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翁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六

【原文】
 
杜翁,沂水人。偶自市中出,坐墙下,以候同游。觉少倦,忽若梦,见一人持牒摄去。至一府署,从来所未经,一人戴瓦垄冠,自内出,则青州张某,其故人也。见杜惊曰:“杜大哥何至此?”杜言:“不知何事,但有勾牒。”张疑其误,将为查验,乃嘱曰:“谨立此,勿他适。恐一迷失,将难救挽。”遂去。久之不出,惟持牒人来,自认其误,释令归。杜别而行。途中遇六七女郎,容色媚好,悦而尾之。下道,趋小径,行十数步,闻张在后大呼曰:“杜大哥,汝将何往?”杜迷恋不已。俄见诸女入一圭窦,心识为王氏卖酒者之家,不觉探身门内,略一窥瞻,即见身在笠中,与诸小豭同伏。豁然自悟,已化豕矣,而耳中犹闻张呼。大惧,急以首触壁。闻人言曰:“小豕颠矣。”还顾,已复为人。速出门,则张候于途,责曰:“固嘱勿他往,何不听信?几至坏事!”遂把手送至市门,乃去。杜忽醒,则身犹倚壁间。诣王氏问之,果有一豕自触死云。
 
【翻译】
 
杜老头儿是山东沂水人。有一次他从集市出来,坐在墙下,等候同伴。觉得有些倦怠,忽然之间就像进入了梦乡,见一个人手持公文把他抓走。他们来到一个从来没有过的官署,一个头戴瓦楞帽的人从里面走出来,正是青州人张某,杜老头儿的故交。他一见杜老头儿惊讶地问:“杜大哥为何到这里来了?”杜老头儿说:“不知什么事,只是有抓人的公文。”张某怀疑搞错了,要为杜老头儿查对,就嘱咐说:“就站在这里,别到其他地方去。恐怕你一旦迷失,就很难挽救了。”说完就走了。过了很长时间不见张某出来,只有那个手持公文的人前来,承认是抓错了,放他回家。杜老头儿告别离去。途中,杜老头儿遇到六七个女郎,容貌妩媚动人,杜老头儿心生喜爱,就尾随她们。走下大道,奔到一条小路上,走了十几步,听见张某在后面大叫说:“杜大哥,你要去哪儿?”杜老头儿迷恋,也不停步。一会儿,见几个女郎进了一个小门,他认出是卖酒的王氏的家,不由得把身子探进门内,刚看一眼,就发现自己已身在猪圈,和几头小公猪趴在一起。杜老头儿豁然醒悟,自己已经变成猪了,耳中仍然听到张某在叫自己。他吓坏了,急忙用头去撞墙壁。听见有人说:“小猪发羊角疯了。”回头一看,自己又变成了人。赶快出了门,张某正在路边等他,责怪他说:“本来就嘱咐你不要到别处去,怎么不听啊?险些坏事!”就拉着他的手把他送到集市门口,才离去。杜老头儿忽然醒来,身子仍然倚靠着墙壁。到王氏那里一问,果然有一头小猪撞死了。
 
【点评】
 
《聊斋志异》在简单的还阳故事中往往借以表达作者的某些观念,本篇也不例外。杜翁被误勾,在阴间等待纠正错误的过程中,不听嘱咐,看见“六七女郎,容色媚好,悦而尾之”,又进入“卖酒者之家”,于是投生为小猪。幸好及时返还,才回到阳世。故事以此隐喻要警惕酒色对于人的诱惑戕害。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