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雪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八

【原文】
 
丁亥年七月初六日,苏州大雪。百姓皇骇,共祷诸大王之庙。大王忽附人而言曰:“如今称老爷者,皆增一大字。其以我神为小,消不得一大字也?”众悚然,齐呼“大老爷”,雪立止。由此观之,神亦喜谄,宜乎治下部者之得车多矣。
 
异史氏曰:世风之变也,下者益谄,上者益骄。即康熙四十馀年中,称谓之不古,甚可笑也。举人称“爷”,二十年始;进士称“老爷”,三十年始;司、院称“大老爷”,二十五年始。昔者大令谒中丞,亦不过“老大人”而止,今则此称久废矣。即有君子,亦素谄媚行乎谄媚,莫敢有异词也。若缙绅之妻呼“太太”,裁数年耳。昔惟缙绅之母,始有此称,以妻而得此称者,惟淫史中有林乔耳,他未之见也。唐时,上欲加张说大学士,说辞曰:“学士从无大名,臣不敢称。”今之大,谁大之?初由于小人之谄,而因得贵倨者之悦,居之不疑,而纷纷者遂遍天下矣。窃意数年以后,称“爷”者必进而“老”,称“老”者必进而“大”,但不知“大”上造何尊称?匪夷所思已!
 
丁亥年六月初三日,河南归德府大雪尺馀,禾皆冻死,惜乎其未知媚大王之术也。悲夫!
 
【翻译】
 
丁亥年七月初六这天,苏州下了大雪。百姓十分惊恐,一齐到大王庙祷告。大王忽然附在人体上说了话:“如今称老爷的人,都增加了一个大字。你们以为我这个神小,当不起一个大字吗?”众人都很害怕,齐呼“大老爷”,雪立刻停了。以此来看,神也喜欢别人奉承,难怪越会谄媚的人得到的好处越多。
 
异史氏说:世上风俗的变化,在下位的人越来越谄媚,在上位的人越来越骄奢。就在康熙皇帝当政的四十多年中,称谓不符合古制,很是可笑。举人称“爷”,从康熙二十年开始;进士称“老爷”,从康熙三十年开始;司、院官员称“大老爷”,从康熙二十五年开始。从前县令拜见中丞,也不过称呼“老大人”而已,现在这个称呼早就废止了。即使是君子,也见惯了谄媚,自己也开始谄媚,不敢有不同意见。如官员士绅的妻子被称为“太太”,才是几年的事。从前只有官员士绅的母亲,才有这个称谓,妻子被称为“太太”的,只有《金瓶梅》中的林、乔家的夫人才这么称呼,其他没有见过。在唐朝,皇帝要封张说为大学士,张说辞谢说:“学士从来没有加大字的,臣不敢要这个称号。”今天这个大,是谁加上的?最初由于小人的谄媚,而得到达官贵人的欢喜,他们以大自居毫无愧疚,于是纷纷加上“大”字,遍天下都如此了。我私下猜想,几年之后,称“爷”的人必定会进一步加上“老”字,称“老”的必定进一步加上“大”字,只是不知道在“大”上还有什么尊称?真是根据常理难以想象!
 
丁亥年六月初三,河南归德府下了一尺多厚的大雪,庄稼都冻死了,可惜当地百姓不知道谄媚大王的方法,才遭此祸殃。真让人悲伤啊!
 
【点评】
 
夏天下雪是新闻,由于人们“齐呼大老爷”而雪停是小说。具体说,是蒲松龄借以讽刺阿谀奉承世风的玩笑。虽然是玩笑,却也可以当做世俗民风史料来看待。
 
丁亥年是康熙四十六年,也就是1707年,是年蒲松龄68岁。这是我们已知的《聊斋志异》作品中创作年份最晚的,距离蒲松龄写作《聊斋自志》的己未年已经过去了28个年头。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