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花和尚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八

【原文】
 
诸城丁生,野鹤公之孙也。少年名士,沉病而死,隔夜复苏,曰:“我悟道矣。”时有僧善参玄,因遣人邀至,使就榻前讲《楞严》。生每听一节,都言非是,乃曰:“使吾病痊,证道何难。惟某生可愈吾疾,宜虔请之。”盖邑有某生者,精岐黄而不以术行,三聘始至,疏方下药,病愈。既归,一女子自外入,曰:“我董尚书府中侍儿也。紫花和尚与妾有夙冤,今得追报,君又活之耶?再往,祸将及。”言已,遂没。某惧,辞丁。丁病复作,固要之,乃以实告。丁叹曰:“孽自前生,死吾分耳。”寻卒。后寻诸人,果曾有紫花和尚,高僧也,青州董尚书夫人尝供养家中,亦无有知其冤之所自结者。
 
【翻译】
 
诸城县丁生,是丁野鹤先生的孙子。这位少年名士得重病死了,隔了一夜又复活过来,说:“我悟道了。”当时有位和尚善于讲解玄妙的佛理,就派人把他请来,让他在丁生床前讲解《楞严经》。丁生每听一节,都说讲得不对,还说:“如果把我的病治好,讲经论道有什么难的。只有某生可治好我的病,请虔诚地请他来。”原来县里有位某生,精通医术但不出来行医,请了几次才来,开了药方给了药,丁生病就好了。某生回到家里,一女子从外面进来说:“我是董尚书府中的侍女。紫花和尚和我有宿仇,如今得以报仇,你为什么又救活他?再去给他治病,你也要遭到灾祸。”说完就不见了。某生害怕了,就不再为丁生治病。丁生的病复发了,一再来请他,某生就把实情告诉了他。丁生叹息着说:“罪孽是前生结下的,死也是命中注定的。”不久就死了。后来向不少人询问,果然曾有位紫花和尚,是位高僧,青州董尚书的夫人曾把他请到家中供养,没有人知道他和这侍女是怎样结下怨仇的。
 
【点评】
 
医药只能医治今世的病,不能医治往日的罪孽,也就是说,医疗手段在命运面前的作用是有限的。这听起来仿佛是医生的托词。但《聊斋志异》既然讲因果,在人生的一切方面自然就一以贯之,紫花和尚的今身诸城丁生也就只能放弃治疗等死了。不过小说也有一些令人困惑之处,正如但明伦所说:紫花和尚“既为高僧,何至与宦家侍儿结怨?又何以迟至今世而乃追报耶?”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