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大王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六

【原文】
 
临洮冯生,盖贵介裔而陵夷矣。有渔鳖者,负其债不能偿,得鳖辄献之。一日,献巨鳖,额有白点。生以其状异,放之。后自婿家归,至恒河之侧,日已就昏,见一醉者,从二三僮,颠跛而至。遥见生,便问:“何人?”生漫应:“行道者。”醉人怒曰:“宁无姓名,胡言行道者?”生驰驱心急,置不答,径过之。醉人益怒,捉袂使不得行,酒臭熏人。生更不耐,然力解不能脱,问:“汝何名?”呓然而对曰:“我南都旧令尹也。将何为?”生曰:“世间有此等令尹,辱寞世界矣!幸是旧令尹,假新令尹,将无杀尽途人耶?”醉人怒甚,势将用武。生大言曰:“我冯某非受人挝打者!”醉人闻之,变怒为欢,踉蹡下拜曰:“是我恩主,唐突勿罪!”起唤从人,先归治具。
 
生辞之不得。握手行数里,见一小村,既入,则廊舍华好,似贵人家。醉人酲稍解,生始询其姓字。曰:“言之勿惊,我洮水八大王也。适西山青童招饮,不觉过醉,有犯尊颜,实切愧悚。”生知其妖,以其情辞殷渥,遂不畏怖。俄而设筵丰盛,促坐欢饮。八大王最豪,连举数觥。生恐其复醉,再作萦扰,伪醉求寝。八大王已喻其意,笑曰:“君得无畏我狂耶?但请勿惧。凡醉人无行,谓隔夜不复记者,欺人耳。酒徒之不德,故犯者十之九。仆虽不齿于侪偶,顾未敢以无赖之行,施之长者,何遂见拒如此?”生乃复坐,正容而谏曰:“既自知之,何勿改行?”八大王曰:“老夫为令尹时,沉湎尤过于今日。自触帝怒,谪归岛屿,力返前辙者,十馀年矣。今老将就木,潦倒不能横飞,故态复作,我自不解耳。兹敬闻命矣。”
 
倾谈间,远钟已动。八大王起,捉臂曰:“相聚不久。蓄有一物,聊报厚德。此不可以久佩,如愿后,当见还也。”口中吐一小人,仅寸馀。因以爪掐生臂,痛若肤裂,急以小人按捺其上,释手已入革里,甲痕尚在,而漫漫坟起,类痰核状。惊问之,笑而不答,但曰:“君宜行矣。”送生出,八大王自返。回顾村舍全渺,惟一巨鳖,蠢蠢入水而没。错愕久之,自念所获,必鳖宝也。由此目最明,凡有珠宝之处,黄泉下皆可见,即素所不知之物,亦随口而知其名。于寝室中掘得藏镪数百,用度颇充。后有货故宅者,生视其中有藏镪无算,遂以重金购居之,由此与王公埒富矣。火齐、木难之类皆蓄焉。得一镜,背有凤纽,环水云湘妃之图,光射里馀,须眉皆可数。佳人一照,则影留其中,磨之不能灭也。若改妆重照,或更一美人,则前影消矣。
 
时肃府第三公主绝美,雅慕其名。会主游崆峒,乃往伏山中,伺其下舆,照之而归,设置案头。审视之,见美人在中,拈巾微笑,口欲言而波欲动。喜而藏之。年馀,为妻所泄,闻之肃府。大怒,收之,追镜去,拟斩。生大贿中贵人,使言于王曰:“王如见赦,天下之至宝,不难致也。不然,有死而已,于王诚无所益。”王欲籍其家而徙之。三公主曰:“彼已窥我,十死亦不足解此玷,不如嫁之。”王不许,公主闭户不食。妃子大忧,力言于王。王乃释生囚,命中贵以意示生。生辞曰:“糟糠之妻不下堂,宁死不敢承命。王如听臣自赎,倾家可也。”王怒,复逮之。妃召生妻入宫,将鸩之。既见,妻以珊瑚镜台纳妃,辞意温恻。妃悦之,使参公主。公主亦悦之,订为姊妹,转使谕生。生告妻曰:“王侯之女,不可以先后论嫡庶也。”妻不听,归修聘币纳王邸,赍送者迨千人,珍石宝玉之属,王家不能知其名。王大喜,释生归,以公主嫔焉。公主仍怀镜归。
 
生一夕独寝,梦八大王轩然入曰:“所赠之物,当见还也。佩之若久,耗人精血,损人寿命。”生诺之,即留宴饮。八大王辞曰:“自聆药石,戒杯中物已三年矣。”乃以口啮生臂,痛极而醒。视之,则核块消矣。后此遂如常人。
 
异史氏曰:醒则犹人,而醉则犹鳖,此酒人之大都也。顾鳖虽日习于酒狂乎,而不敢忘恩,不敢无礼于长者,鳖不过人远哉?若夫己氏则醒不如人,而醉不如鳖矣。古人有龟鉴,盍以为鳖鉴乎?乃作《酒人赋》。赋曰:
 
有一物焉,陶情适口,饮之则醺醺腾腾,厥名为“酒”。其名最多,为功已久:以宴嘉宾,以速父舅,以促膝而为欢,以合卺而成偶,或以为“钓诗钩”,又以为“扫愁帚”。故曲生频来,则骚客之金兰友;醉乡深处,则愁人之逋逃薮。糟邱之台既成,鸱夷之功不朽。齐臣遂能一石,学士亦称五斗。则酒固以人传,而人或以酒丑。若夫落帽之孟嘉,荷锸之伯伦,山公之倒其接[生僻字],彭泽之漉以葛巾。酣眠乎美人之侧也,或察其无心;濡首于墨汁之中也,自以为有神。井底卧乘船之士,槽边缚珥玉之臣。甚至效鳖囚而玩世,亦犹非害物而不仁。至如雨宵雪夜,月旦花晨,风定尘短,客旧妓新,履舄交错,兰麝香沉,细批薄抹,低唱浅斟,忽清商兮一奏,则寂若兮无人。雅谑则飞花粲齿,高吟则戛玉敲金。总陶然而大醉,亦魂清而梦真。果尔,即一朝一醉,当亦名教之所不嗔。
 
尔乃嘈杂不韵,俚词并进,坐起欢哗,呶呶成阵。涓滴忿争,势将投刃;伸颈攒眉,引杯若鸩;倾沈碎觥,拂灯灭烬。绿醑葡萄,狼籍不靳;病叶狂花,觞政所禁。如此情怀,不如弗饮。又有酒隔咽喉,间不盈寸;呐呐呢呢,犹讥主吝;坐不言行,饮复不任。酒客无品,于斯为甚。甚有狂药下,客气粗;努石棱,磔鬡须;袒两背,跃双趺。尘濛濛兮满面,哇浪浪兮沾裾;口狺狺兮乱吠,发蓬蓬兮若奴。其吁地而呼天也,似李郎之呕其肝脏;其扬手而掷足也,如苏相之裂于牛车。舌底生莲者,不能穷其状;灯前取影者,不能为之图。父母前而受忤,妻子弱而难扶。或以父执之良友,无端而受骂于灌夫。婉言以警,倍益眩瞑。此名“酒凶”,不可救拯。唯有一术,可以解酩。厥术维何?只须一梃。絷其手足,与斩豕等。止困其臀,勿伤其顶,捶至百馀,豁然顿醒。
 
【翻译】
 
临洮县的冯生,是贵族后裔,家道已经衰败了。有个捉鳖的人欠了他的债,无力偿还,捕到鳖就献给他抵债。一天,献上一只巨鳖,鳖的额头上有白点。冯生认为它形态怪异,就把它放掉了。后来冯生从女婿家回来,走到恒河边上,天已黄昏,看见一个醉汉,身后跟着两三个僮仆,踉踉跄跄地走来。那人远远地望见冯生,就问:“你是什么人?”冯生漫不经心地回答说:“走路的。”醉汉生气地说:“难道你没有姓名?怎么说是走路的?”冯生赶路心切,置之不理,径直走过醉汉身边。醉汉越发恼怒,拽住他的衣袖不让他走,酒气熏人。冯生更加不耐烦,然而极力摆脱也不能脱身,就问:“你叫什么名字?”醉汉像说梦话一样地回答说:“我是南都县昔日的令尹。你想干什么?”冯生说:“世间有你这等令尹,简直是辱没世界。幸亏是旧令尹,假如是新令尹,那不得把路上的人杀光吗?”醉汉恼火极了,摆出要动武的架势。冯生口出大话:“我冯某人不是挨打之辈!”醉汉听了这句话,转怒为喜,歪歪斜斜地跪地拜道:“您是我的恩主,刚才冲撞,万望恕罪!”起身唤过僮仆,吩咐他们先回去备办酒食。
 
冯生推辞不过。两人握着手走了几里路,见到一座小村庄,进去后,屋舍华丽,好像富贵人家。醉汉醉意稍解,冯生这才问他名字。他回答说:“说出来你不要吃惊,我是洮水八大王,刚才西山青童招呼我去喝酒,不觉喝醉了,冒犯了尊颜,实在惭愧不安。”冯生知道他是水妖,看他深厚的情意溢于言表,就不害怕了。一会儿,丰盛的筵席摆好了,两人促膝而坐,十分开心地喝酒。八大王最豪爽,连饮几杯酒。冯生担心他喝醉了,再来纠缠自己,就假装自己喝醉了想要睡觉。八大王已明白他的意思,笑着说:“您该不是怕我发酒疯吧?请不必担心。但凡酒醉的人做了无德之行,说隔一宿就不再记得了,那是骗人。酒徒的不道德,故意犯禁的占十分之九。我虽然被同类看不起,却不敢把无赖之举表现在长者面前,为什么就这样远着我呢?”冯生这才又坐下,一本正经地劝谏说:“既然自己知道醉酒不好,为什么不改掉这个恶习?”八大王说:“老夫当令尹时,沉湎于酒中比现在还严重。自从触怒玉帝,遭贬回到岛屿,力图改掉这个毛病有十馀年了。今天已到了行将就木的年龄,穷愁潦倒不能飞黄腾达,所以故态复萌,我自己无法解脱。现在就恭敬地听您教导吧。”
 
倾谈之间,远处的钟声已经敲过。八大王起身,捉住冯生的手臂说:“相会时间太短。我存有一样东西,姑且用它来报答您的大恩大德。这东西不能长久佩带,您如愿后,要还给我。”从口中吐出一个小人,仅一寸来长。八大王就用指甲掐冯生手臂,冯生疼得皮肤如开裂一般,八大王赶紧把小人按在痛处,松开手小人已经进到皮肤里面,而指甲的印痕还在,慢慢地隆起一个小包,像痰核形状。冯生惊奇地问怎么回事,八大王笑而不答,只是说:“您该走了。”送冯生出来,他自己返回去了。冯生回头一看村庄房舍全都不见,只有一只大鳖,慢慢地爬进水里,不见了。冯生惊愕了许久,心想自己得到的,一定是鳖宝。从此以后冯生的眼力最好,凡是藏有珠宝的地方,即使深埋地下,全能看见,即使平素不了解的事物,也能随口说出它的名称。在卧室中,冯生挖出埋藏的银子数百两,家用花费十分充裕。后来有个人卖旧宅子,冯生看到其中藏有无数银子,就用重金购买居住下来,从此富有可以比拟王公。火齐、木难之类的稀世珍宝,他都有收藏。他得到一面宝镜,背面有凤钮,周围刻有水云湘妃的图案,光芒能够照射一里多远,镜中人物清楚得胡须眉毛历历可数。美人一照,倩影就留在镜子中,不可磨灭。若改换装扮重照,或者更换一个美人来照,镜子里先前的倩影就消失了。
 
当时肃庄王府的三公主美丽绝伦,冯生向来仰慕她的美名。正巧公主去崆峒山游玩,冯生就事先藏在崆峒山中,等公主下了轿,用镜子把她照下来,回家后把镜子摆放在案头之上。仔细端详镜中美人,正在拈着绣巾微笑,口好像要说话,眼神似乎要转动。冯生非常喜欢,就把它收藏起来。过了一年多,这件事被妻子泄漏出去,传到肃庄王府。肃庄王非常恼怒,把冯生抓来关进监牢,宝镜也被抄去,并准备杀掉冯生。冯生大肆贿赂宦官,让宦官对肃庄王说:“如果被大王赦免不死,天下的至宝,不难到手。不然的话,只有一死,对于大王实在一点儿好处都没有。”肃庄王想抄没他的家产,把他流放到外地去。三公主说:“他已经偷看了我,让他死十回也不足以消除对我的玷污,不如嫁给他。”肃庄王不同意,公主关门不出不吃饭。王妃十分忧虑,极力劝说肃庄王,肃庄王这才释放冯生,让宦官把公主要嫁他的事对他说了。冯生拒绝说:“糟糠之妻不下堂,我宁可死也不敢从命。大王如果允许我自己赎罪,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肃庄王大怒,又把他抓起来。王妃召冯生的妻子入宫,想用毒酒毒死她。见面之后,冯生的妻子献给王妃一座珊瑚镜台,言辞温柔,情意恳切。王妃很喜欢她,让她参拜公主。公主也很喜欢她,两人结为姐妹,又让她转告冯生。冯生对妻子说:“王侯之女,是不能以过门的早晚论定妻妾身份的。”妻子不听,回家就备下聘礼送进王府,送礼的队伍近千人,珍石宝玉之类,王府的人也叫不上名字。肃庄王大喜,把冯生放回来,把公主嫁给了他,公主仍然怀揣着宝镜来到冯家。
 
一天夜晚,冯生一个人睡觉,梦见八大王气宇轩昂地走进来说:“我赠给你的东西,应当归还了。佩戴太久,消耗人的精血,折损人的寿命。”冯生答应了,就留他喝酒。八大王推辞说:“自从聆听了您的教导,戒掉杯中物已经三年了。”就用嘴咬冯生的胳臂,冯生痛极了,醒了过来。一看胳膊上的小包已经消失。此后,冯生就和一般人一样。
 
异史氏说:酒醒时还是个人,酒醉了就像个鳖,酒徒们大都是如此。不过,鳖虽然习惯于天天发酒疯,而不敢忘恩负义,不敢对长者无礼,鳖不是远远超过了人吗?至于有的人,醒着时不如人,而醉酒时更不如鳖了。古人有所谓龟鉴,为什么不可以有“鳖鉴”?于是作了一篇《酒人赋》。赋云:
 
有一样东西,又陶冶性情又很可口,喝了它,就醉醺醺,飘飘然,它的名字叫“酒”。它的名称最多,功用也由来已久:可以用来宴请嘉宾,可以用来宴请长辈,可以促膝交谈得到欢乐,可以行交杯酒结为夫妇,也可以作引发诗兴的“钓诗钩”,又可以做解除烦愁的“扫愁帚”。所以曲生频频不断地来,成为文人骚客的同心知己;醉乡深处,就成了断肠人逃避忧烦的避难所。酒糟之台已经构成,酒囊之功不朽。淳于髠就能饮酒一石,文人学士们也声称能饮五斗。酒固然因人而流传,而人或者以饮酒出丑。像孟嘉在酒宴上吹落了帽子而不知觉;刘伶携酒乘车,身后跟个扛锹人,说“死便埋我”;山简酒醉之后帽子反戴;陶渊明竟用头上的葛巾滤酒。阮籍酒醉后睡在美人身边,险些引起误会;张旭醉后以发浸墨汁,挥毫似有神助。贺知章醉酒眼花,落入井底而眠;毕卓虽为官吏部郎,却夜晚盗酒饮用被主人捉住。甚至有人效仿鳖饮、囚饮而玩世不恭,也不是害物而不仁德。至于雨夜雪夜,月夕花朝,风定尘消,旧客新妓,鞋履交错,兰麝香浓,丝竹声声,曼声歌唱,浅斟慢饮,忽然间清商乐曲奏起,满席静听,寂若无人。文雅的笑谈一出口,舌灿莲花,妙语连珠,高声吟诗,金声玉振,铿锵悦耳。纵使陶然大醉,魂亦清醒,梦亦真切。果然如此,就是一天一醉,也不会受到名教的嗔怪。
 
而这里竟乐声喧闹刺耳,粗鄙的曲词接连冒出,酒徒们时坐时起,喧闹之声连成一片。罚酒的人滴酒忿争,逼饮的架势像要拔刀相向;挨罚的伸着脖子皱着眉,举起的好似一杯毒酒;有的喝尽最后一滴就摔碎酒器,拂灭灯烛。碧绿的葡萄美酒狼藉一片,毫不珍惜;有的醉后昏睡,有的醉后发疯,酒席上的规矩全然不管。诸如此类的情形,不如不饮。还有的酒离咽喉,不到一寸,还嘟嘟囔囔说个不停,讥笑主人吝啬;坐下就不肯走,饮酒又不胜酒力。酒客无德,于此为甚。更有甚者,酒一下肚,呼吸急促,皱眉瞪眼,须发散张,袒露双臂,两脚乱跳。满脸灰尘,吐得一身酒污;嘴里胡言乱语像狗叫,头发乱蓬蓬地像奴仆。那呼天抢地的丑态,像李贺吟诗要吐出心肝;那举手投足的丑相,像苏秦承受五牛车裂之刑。巧嘴如簧的人,不能形容尽他们的神态;丹青妙手,不能画出他们的形象。父母前来教训而受到顶撞,妻子儿女柔弱,难以搀扶那醉后的身躯。父辈的好友,无端受到借酒使气的辱骂。委婉地劝诫,却更加头昏眼花。这种人叫“酒凶”,不可拯救。只有一个法子,可以解酒。那法子是什么?只须备有一根木棒,捆住醉汉的手脚,就像杀猪一样。只打他的屁股,不打他的头,打他百十多下,他就会豁然清醒。
 
【点评】
 
这是一篇综合数个民间传说和概念形成的小说。包括放生报恩、鳖宝、古镜传说,而以对醉酒失德者的劝诫为主要内容。其中写八大王夜间“从二三僮,颠跛而至”,“酒臭熏人”,“呓然而对曰:‘我南都旧令尹也。将何为?’”形象逼真,化入《史记》中醉酒的李广与霸陵尉夜间相遇的情节。写古镜可以照相大概也是古代最早的摄影猜想。这些都使本篇有趣可读。
 
蒲松龄是名士,喜交友饮酒,所遇酒后失德者不少,本篇应该是有所感而发。“异史氏曰”所附《酒人赋》收录于《蒲松龄集》卷一中。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