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尸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八

【原文】
 
有樵夫赴市,荷杖而归,忽觉杖头如有重负。回顾,见一无头人悬系其上。大惊,脱杖乱击之,遂不复见。骇奔,至一村。时已昏暮,有数人爇火照地,似有所寻。近问讯,盖众适聚坐,忽空中堕一人头,须发蓬然,倏忽已渺。樵人亦言所见,合之适成一人,究不解其何来。后有人荷篮而行,忽见其中有人头,人讶诘之,始大惊,倾诸地上,宛转而没。
 
【翻译】
 
有位打柴人到市上卖柴,卖完后扛着扁担回家,忽然觉得扁担头上像有个重物。他回头一看,见一个无头人悬挂在扁担上。打柴人大吃一惊,甩脱死尸用扁担乱打,死尸就不见了。打柴人吓得飞奔,来到一个村子。天已昏黑,有几个人点着火把照地,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走近一问,原来这几个人正一起坐着,忽然从空中掉下一个人头,须发乱蓬蓬的,一下子又不见了。打柴人也把他看到的说了,看来头和身子合起来正好是一个人,但不知是从何处来的。后来有个人提个篮子行走,忽然看见篮子里有个人头,别人惊奇地问是怎么回事,这人才大吃一惊,把人头倒在地上,转了几下就没有了。
 
【点评】
 
孤立地看,本篇突兀、耸异、怪诞、恐怖,真是“人非化外,事或奇于断发之乡;睫在眼前,怪有过于飞头之国”。但假如我们把《野狗》、《鬼哭》、《头滚》、《美人首》、《抽肠》、《锦瑟》等篇联系起来,那么这些篇章分明就是明清动乱时期人们看到的太多血腥场面的定格,是人们日有所见,夜有所梦的错乱神经的显影。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