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同人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十

【原文】
 
(上缺)牛过父室,则翁卧床上未醒,以此知为狐。怒曰:“狐可忍也,胡败我伦!关圣号为‘伏魔’,今何在,而任此类横行!”因作表上玉帝,内微诉关帝之不职。
 
久之,忽闻空中喊嘶声,则关帝也。怒叱曰:“书生何得无礼!我岂专掌为汝家驱狐耶?若禀诉不行,咎怨何辞矣。”即令杖牛二十,股肉几脱。少间,有黑面将军缚一狐至,牵之而去,其怪遂绝。
 
后三年,济南游击女为狐所惑,百术不能遣。狐语女曰:“我生平所畏惟牛同人而已。”游击亦不知牛何里,无可物色。适提学按临,牛赴试,在省偶被营兵迕辱,忿愬游击之门。游击一闻其名,不胜惊喜,伛偻甚恭。立捉兵至,捆责尽法。已,乃实告以情。牛不得已,为之呈告关帝。俄顷,见金甲神降于其家。狐方在室,颜猝变,现形如犬,绕屋嗥窜,旋出自投阶下。神言:“前帝不忍诛,今再犯不赦矣!”絷系马颈而去。
 
【翻译】
 
(上缺)牛同人走过父亲的卧室,只见父亲躺在床上还没有醒来,因此知道这是狐狸干的好事。他生气地说:“狐狸所为如何可以忍受,为什么要败坏我家人伦!关圣号称‘伏魔’,如今在哪里,却听任这类妖怪横行!”于是他作表上奏玉帝,表中也暗暗指责关帝不称职。
 
过了很久,一天,牛同人忽然听到空中有喊叫声,原来是关帝。关帝生气地叱责道:“书生怎么能如此无礼!我难道是专门为你一家驱赶狐妖的吗?如果你禀告申诉不行,我又何辞埋怨。”于是关帝下令杖打牛同人二十下,打得他大腿上的肉几乎脱落。过了一会儿,有一位黑脸将军绑来一只狐狸,将它牵走了,牛家的怪异也就消失了。
 
此后三年,济南府游击将军的女儿被狐狸迷惑,什么法术都不能将它赶走。狐狸对女儿说:“我平生害怕的,只有一个叫牛同人的人而已。”游击将军也不知道牛同人是什么地方的人,无法找寻。恰好提学来到济南主持科考,牛同人前来参加考试,在省城被军兵欺侮,他愤怒地来到游击将军的衙门告状。游击将军一听到他的名字,不胜惊喜,对他非常地恭敬。马上将那名军兵抓来,依照军法捆绑责打。事情结束后,游击将军便将狐狸作祟的事情如实告诉了牛同人。牛同人迫不得已,便替他向关帝呈表禀告。一会儿工夫,只见一位金甲神降临游击将军家。这时,狐狸正好在家,脸色突然一变,现出原形,样子像一条狗,绕着屋子一边嚎叫,一边乱蹿,不久,它跑了出来,自己投在台阶下。金甲神说:“上次关帝不忍心杀你,现在你又犯祟,罪无可赦了!”说完,将狐狸绑在马的颈下带走了。
 
【点评】
 
本篇仅见于稿本,上半残缺。篇名系根据稿本中漫漶不清的目录与正文参校确认的。
 
就残缺的文字看,故事大意为牛同人发现狐狸祟惑父亲,依靠关圣帝君将其捕获。三年后,此狐怙恶不悛,又去迷惑济南游击女。且言“我生平所畏惟牛同人而已”。济南游击遂邀牛同人复请关圣帝君将其降伏。就狐狸作祟被人制服而从此惧怕,本篇故事与卷五中的《农人》颇为近似,区别仅在于《农人》篇农人是靠自己之力,而《牛同人》篇则是借助关圣帝君之力。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