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犬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五

【原文】
 
潞安某甲,父陷狱将死。搜括囊蓄,得百金,将诣郡关说。跨骡出,则所养黑犬从之。呵逐使退,既走,则又从之,鞭逐不返,从行数十里。某下骑,趋路侧私焉,既乃以石投犬,犬始奔去。某既行,则犬欻然复来,啮骡尾足。某怒鞭之,犬鸣吠不已,忽跃在前,愤龀骡首,似欲阻其去路。某以为不祥,益怒,回骑驰逐之,视犬已远,乃返辔疾驰。抵郡已暮,及扪腰橐,金亡其半。涔涔汗下,魂魄都失。辗转终夜,顿念犬吠有因。候关出城,细审来途。又自计南北冲衢,行人如蚁,遗金宁有存理?逡巡至下骑所,见犬毙草间,毛汗湿如洗。提耳起视,则封金俨然。感其义,买棺葬之,人以为义犬冢云。
 
【翻译】
 
潞安府的某人,父亲陷身牢狱,将被处死。他把积蓄都拿出来,得到一百两银子,准备到府里去疏通关节。这人跨上骡子走出门,他所养的黑狗也跟在身后。他把黑狗呵斥回去,刚一上路,黑狗又在身边跟随,用鞭子也没把它赶回去,随行了数十里。他跳下骡子,到路旁小解,之后用石子打黑狗,黑狗这才跑开。他上路后,黑狗忽然又跑来,去咬骡子的尾巴和蹄子。他生气地用鞭子抽打黑狗,黑狗叫个不停,忽然跳到骡子前面,愤怒地去咬骡子的头,似乎要拦住他的去路。这人认为这不是吉兆,更加生气,便调转方向,骑着骡子往回赶黑狗,见黑狗已经跑远,才回身骑着骡子飞跑起来。抵达潞安府时,天色已经向晚,等他去摸腰间的钱袋时,发现银子已经丢了一半。他汗水哗哗直淌,吓得魂飞魄散。他整个一夜辗转反侧,骤然想到狗叫事出有因。等城门一开,便出了城,在来路上仔细地寻找。他又想,这是一条南北向的交通要道,行人如蚁,哪有丢了钱还能找到的道理?他迟疑不决地来到自己跳下骡子的地方,只见黑狗死在草间,毛上都是汗,像被水洗过一般。他提着耳朵把黑狗拉起来一看,成包的银子俨然就在身下。某甲为黑狗的情义所感动,买来棺材,加以安葬,人们称之为义犬冢。
 
【点评】
 
本篇故事如同哑剧,如同无声电影,只是朴实地写潞安某甲所养的黑犬在主人携带款项骑骡去救父亲时,先是随行,后来拦阻主人所骑的黑骡,百般驱逐不去。主人到达目的地时才发现丢失了款项,而黑犬的异常正是与此相关。主人返回去寻找,发现“犬毙草间,毛汗湿如洗。提耳起视,则封金俨然”。
 
值得留意的是,作者写了黑犬的异常,却没有写黑犬如何保护主人丢失的款项,如何会“毛汗湿如洗”乃至会死,从而给读者留下了广阔的想象空间。大概这个含蓄之处,也正是短文耐人寻味的地方吧。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