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夫人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四

【原文】
 
窎桥王炳者,出村,见土地神祠中出一美人,顾盼甚殷。挑以亵语,欢然乐受。狎昵无所,遂期夜奔,炳因告以居止。至夜,果至,极相悦爱。问其姓名,固不以告。由此往来不绝。时炳与妻共榻,美人亦必来与交,妻竟不觉其有人。炳讶问之,美人曰:“我土地夫人也。”炳大骇,亟欲绝之,而百计不能阻。因循半载,病惫不起,美人来更频,家人都能见之。未几,炳果卒,美人犹日一至。炳妻叱之曰:“淫鬼不自羞!人已死矣,复来何为?”美人遂去,不返。
 
土地虽小,亦神也,岂有任妇自奔者?愦愦应不至此。不知何物淫昏,遂使千古下谓此村有污贱不谨之神。冤矣哉!
 
【翻译】
 
窎桥有一人叫王炳,出村时看见土地神庙里走出一个美女,非常殷勤地对他眉来眼去。他说些轻薄话加以挑逗,美女也欢欢喜喜地流露出乐意接受的意思。两人想亲近却没有地方,便约定夜里见面,王炳于是把住处告诉了美女。到了夜里,美女果然前来,极尽欢爱。王炳问她姓名,她执意不说。从此两人往来不断。有时王炳与妻子同床,美女也一定来与王炳交欢,妻子竟然不觉得身边有人。王炳惊讶地问其中的原因,美女说:“因为我是土地夫人。”王炳大为恐骇,想赶紧断绝关系,但是想尽办法,都不能阻止她前来。这样延续了半年,王炳病弱疲惫,卧床不起,而美女来得更加频繁,连家里人都能看得见她。不久,王炳果然死去,而美女仍然每天都来一次。王炳的妻子斥责美女说:“你这淫鬼真不知害臊!人已经死了,还来干什么?”于是美女离去,不再前来。
 
土地神虽是小神,也毕竟是神,哪有听任老婆私奔的?应该不至于糊涂到这个地步。不知是什么东西淫乱发昏,于是使千年以后的人认为这个村子里有一个肮脏下贱、行为不谨的神。实在冤枉啊!
 
【点评】
 
作为述异说怪,本篇与《泥书生》可谓姊妹篇,都是讲淫荡邪恶的鬼神故事。不同的是,篇中的怪异自称是土地夫人,与传说中土地夫人尊贵圣洁的身份产生极大反差,从而使故事因荒诞不经而具有更大的吸引力。小说极力写土地夫人的淫荡和无耻:在土地神祠前类似于妓女拉客,当着王炳夫人的面性交,在王炳病重时纠缠不止,在王炳已死后仍死打乱缠,以致被王炳夫人痛斥才离去。在小说的结尾,蒲松龄对于土地神夫人的身份发出质疑,进一步引发对于故事荒诞的思索。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