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六

【原文】
 
长山李孝廉质君诣青州,途中遇六七人,语音类燕。审视两颊,俱有瘢,大如钱。异之,因问何病之同。客曰:旧岁客云南,日暮失道,入大山中,绝壑巉岩,不可得出。谷中有大树一章,条数尺,绵绵下垂,荫广亩馀。诸客计无所之,因共系马解装,傍树栖止。夜深,虎豹鸮鸱,次第嗥动,诸客抱膝相向,不能寐。忽见一大人来,高以丈计。客团伏,莫敢息。大人至,以手攫马而食,六七匹顷刻都尽。既而折树上长条,捉人首穿腮,如贯鱼状。贯讫,提行数步,条毳折有声。大人似恐坠落,乃屈条之两端,压以巨石而去。客觉其去远,出佩刀,自断贯条,负痛疾走。未数武,见大人又导一人俱来。客惧,伏丛莽中。见后来者更巨,至树下,往来巡视,似有所求而不得。已乃声啁啾,似巨鸟鸣,意甚怒,盖怒大人之绐己也。因以掌批其颊。大人伛偻顺受,无敢少争。俄而俱去。
 
诸客始仓皇出。荒窜良久,遥见岭头有灯火,群趋之。至则一男子居石室中。客入环拜,兼告所苦。男子曳令坐,曰:“此物殊可恨,然我亦不能箝制。待舍妹归,可与谋也。”无何,一女子荷两虎自外入,问客何来。诸客叩伏而告以故。女子曰:“久知两个为孽,不图凶顽若此!当即除之。”于石室中出铜锤,重三四百斤,出门遂逝。男子煮虎肉飨客,肉未熟,女子已返,曰:“彼见我欲遁,追之数十里,断其一指而还。”因以指掷地,大于胫骨焉。众骇极,问其姓氏,不答。少间,肉熟,客创痛不食。女以药屑遍糁之,痛顿止。天明,女子送客至树下,行李俱在。各负装行十馀里,经昨夜斗处,女子指示之,石洼中残血尚存盆许。出山,女子始别而返。
 
【翻译】
 
长山县举人李质君去青州,途中遇见六七个人,口音好像是河北人。仔细一看,他们的两颊,个个有瘢痕,大如铜钱。李质君感到奇怪,就问他们患过什么同样的病症。他们说:去年他们去云南,天黑迷路,进入大山之中,深涧绝壁,无法出去。山谷中有一棵大树,枝条有几尺长,绵绵垂下来,覆盖了一亩多地。考虑没有地方可去,就系好马匹,解下行装,依傍在大树下歇息。深夜,老虎、豹子、猫头鹰连接不断地嚎叫,他们抱着膝盖,面对面坐着,不敢睡觉。忽然看见一个巨人走了过来,有几丈高。他们缩成一团趴在地上,不敢出气。巨人来到跟前,用手抓起马就吃,一会儿六七匹马全都他给吃完了。然后他折下树上一支长树枝,把他们的脑袋捉住,像穿鱼一样用树枝穿透两腮。穿好后,便提着树枝走了几步,树枝发出清脆的折断的声音。巨人好像怕他们从树枝上脱落下来,就把树枝的两端弯过来,用巨石压上两端就走了。他们觉得他已经远去,就拿出佩刀,割断树枝,带着伤痛赶快逃走。没走几步,只见巨人又领着个巨人一块儿来了。他们很害怕,就伏下身躲在丛林草莽之中。一看后来的这个巨人个头更大,来到树下,来回巡视,好像要寻找什么,又寻不到。然后就发出“啁啾”之声,好似巨鸟在鸣叫,看那神态非常恼怒,大概恼怒先来的那个巨人欺骗了自己。于是他用手掌扇那巨人的嘴巴。那巨人弯着身子顺从地承受,不敢有一丝争辩。不一会儿,他们都走了。
 
他们这才仓皇逃出来。他们在荒山中奔窜了好久,远远地看见山头上有灯火,大伙就向灯火奔去。来到近前,看见是一个男子住在一座石头房子里。他们拥进石屋,围着圈向男子下拜,并且诉说了遭受的苦难。男子把他们拉起来,让他们坐下,说:“这东西特别可恨,然而我也治不了它们。等我妹妹回来,可以和她商量。”不久,一个女子扛着两只老虎从外面进来,问客人来干什么。他们给她跪下叩头,并说明了缘故。女子说:“早就知道这两个家伙造孽,没想到这么凶恶愚顽!应该立即除掉他们。”她从石屋中拿出铜锤,有三四百斤重,出了门就不见了。男子煮老虎肉款待他们,肉还没煮熟,女子已经回来了,说:“他们看到我就想逃跑,我追了数十里,打断他一个手指就回来了。”就把手指扔到地上,比小腿骨还粗。他们都吓坏了,问女子姓氏,她也不回答。一会儿,肉熟了,他们伤口疼痛,不能吃。女子就用药粉敷在伤口上,疼痛顿时止住了。天亮后,女子送他们来到树下,行李都在。他们各自背上行李走了十几里路,经过昨夜搏斗的地方,女子指给大家看,那石洼中的残存血迹约有一盆。出了山,女子才告别返回。
 
【点评】
 
《大人》的故事内核与卷三的《黑兽》有些相近,都是写某种动物在抓获猎物后,邀请朋友享用,猎物却不翼而飞,于是受到惩处。
 
不同的是,《黑兽》的重点在“异史氏曰”的借题发挥,而本篇却纯粹是记叙怪异,专写长山李孝廉所见闻的旅居云南的人在山中遇见巨人的恐怖故事。巨人到底多么长大?小说除去开头写“高以丈计”,写如何“以手攫马而食,六七匹顷刻都尽。既而折树上长条,捉人首穿腮,如贯鱼状”外,结尾特意写女子勇斗巨人,断下巨人的一根手指竟然“大于胫骨”!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