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罗宴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七

【原文】
 
静海邵生,家贫。值母初度,备牲酒祀于庭,拜已而起,则案上肴馔皆空。甚骇,以情告母。母疑其困乏不能为寿,故诡言之。邵默然无以自白。无何,学使案临,苦无资斧,薄贷而往。途遇一人,伏候道左,邀请甚殷。从去。见殿阁楼台,弥亘街路。既入,一王者坐殿上,邵伏拜。王者霁颜命坐,即赐宴饮,因曰:“前过华居,厮仆辈道路饥渴,有叨盛馔。”邵愕然不解。王者曰:“我忤官王也。不记尊堂设帨之辰乎?”筵终,出白镪一裹,曰:“豚蹄之扰,聊以相报。”受之而出,则宫殿人物,一时都渺,惟有大树数章,萧然道侧。视所赠,则真金,秤之得五两。考终,止耗其半,犹怀归以奉母焉。
 
【翻译】
 
静海有一个姓邵的书生,家里很穷。在母亲生日那天,他在庭院里准备了供品做寿,磕了头起来,桌上的供品却全没有了。邵生大惊,就去告诉母亲。母亲怀疑他因为家里穷买不起供品,故意诓她。邵生无法为自己辩白,只好默默不语。不久,学使来到静海考核,邵生苦于没有路费,借了一点点钱去应试。在路上遇到一个人,恭敬地等候在道路边,殷勤地邀请邵生去。邵生跟着他去了。只见殿阁楼台相连,占满了街的两边。进去以后,一个君王模样的人坐在殿上,邵生跪下叩头。君王和颜悦色地让他坐下,立即摆下酒宴,并说:“前不久经过贵府,仆人们路途饥渴,打扰你吃了一顿美餐。”邵生愕然,不解其故。君王说:“我是十殿阎王啊。你不记得为你母亲过生日备酒肉祭祀的事了吗?”酒宴过后,阎王拿出一包银子,说:“吃了你的供品,就以此相报吧。”邵生接过银子走出门来,则宫殿、人物全都不见了,只有几棵大树,稀稀落落地挺立在路边。看看所赠的银子,则是真的,称了称有五两重。考试完毕,只花掉了一半银子,还能够把其馀的带回家去孝敬母亲。
 
【点评】
 
《聊斋志异》中以阎罗为题的作品不少,除本篇外,尚有卷三的《阎罗》、卷五《阎王》、卷六《阎罗》、卷七《阎罗薨》,都比较简短,不过借阎罗之名赏善罚淫。本篇则写贫穷的邵生由于恭谨孝顺,得到了阎罗的回报。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