邑人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九

【原文】
 
邑有乡人,素无赖。一日,晨起,有二人摄之去。至市头,见屠人以半猪悬架上,二人便极力推挤之,忽觉身与肉合,二人亦径去。少间,屠人卖肉,操刀断割,遂觉一刀一痛,彻于骨髓。后有邻翁来市肉,苦争低昂,添脂搭肉,片片碎割,其苦更惨。肉尽,乃寻途归,归时,日已向辰。家人谓其晏起,乃细述所遭。呼邻问之,则市肉方归,言其片数、斤数毫发不爽。崇朝之间,已受凌迟一度,不亦奇哉!
 
【翻译】
 
县里有个乡下人,一向不守规矩。一天,早晨起来,有两个人把他捉了去。来到集市前,看见一个屠夫把半头猪悬挂在架子上,那两个人便极力推挤他,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和猪肉合在了一起,那两人就径直离开了。不久,屠夫开始卖肉,操起刀来切割,他便感觉切一刀痛一下,直痛到骨头里。后来有位邻居老人来买肉,与屠夫苦苦争讲价钱高低,一会添油,一会搭肉,一片片碎着割,更是苦不堪言。肉卖完了,他才找到路回家,到家时,已经快上午七八点了。家人认为他起床晚了,他就详细地叙述了自己的遭遇。叫了邻居来问,老人买肉刚回来,说到买肉的片数、斤数,丝毫不差。仅仅一个早晨,这人已经受了一次凌迟的处罚,这事真是奇异呀!
 
【点评】
 
本篇故事带有劝诫的寓言性质。
 
在中国古代的刑罚中虽然有“凌迟”,但平常百姓难得一见真面目。宗教的地狱因果报应中有所谓刀山剑树,也荒诞不经,缥缈不实。本篇通过无赖乡人的梦醒口述,借用习见的“屠人卖肉,操刀断割”,“添脂搭肉,片片碎割”,不仅将“凌迟”的痛苦形象具体地展现出来,而且由于是刑罚,“片数、斤数毫发不爽”,具有量刑的特点。正如但明伦所推测,本篇的创作是“鬼神或予以自信之路耶?抑或借其言以警世耶?不然,恐他时再割地狱中,再无人证其片数斤数矣”。当然,也有人认为本篇的创作目的是戒杀生。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