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父宰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九

【原文】
 
青州民某,五旬馀,继娶少妇。二子恐其复育,乘父醉,潜割睾丸而药糁之。父觉,托病不言。久之,创渐平。忽入室,刀缝绽裂,血溢不止,寻毙。妻知其故,讼于官。官械其子,果伏。骇曰:“余今为单父宰矣!”并诛之。
 
邑有王生者,娶月馀而出其妻。妻父讼之。时淄宰辛公,问王何故出妻。答云:“不可说。”固诘之,曰:“以其不能产育耳。”公曰:“妄哉!月馀新妇,何知不产?”忸怩久之,告曰:“其阴甚偏。”公笑曰:“是则偏之为害,而家之所以不齐也。”此可与单父宰并传一笑。
 
【翻译】
 
青州有个人五十多岁了,续娶了一个年轻妻子。他的两个儿子怕他再生儿子,乘他酒醉,偷偷地把他的睾丸割了去,再用药粉敷上。父亲酒醒后发觉,借口有病没有提此事。过了很久,伤口渐渐愈合了。有一天,他与妻子同寝,刀口裂开,血流不止,不久就死了。妻子知道了其中的缘故,告到官府。官府捉拿了他的两个儿子,一用刑果然招认了。长官惊异地说:“我今天变成了‘单父宰’了!”随后,把两个儿子处死了。
 
淄川县有个王生,娶妻一个多月就休妻。妻子的父亲告到官府。当时淄川县令是辛公,审问王生为什么要休妻。王生答道:“原因不好说。”辛公再三催问,王生回答:“因为她不能生育。”辛公说:“真荒唐!过门刚一个多月的新媳妇,怎么知道她不能生育?”王生忸怩了很久,才告诉辛公:“她的阴户长得很偏。”辛公听后笑道:“这就是偏之为害,而家之所以不齐啊。”此则可与单父宰并传,付之一笑。
 
【点评】
 
本篇由两个关于性器官的黄色笑话组成。后者反映了旧时代缺乏婚前体检所带来的悲剧,而前者则是两个前房儿子担心父亲娶了继母再生孩子将父亲阉割。为什么担心父亲“复育”?是怕失去父亲的疼爱?继母的虐待?不是。因为显而易见二子都已经长大成人。那么担心什么呢?只有一条解释,那就是怕父亲“复育”生子,减少自己财产的既有份额。两个故事虽然都是以笑话呈现,却反映了人生沉甸甸的另一面。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