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子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五

【原文】
 
青州东香山之前,有周顺亭者,事母至孝。母股生巨疽,痛不可忍,昼夜[口+频]呻。周抚肌进药,至忘寝食。数月不痊,周忧煎无以为计。梦父告曰:“母疾赖汝孝。然此创非人膏涂之不能愈,徒劳焦侧也。”醒而异之。乃起,以利刃割胁肉,肉脱落,觉不甚苦。急以布缠腰际,血亦不注。于是烹肉持膏,敷母患处,痛截然顿止。母喜,问:“何药而灵效如此?”周诡对之。母创寻愈。周每掩护割处,即妻子亦不知也。既痊,有巨痕如掌。妻诘之,始得其情。
 
异史氏曰:刲股为伤生之事,君子不贵。然愚夫妇何知伤生之为不孝哉?亦行其心之所不自已者而已。有斯人而知孝子之真,犹在天壤。司风教者,重务良多,无暇彰表,则阐幽明微,赖兹刍荛。
 
【翻译】
 
青州城的东面香山的前面,有个叫周顺亭的,侍奉母亲极为孝顺。母亲的腿上生了一个大毒疮,疼痛难忍,日夜皱着眉头呻吟不止。周顺亭给母亲按摩上药,以致废寝忘食。然而母亲的病持续了好几个月仍不痊愈,周顺亭忧心如煎,无计可施。一天,周顺亭梦见父亲告诉自己说:“***的病幸而有你孝心服侍。不过这疮只有外敷人肉膏才能治好,着急难过都没用。”周顺亭醒来,认为此梦异乎寻常。他马上起床,用快刀去割肋上的肉,肉从肋上脱落下来,觉得也不太疼。他急忙用布把腰部缠好,也不怎么往外流血。于是周顺亭把肉煮成膏状,敷在母亲的毒疮上,疼痛顿时终止。母亲高兴地问:“这是什么药,这么灵验有效?”周顺亭编个说法搪塞过去。不久,母亲的毒疮好了。周顺亭经常遮掩着割肉的部位,就是妻子也不知其事。周顺亭的伤口愈合后,留下一个巴掌似的大伤疤。经妻子追问,才知实情。
 
异史氏说:割股疗亲是伤生的事,君子不加推崇。但是无知的男女怎知伤生也是不孝呢?他们也只是在做内心中无法不做的事情而已。有这种人,才知道孝子的真面目还存在于天地之间。掌管风俗教化的人,重要的事务很多,没工夫加以表彰,所以阐明隐微的道理,尚有赖于民间普通人去做。
 
【点评】
 
本篇所写为中国所谓“孝行”的极端,即用自己的肉为生病的父母疗病。自唐代陈藏器《本草拾遗》认为“人肉治羸疾”后,误导了许多人。宋代钱易《南部新书》说:“陈藏器撰《本草拾遗》云‘人肉治羸疾’,自是闾里相仿,割股今犹尚之。”
 
值得注意的是,蒲松龄在“异史氏曰”中的话,他包括两层意思。其一是对于故事的评论,认为割股疗亲虽然是“愚夫妇”所为,但体现了孝道。其二是表示自己以风教自负,要承担起宣传教化的责任。这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为什么在《聊斋志异》中有那么多宣传礼教道德的作品。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