鄱阳神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五

【原文】
 
翟湛持,司理饶州,道经鄱阳湖。湖上有神祠,停盖游瞻。内雕丁普郎死节臣像,翟姓一神,最居末座。翟曰:“吾家宗人,何得在下!”遂于上易一座。既而登舟,大风断帆,桅樯倾侧,一家哀号。俄一小舟破浪而来,既近官舟,急挽翟登小舟,于是家人尽登。审视其人,与翟姓神无少异。无何,浪息,寻之已杳。
 
【翻译】
 
翟湛持出任饶州司理,途经鄱阳湖。湖上有一座神庙,翟湛持便下车前去游览。庙里陈列着丁普郎等死节忠臣的塑像,其中有个翟姓的神像居于最末位。翟湛持说:“与我同族的人,怎能居于下首!”便与上首一座的神像调换了位置。后来,翟湛持上船赶路,大风吹断船帆,桅杆倒向一边,全家人都在伤心哭号。一会儿,一只小船破浪而来,靠近官船后,急忙扶翟湛持上了小船,接着全家人也都上了小船。翟湛持细看那人,与翟姓神像没有任何一点儿不像。不久,风浪平息,再找那人,已没了踪影。
 
【点评】
 
本篇故事很短小,不过是写翟姓官员偶然在鄱阳湖为本家的神祇挪动排列座次所遭遇到的风险。可能蒲松龄只是无意记录了这件传闻的奇事,却反映了中国传统文化中排座次和宗法血缘纽带的丑陋面。
 
不过是神祠中神的座次的排列就这样计较,现实生活中的等级排列就更要争竞了。翟姓官员只是因为同宗的原因,便徇私将庙里的神祇挪移位置,现实生活中不敢保证他不因裙带关系徇私舞弊。那个“翟姓一神”则因为翟姓官员给了他好处,便投桃报李在风浪中援手,更是可以看到所谓神祇的真实丑陋的面目。这个故事虽小,却撕开了官场上作为利益共同体的丑恶内幕!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