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树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七

【原文】
 
陕西刘公,为兴化令。有道士来献盆树,视之,则小橘细裁如指,摈弗受。刘有幼女,时六七岁,适值初度。道士云:“此不足供大人清玩,聊祝女公子福寿耳。”乃受之。女一见,不胜爱悦,寘诸闺闼,朝夕护之唯恐伤。刘任满,橘盈把矣。是年初结实。简装将行,以橘重赘,谋弃之。女抱树娇啼。家人绐之曰:“暂去,且将复来。”女信之,涕始止。又恐为大力者负之而去,立视家人,移栽墀下,乃行。
 
女归,受庄氏聘。庄丙戌登进士,释褐为兴化令,夫人大喜。窃意十馀年橘不复存,及至,则橘已十围,实累累以千计。问之故役,皆云:“刘公去后,橘甚茂而不实,此其初结也。”更奇之。庄任三年,繁实不懈。第四年,憔悴无少华。夫人曰:“君任此不久矣。”至秋,果解任。
 
异史氏曰:橘其有夙缘于女与?何遇之巧也!其实也似感恩,其不华也似伤离。物犹如此,而况于人乎?
 
【翻译】
 
陕西的刘公,曾任兴化县令。有一位道士送来一棵盆栽的树,一看,是一棵细如手指的橘树,推辞不要。刘公有个小女儿,当时只有六七岁,正赶上过生日。道士说:“这个不配供大人欣赏,聊为女公子祝寿吧。”刘公这才收下。女孩子一见,非常喜欢,放在闺房内,早晚精心护理,唯恐小树受到伤害。刘公任职期满时,橘树已长到一把粗了。这年第一次结果。刘公将整理行装离任,因橘树沉重累赘,打算扔下。女孩儿抱着橘树哭了起来。家人骗她说:“我们只是暂时离开,不久还要回来。”女孩儿相信了,才停止了啼哭。又恐怕橘树被有力气的人给扛走,看着家里人把树栽在台阶下,全家才离开。
 
女孩儿回到家乡,后来聘为庄家的媳妇。庄家姑爷在丙戌年中了进士,被授予兴化县令,夫人大喜。心想已过去了十几年,橘树大概已不存在了,到了兴化,橘树已长成合抱的大树了,树上果实累累,大约有千数个。询问当年的衙役,他们都说:“刘公走后,树长得很茂盛但不结果,这是第一次结果。”大家更是感到奇怪。庄知县在兴化任职三年,橘树年年果实累累。到第四年,树木憔悴没有开花。庄夫人对庄知县说:“你在此当官的时间不会太长了。”到秋天,果然卸任了。
 
异史氏说:橘树难道和刘女有夙缘吗?事情为什么这么巧!橘树结果好像是在感恩,不开花好像在伤感离别。草木都如此,何况人呢?
 
【点评】
 
本篇是由橘树的传闻引发的感慨。“异史氏曰”中语显然是从《世说新语》中“物犹如此,人何以堪”化出的,不过《世说新语》是由柳树变迁之大,感慨人生易老,青春不再;而蒲松龄则是由橘树对于刘公之女的知己知情的感应,联想到人对于知己知情的渴望和反应,其强烈程度一定会远远超过橘树。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