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小雷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十二

【原文】
 
杜小雷,益都之西山人。母双盲,杜事之孝,家虽贫,甘旨无缺。一日,将他适,市肉付妻,令作馎饦。妻最忤逆,切肉时,杂蜣蜋其中。母觉臭恶不可食,藏以待子。杜归,问:“馎饦美乎?”母摇首,出示子。杜裂视,见蜣蜋,怒甚。入室,欲挞妻,又恐母闻,上榻筹思。妻问之,不语。妻自馁,彷徨榻下,久之,喘息有声。杜叱曰:“不睡,待敲扑耶!”亦竟寂然。起而烛之,但见一豕,细视,则两足犹人,始知为妻所化。邑令闻之,絷去,使游四门,以戒众人。谭薇臣曾亲见之。
 
【翻译】
 
杜小雷是益都县西山人。母亲双目失明,杜小雷很孝顺地侍奉母亲,家里虽然贫穷,但给母亲好吃的东西倒是从来不缺。一天,杜小雷要到外面去,就买了肉交给妻子,让她给母亲做汤饼吃。他的妻子最为大逆不道,不孝敬老人,切肉的时候故意把蜣蜋夹杂在里面。母亲觉得汤饼有股恶臭,吃不下去,就藏了起来等儿子回来看。杜小雷回家后,问道:“汤饼好吃吗?”母亲摇摇头,拿出汤饼给儿子看。杜小雷掰开饼一看,发现里面有蜣蜋,不由大怒。他回到卧室,就想打老婆一顿,但又担心母亲听见,便上床琢磨这事。妻子问他怎么回事,他不说话。妻子自己泄了气,在床下徘徊,过了好久,就听见床下传来喘息声。杜小雷呵斥她道:“还不睡觉,等着挨打吗!”仍然还是没有回答。他坐起身来,点上灯,只见到地下有一口猪,再仔细一看,那猪的两只脚还是人脚,这才知道是妻子变的。县令听说以后,就把猪捆了去,押着它到处游街,以警戒那些不孝的人。谭薇臣曾经亲眼看见过。
 
【点评】
 
这是一篇谈因果、讲报应、说教味很浓的小说。相似的传说在元代《续夷坚志前集》中也有记载。除了地点、人物不同外,媳妇给瞎眼婆婆吃的食物是“以面裹粪为饼馅”,变成的是狗而已。
 
杜小雷的妻子因为在馎饦中的肉里“杂蜣蜋其中”给婆婆吃,于是变成了猪。故事不近情理,叙述漏洞所在多有。比如“杂蜣蜋其中”,也可能为失误,何以见得一定是主观故意?婆婆“藏以待子”,则见出婆媳不和并非一日,婆婆之城府很深。从“妻自馁,彷徨榻下”来看,杜小雷的妻子并非悍泼大恶之人,仅仅因为一顿饭于是就被罚变成“一豕”云云,既有失公允,也荒诞不稽。至于说用“谭薇臣曾亲见之”,并不能证明其真实性。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