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将军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六

【原文】
 
查伊璜,浙人。清明饮野寺中,见殿前有古钟,大于两石瓮,而上下土痕手迹,滑然如新,疑之。俯窥其下,有竹筐受八升许,不知所贮何物。使数人抠耳,力掀举之,无少动。益骇,乃坐饮以伺其人。居无何,有乞儿入,携所得糗糒,堆累钟下。乃以一手起钟,一手掬饵置筐内,往返数四,始尽。已复合之,乃去。移时复来,探取食之。食已复探,轻若启椟。一座尽骇。查问:“若男儿胡行乞?”答以:“啖噉多,无佣者。”查以其健,劝投行伍。乞人愀然虑无阶。查遂携归饵之,计其食,略倍五六人。为易衣履,又以五十金赠之行。
 
后十馀年,查犹子令于闽,有吴将军六一者,忽来通谒。款谈间,问:“伊璜是君何人?”答言:“为诸父行。与将军何处有素?”曰:“是我师也。十年之别,颇复忆念。烦致先生一赐临也。”漫应之。自念:叔名贤,何得武弟子?
 
会伊璜至,因告之,伊璜茫不记忆。因其问讯之殷,即命仆马,投刺于门。将军趋出,逆诸大门之外。视之,殊昧生平。窃疑将军误,而将军伛偻益恭。肃客入,深启三四关,忽见女子往来,知为私廨,屏足立。将军又揖之。少间登堂,则卷帘者,移座者,并皆少姬。既坐,方拟展问,将军颐少动,一姬捧朝服至,将军遽起更衣。查不知其何为。众姬捉袖整衿讫,先命数人捺查座上不使动,而后朝拜,如觐君父。查大愕,莫解所以。拜已,以便服侍坐,笑曰:“先生不忆举钟之乞人耶?”查乃悟。既而华筵高列,家乐作于下。酒阑,群姬列侍。将军入室,请衽何趾,乃去。查醉起迟,将军已于寝门外三问矣。查不自安,辞欲返。将军投辖下钥,锢闭之。见将军日无他作,惟点数姬婢养厮卒,及骡马服用器具,督造记籍,戒无亏漏。查以将军家政,故未深叩。一日,执籍谓查曰:“不才得有今日,悉出高厚之赐。一婢一物,所不敢私,敢以半奉先生。”查愕然不受。将军不听,出藏镪数万,亦两置之。按籍点照,古玩床几,堂内外罗列几满。查固止之,将军不顾。稽婢仆姓名已,即命男为治装,女为敛器,且嘱敬事先生,百声悚应。又亲视姬婢登舆,厩卒捉马骡,阗咽并发,乃返别查。后查以修史一案,株连被收,卒得免,皆将军力也。
 
异史氏曰:厚施而不问其名,真侠烈古丈夫哉!而将军之报,其慷慨豪爽,尤千古所仅见。如此胸襟,自不应老于沟渎。以是知两贤之相遇,非偶然也。
 
【翻译】
 
查伊璜是浙江人。清明那天他在野外的寺庙里饮酒,见大殿前有口古钟,比能装二石东西的瓮还大,钟的上下有带着土痕的手印,手印光滑像新的,感到奇怪。他俯身从钟的下边往里窥视,只见里面放着一只能盛八升左右东西的竹筐,不知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他让几个人抠着钟耳,用力往上掀,钟纹丝不动。他越发感到惊奇,就坐下饮酒,等待那个往钟里藏东西的人。没过多久,有个乞丐进到庙中,他把讨到的干粮,堆放在钟下。就用一只手提起钟,一只手拿起干粮放入筐中,这样往返数次,才把食物装干净。装完东西,又把钟扣在地上,才离去。过了些时间,乞丐又回来,到钟下取食物吃。吃完又去取,掀钟的动作轻巧得就像在开一只木匣子似的。在场的人都惊呆了。查伊璜问他:“你这么一个汉子为什么要做乞丐?”回答说:“我吃得多,没人雇用我。”查伊璜看他很健壮,就劝他从军。乞丐忧愁地表示忧虑没有门路。查伊璜就把他带回来给他饭吃,估计他的饭量,大约顶五六个人。为他更换了衣服鞋子,又赠给他五十两银子做路费让他走了。
 
过了十多年,查伊璜的侄子在福建做县令,有一个叫吴六一的将军,忽然前来拜访。恳谈中,吴将军问:“伊璜是您什么人?”回答说:“是我叔伯辈。他与将军在何处有过交情?”回答说:“他是我的老师。分别十年,我很思念,烦请转告先生光临寒舍。”查伊璜的侄子随口答应下来。自己琢磨叔父是有名的贤人,哪里来的武弟子呢?
 
正好查伊璜来到福建,侄子就把这件事告诉了查伊璜,查伊璜茫然毫无记忆。因为吴将军问候得殷切,就命仆人备马前往,到了门前递上名帖。吴将军赶紧出来,到大门外迎接。查伊璜看看他,根本不认识。他暗自怀疑吴将军搞错了,而吴将军曲身弯背越发恭敬。他毕恭毕敬地请客人进门,经过三四道门,查伊璜忽然见到有女子往来,知道这是内宅,就停下脚步站住了。吴将军又拱手相让,一会儿来到了大堂之上,只见卷帘子的,摆放座位的,都是年轻的侍姬。落座以后,查伊璜正想询问,吴将军下巴颏微微一动,一个侍姬捧上朝服,吴将军立刻起身更衣。查伊璜不知他要干什么。众侍姬有的抻袖子,有的整理衣襟,侍候他穿戴好了,吴将军先命令几个人把查伊璜按在座位上,不让他动弹,然后向他下拜,就如同拜见君父一样。查伊璜大为惊讶,摸不着头脑。拜完了,吴将军换上便服在一旁陪坐,笑着说:“先生不记得那个举钟的乞丐了吗?”查伊璜这才恍然大悟。一会儿,吴将军摆下丰盛的筵席,家中乐队在堂下演奏助兴。酒快喝完时,众侍姬站成一排侍候客人。吴将军到卧室,亲自为客人安排好住宿后才离去。查伊璜因为醉酒,第二天起身很迟,而吴将军已在门外问候多次了。查伊璜心里很不安,就向吴将军告辞想回去。将军下了查伊璜车轴的键,锁上门,把他关在宅中。查伊璜见吴将军每日里别无他事,只是在清点侍姬、婢女、差丁,以及骡马服用器具,督促登记造册,告诫不要遗漏。查伊璜觉得这是吴将军的家务事,所以没有深问。一天,吴将军手拿册籍对查伊璜说:“我之所以能有今天,全赖您天高地厚的恩赐。一个婢女,一样器物,我都不敢独自据有,请把其中一半奉送先生。”查伊璜怔住了,不肯接受。吴将军不听他的,拿出所藏白银数万两,也分成两份。按照册籍查点对照,古玩、床、几,堂内外几乎摆放满了。查伊璜坚决制止他,吴将军置之不理。核对完婢女仆人的姓名,立即命令男仆为查伊璜整治行装,女仆为他收拾器物,并嘱咐他们要好好侍奉查先生,众人诚惶诚恐地答应了。吴将军又亲自看着侍姬婢女登上车,马夫牵上骡马,车子启动了,这才返身和查伊璜话别。后来查伊璜因修《明史》一案,受到牵连入狱,最终得以赦免,全靠吴将军的鼎力营救。
 
异史氏说:给人丰厚的施舍而不问人家的姓名,的确有古道侠肠的大丈夫襟怀!而吴将军的报恩,慷慨豪爽,尤其是千古之下所少见的。有这样的胸怀,自然不应老死于沟壑而默默无闻。由此可知,这两位贤人的相遇,并非偶然。
 
【点评】
 
本篇记叙吴六一与査伊璜相遇相知、知恩图报的事迹,具有传奇色彩而无鬼神怪异之事,近于史传文学。
 
在写作上本篇有两个突出特点。其一是笔锋带感情。封建社会的文人往往有着浓烈的知己之情,蒲松龄由于自身的经历,尤其渴望在茫茫人海中被发现,故所述査伊璜发现吴六一的奇才而礼遇之格外动情,在“异史氏曰”的评论中则忘情地说:“如此胸襟,自不应老于沟渎。”其二是叙事剪裁,具有传奇色彩。无论是吴六一食量超大,力掀大钟,査伊璜“厚施而不问其名”,吴六一“慷慨豪爽”回报,都是“千古所仅见”,浪漫奇瑰。这些特点,让我们似乎隐隐看到司马迁《史记》的影响。
 
本篇所记之事在钮琇《觚剩》中也有记载,题目是《雪遘》,所叙之事虽较之《大力将军》详细,但传奇色彩则黯然消隐。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