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神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六

【原文】
 
济俗:民间有病者,闺中以神卜,倩老巫击铁环单面鼓,婆娑作态,名曰“跳神”。而此俗都中尤盛。良家少妇,时自为之。堂中肉于案,酒于盆,甚设几上。烧巨烛,明于昼。妇束短幅裙,屈一足,作“商羊舞”。两人捉臂,左右扶掖之。妇刺刺琐絮,似歌,又似祝,字多寡参差,无律带腔。室数鼓乱挝如雷,蓬蓬聒人耳。妇吻辟翕,杂鼓声,不甚辨了。既而首垂,目斜睨,立全须人,失扶则仆。旋忽伸颈巨跃,离地尺有咫。室中诸女子,凛然愕顾曰:“祖宗来吃食矣。”便一嘘,吹灯灭,内外冥黑。人惵息立暗中,无敢交一语,语亦不得闻,鼓声乱也。食顷,闻妇厉声呼翁姑及夫嫂小字,始共爇烛,伛偻问休咎。
 
视尊中、盎中、案中,都复空空。望颜色,察嗔喜,肃肃罗问之,答若响。中有腹诽者,神已知,便指某姗笑我,大不敬,将褫汝袴。诽者自顾,莹然已裸,辄于门外树头觅得之。
 
满洲妇女,奉事尤虔,小有疑,必以决。时严妆,骑假虎假马,执长兵,舞榻上,名曰“跳虎神”。马虎势作威怒,尸者声伧佇。或言关、张、玄坛,不一号。赫气惨凛,尤能畏怖人。有丈夫穴窗来窥,辄被长兵破窗刺帽,挑入去。一家媪媳姊若妹,森森蹜蹜,雁行立,无岐念,无懈骨。
 
【翻译】
 
济南府一带有这样的风俗:民间有人生病了,就在内宅求神问卜,请老巫敲击铁环单面鼓,婆娑起舞,叫做“跳神”。这种风俗京师尤其盛行。良家少妇,时常亲自跳神。在大堂之上,盘中盛肉,盆中盛酒,在供桌上摆设齐备。室内燃起巨大的蜡烛,亮如白昼。跳神的女子身系一条短幅裙,屈起一只脚,跳“商羊舞”。旁边还有两个人抓住女子的胳膊,一左一右地架着她。女子口中絮絮叨叨没完没了,像是唱歌,又像是祝祷,字句或多或少,参差不齐,不合音律,却拖着长腔。室内好几面鼓乱敲,声响如雷,“蓬蓬”的震耳欲聋。女子嘴一张一合,夹杂着鼓声,说的什么不甚清楚。然后,女子低下头,眼睛斜视,站立全靠人扶,不扶就会扑倒。忽然之间她伸长脖子,使劲往高跳,离地一尺有馀。室内的其他女子神情严肃而惊愕地互相看着说:“祖宗来吃饭啦!”于是,便一口气吹灭了蜡烛,室内外一片漆黑。人们吓得不敢出气站在黑暗中,不敢交谈一句,说话也听不见,鼓声太乱了。约一顿饭的工夫,听见女子厉声呼叫公婆、丈夫、嫂嫂的小名,这才一块儿点燃蜡烛,躬身询问吉凶。
 
一看酒樽、盆、盘,都空了。再望一望跳神女子的脸色,观察她的喜怒。大家毕恭毕敬地一一问这问那,有问必答。其中有人暗自不信,神已知道了,跳神女子便指出,某人讪笑我,是大不敬,要剥掉你的裤子。那人低头一看,自己已经赤裸裸了,就到门外树梢上找到了裤子。
 
满族妇女对跳神尤其虔诚,稍有犹豫不决的小事,必定用跳神来决断。跳神时,她们打扮得严严整整,骑上假虎、假马,手执长兵器,在榻上起舞,名叫“跳虎神”。假马、假虎的样子凶猛,跳神的人声音粗重。请的神有的是关羽、有的是张飞、有的是赵玄坛,名号不一。威猛严厉,阴气森森,尤其令人害怕。如果有男子捅破窗纸偷看,就会被长兵器捅破窗户刺中帽子,挑进屋去。一家之中的婆婆、媳妇、姐姐及妹妹,一个挨一个紧靠着,一字排开,心无杂念,笔直地站着看跳神。
 
【点评】
 
这是一篇记载关于跳神民俗的散文。写得古朴传神,佶屈聱牙。但明伦评论说:“典奥如《尚书》古文,瑰异如《冬官》、《考工》,反复读之,美不胜收,只是不忍释手。”
 
关于跳神,大概源自藏传佛教,元代开始传入内地北方。《元典章新集·刑部·禁聚众》:“大都街上多有泼皮厮打底跳神师婆,并夜聚晓散底,仰本部行文字禁断。”明赵南星《笑赞》第十八则:“北方男子跳神,叫做端公。”随着满族入关,北方进一步盛行。《跳神》虽然写了济南、京都、满洲三个地方关于跳神的风俗,但行文详略取舍很有分寸,见出作者对于民俗的深入研究。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