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月芙蕖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四

【原文】
 
济南道人者,不知何许人,亦不详其姓氏。冬夏惟着一单帢衣,系黄绦,别无裤襦。每用半梳梳发,即以齿衔髻际,如冠状。日赤脚行市上,夜卧街头,离身数尺外,冰雪尽镕。初来,辄对人作幻剧,市人争贻之。有井曲无赖子,遗以酒,求传其术,弗许。遇道人浴于河津,骤抱其衣以胁之。道人揖曰:“请以赐还,当不吝术。”无赖者恐其绐,固不肯释。道人曰:“果不相授耶?”曰:“然。”道人默不与语,俄见黄绦化为蛇,围可数握,绕其身六七匝,怒目昂首,吐舌相向。某大愕,长跪,色青气促,惟言乞命。道人乃竟取绦,绦竟非蛇。另有一蛇,蜿蜒入城去。由是道人之名益著。
 
缙绅家闻其异,招与游,从此往来乡先生门。司、道俱耳其名,每宴集,辄以道人从。一日,道人请于水面亭报诸宪之饮。至期,各于案头得道人速客函,亦不知所由至。诸客赴宴所,道人伛偻出迎。既入,则空亭寂然,榻几未设,咸疑其妄。道人顾官宰曰:“贫道无僮仆,烦借诸扈从,少代奔走。”官宰共诺之。道人于壁上绘双扉,以手挝之,内有应门者,振管而起。共趋觇望,则见憧憧者往来于中,屏幔床几,亦复都有。即有人传送门外,道人命吏胥辈接列亭中,且嘱勿与内人交语。两相受授,惟顾而笑。顷刻,陈设满亭,穷极奢丽。既而旨酒散馥,热炙腾熏,皆自壁中传递而出。座客无不骇异。
 
亭故背湖水,每六月时,荷花数十顷,一望无际。宴时方凌冬,窗外茫茫,惟有烟绿。一官偶叹曰:“此日佳集,可惜无莲花点缀!”众俱唯唯。少顷,一青衣吏奔白:“荷叶满塘矣!”一座尽惊,推窗眺瞩,果见弥望青葱,间以菡萏。转瞬间,万枝千朵,一齐都开,朔风吹来,荷香沁脑。群以为异。遣吏人荡舟采莲。遥见吏人入花深处,少间返棹,白手来见。官诘之,吏曰:“小人乘舟去,见花在远际。渐至北岸,又转遥遥在南荡中。”道人笑曰:“此幻梦之空花耳。”无何,酒阑,荷亦凋谢,北风骤起,摧折荷盖,无复存矣。
 
济东观察公甚悦之,携归署,日与狎玩。一日,公与客饮。公故有家传良酝,每以一斗为率,不肯供浪饮。是日,客饮而甘之,固索倾酿,公坚以既尽为辞。道人笑谓客曰:“君必欲满老饕,索之贫道而可。”客请之。道人以壶入袖中,少刻出,遍斟坐上,与公所藏更无殊别。尽欢始罢。公疑焉,入视酒瓻,则封固宛然,而空无物矣。心窃愧怒,执以为妖,笞之。杖才加,公觉股暴痛,再加,臀肉欲裂。道人虽声嘶阶下,观察已血殷坐上。乃止不笞,逐令去。道人遂离济,不知所往。后有人遇于金陵,衣装如故。问之,笑不语。
 
【翻译】
 
济南府有一位道士,不知是哪里人,也不知姓名。无论冬夏,他只穿一件夹衣,腰系一根黄丝绦,不穿别的套裤与短袄。经常用半个梳子梳理头发,便把梳齿插在发髻上,像帽子一样。他每天光着脚行走在街市上,夜间便睡在街头,在身体四周数尺之内,冰雪无不消溶。道士刚来到济南时,往往给人表演幻术,市民都争先施舍钱财。有一个里巷间的无赖少年,送来些酒,请求把幻术传给自己,道士没有答应。一次遇上道士在河边洗澡,无赖突然抱走衣服要挟他。道士拱手作揖说:“请还我衣服,我会教给你的。”无赖怕道士骗人,坚决不还。道士说:“你真的不还吗?”无赖少年说:“对。”道士默不作声,不久便见黄丝绦变成一条蛇,身粗可达数握,在无赖少年身上绕了六七圈,昂起头来,怒目而视,朝他脸上吐着芯子。无赖少年惊愕异常,直身跪下,脸色发青,呼吸急促,一味只说“饶命”。道士于是终于拿回黄丝绦来,原来黄丝绦并不是蛇,另有一条蛇弯弯曲曲地爬进城去。由于此事,道士更加有名。
 
官僚士绅之家听说道士本领超常,就招揽他与他交往,他从此便在乡绅家中往来。司、道长官也都耳闻其名,每当宴饮聚会时,便让道士参加。一天,道士要在水面亭设宴回请诸位长官。到了约定的日期,诸位长官各自在案头见到道士的请帖,也不知道怎么送来的。诸位长官来到设宴的处所,道士躬身出迎。大家进去后,却见静悄悄的一座空亭,连坐榻几案也没摆放,所以都怀疑道士胡闹。道士看了看诸位长官说:“贫道没有仆人,请借用诸位的随从人员,替我稍微张罗一下。”诸位长官都答应下来。道士在墙壁上画出两扇门,并用手敲门,门内便有人答应,把锁打开。大家一齐近前去看,却见有一些人影影绰绰地在里面走动,屏风、帐幔、床榻、几案样样俱全。随即有人把这些东西传送到门外,道士让差役接过来,摆放在亭中,并嘱咐大家不要与门内的人交谈。所以门内门外传送东西时,只是相顾一笑而已。不久,亭中摆满了器具,极为奢侈豪华。接着,美酒飘香,酒菜热气腾腾,一样样都从墙壁中传递出来。在座的客人无不惊异。
 
水面亭本来背临湖水,每年六月时,数十顷荷花一望无际。但此时正当寒冬,窗外茫茫一片,只有含烟的绿波。一位长官偶然感叹道:“今天的盛会可惜没有莲花点缀!”大家都随声附和。不一会儿,一名青衣差役跑来禀告说:“荷叶满塘啦!”满座无不惊讶,推开窗子,放眼望去,果然满眼都是青葱的荷叶,间杂着一些荷花苞。转眼间万枝千朵,一齐绽放,北风吹来,荷花的香气沁人心脾。大家感到诧异。打发差役划船去采莲。远远望见差役驶进荷花深处,不一会儿划船返回,空手来见长官。长官问何至如此,差役说:“小人乘船前往,看见荷花开在远处。我们逐渐划到北岸,反而又远远看见荷花开在南面的水面上。”道士笑了笑说:“这是梦幻中的空花。”没多久,酒宴将尽,荷花也在凋谢,北风骤然吹起,把荷叶摧折得一点儿不剩了。
 
济东道道员非常高兴,把道士带回衙门,每天陪自己游玩。一天,道员与客人喝酒。道员本来有家传好酒,每次只请客人喝一斗酒,不肯让人随意多喝。这一天,客人喝完酒觉得味道甘美,一再要求把美酒都拿出来,道员却说酒已喝光。道士笑着对客人说:“如果你想喝个痛快,可以找我来要。”客人请道士兑现诺言。道士把酒壶放到袖子里,不一会儿又把酒壶拿出,给在座每人斟酒,那酒与道员的家藏美酒根本没有两样儿。于是大家喝了个痛快才散。道员心中疑惑,进屋去看酒坛,却见外面封缄虽然完好无缺,里面却没有了酒。道员心中暗自羞愧恼怒,把道士当妖人抓起来,加以拷打。不料棍子刚打下去,道员就觉屁股剧痛,再打下去,屁股上的肉疼得如同撕裂一般。虽然道士在堂下喊疼,道员却已血染坐椅。只好停止拷打,把道士赶走了。于是道士离开济南,不知去向。后来有人在金陵遇见过道士,穿着与从前一样。问他,则笑而不答。
 
【点评】
 
《聊斋志异》写幻术的作品很多,比如《偷桃》、《种梨》、《小二》、《单道士》、《白莲教》、《赌符》、《崂山道士》、《道士》、《戏术》等,不一而足,《寒月芙蕖》是其中篇幅较长,最具美学意味的小说。
 
寒月芙蕖的创意来源于王维的“雪中芭蕉”。小说在描写上有绘画之美,更有叙事文学的优长。不仅勾画出“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美景,还写了吏人采莲的幻灭,描绘了“北风骤起,摧折荷盖”,从而把幻景写得丰富有深度,令人留恋,也令人无限叹惋。大量记载幻术,反映了蒲松龄好奇浪漫的性格,反映了作为齐文化故地神仙方术的流风馀韵,那正是《聊斋志异》得以产生的文化基础之一。
 
《寒月芙蕖》在稿本中被涂改为《济南道人》的题目。这个涂改可能出自蒲松龄,也可能出自后人的手笔。在人物刻画上,《寒月芙蕖》较之其他描写幻术的小说结构更完整,幻术更丰富,同时注意到人物性格和心理的描写,开首济南道人另类的衣饰打扮和结尾对于吝啬官员的调侃也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