔净尽,敷药如法,乃行。日既晚,狼遥送之。行三四里,又遇数狼,咆哮相侵,惧甚。前狼急入其群,若相告语,众狼悉散去。毛乃归。
 
先是,邑有银商宁泰,被盗杀于途,莫可追诘。会毛货金饰,为宁所认,执赴公庭。毛诉所从来,官不信,械之。毛冤极不能自伸,唯求宽释,请问诸狼。官遣两役押入山,直抵狼穴。值狼未归。及暮不至,三人遂反。至半途,遇二狼,其一疮痕犹在。毛识之,向揖而祝曰:“前蒙馈赠,今遂以此被屈。君不为我昭雪,回去搒掠死矣!”狼见毛被絷,怒奔隶,隶拔刀相向。狼以喙拄地大嗥,嗥两三声,山中百狼群集,围旋隶。隶大窘。狼竞前啮絷索,隶悟其意,解毛缚,狼乃俱去。归述其状,官异之,未遽释毛。后数日,官出行,一狼衔敝履,委道上。官过之,狼又衔履奔前置于道。官命收履,狼乃去。官归,阴遣人访履主。或传某村有丛薪者,被二狼迫逐,衔其履而去。拘来认之,果其履也。遂疑杀宁者必薪,鞫之果然。盖薪杀宁,取其巨金,衣底藏饰,未遑搜括,被狼衔去也。
 
昔一稳婆出归,遇一狼阻道,牵衣若欲召之。乃从去。见雌狼方娩不下,妪为用力按捺,产下放归。明日,衔鹿肉置其家以报之。可知此事从来多有。
 
【翻译】
 
太行县有个毛大福,是个专治疮伤的外科医生。一天,他外出行医回家,路上遇到一只狼。那狼把嘴里含着的一包东西吐出来,然后蹲在路边。毛大福捡起来一看,原来是用布包着的几件黄金首饰。他正感到怪异,狼欢快地跳到他面前,轻轻地拽他的衣服,就走。毛大福要走,狼又来拽他。毛大福察觉狼没有什么恶意,便跟着它走。不一会儿,他们来到一处洞穴,见一只狼生病躺在床上,仔细一看,它的头顶上有一个大疮,已经溃烂,长出蛆来。毛大福明白了狼的用意,就给那只狼把疮上的脓血蛆虫都刮干净,像对人一样替它敷上药,然后走了。这时,天色已晚,狼在后面远远地跟着他护送他。走了三四里地,又遇到几只狼,咆哮着要侵害毛大福,他害怕极了。那只狼急忙赶到那些狼面前,好像告诉它们什么话,那些狼就都跑掉了,毛大福这才安全地回了家。
 
此前,县里有个叫宁泰的银商,在路上被强盗杀死,一直也没能查出凶手是谁。正好毛大福卖首饰,被宁家人认了出来,便把毛大福扭送到衙门。毛大福叙述了首饰的由来,县官不相信,把他关进了监狱。毛大福冤枉极了,但又不能替自己申辩,只希望能够宽释几天,好让他去向狼问个清楚。县官就派了两个差役押着毛大福进山,一直来到狼窝,恰好狼外出没有回来。天黑了也没有回来,三个人只好往回走,走到半路上,遇到两只狼,其中一只头上的疮痕还在。毛大福认出这只狼,就上前作揖,祷告说:“上次承蒙你们馈赠,现在我却因为那些首饰被冤枉杀人。你们如果不能替我昭雪,回去我就会被活活打死了!”狼一见毛大福被捆着,就愤怒地扑向差役,差役拔出刀来,和狼对峙。狼便用嘴拄着地,大声地嚎叫起来,刚嚎了两三声,就看见有上百只狼从山里的四面八方蜂拥而来,将差役层层地包围起来。差役大为窘困。那两只狼扑上前咬捆着毛大福的绳子,差役明白了它们的意思,替毛大福松了绑,狼这才一起散去。差役回到衙门,叙述了他们见到狼的经过,县官感到很惊异,但也没有马上释放毛大福。过了几天,县官外出,一只狼叼着一只破鞋子放在路上。县官径直过去,狼又叼着破鞋子跑到前面,放在路上。县官命人收起鞋子,狼这才走了。县官回到衙门,暗中派人查访破鞋子的主人。有人传说某村有个叫丛薪的人,被两只狼追赶,狼叼走了他的鞋子。县官命人将丛薪拘捕到官来认,果然是他的鞋子。县官便怀疑杀死宁泰的人肯定是丛薪,一审问,果然他就是凶手。原来丛薪杀死宁泰以后,偷走了他许多银子,而宁泰藏在衣服里面的首饰,他没有来得及搜刮,就被狼叼走了。
 
从前有一个接生婆外出归来,遇到一只狼挡住了去路,牵着她的衣服,好像要请她去什么地方。接生婆便跟着它去了。到了地方一看,原来是一只母狼正在分娩,但生不下来,接生婆便替它用力按捺,帮着它生下了小狼,狼就放她回家了。第二天,那只狼叼着鹿肉放在接生婆的家里,作为对她的报答。由此可见,这样的事情从来就很多。
 
【点评】
 
本篇与《二班》可以对读,都是写动物求人治病报恩的童话。蒲松龄称“可知此事从来多有”,显然在民间相关的传说很多。
 
与《二班》不同的是,《毛大福》篇的情节更为复杂,不仅写狼求人治病如人间的礼仪——先送上礼金,然后迎送,而且牵涉到商人被杀于途的命案,毛大福误陷其中,凭借狼的参与,得以昭雪。由于《毛大福》情节曲折有趣,故曾被改编为戏剧演出。川剧《一只鞋》就是根据这个故事加以改编上演的。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