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戏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四

【原文】
 
又言:一人在长安市上卖鼠戏。背负一囊,中蓄小鼠十馀头。每于稠人中,出小木架,置肩上,俨如戏楼状。乃拍鼓板,唱古杂剧。歌声甫动,则有鼠自囊中出,蒙假面,被小装服,自背登楼,人立而舞。男女悲欢,悉合剧中关目。
 
【翻译】
 
王子巽又说:有一个人在长安街市上表演鼠戏赚钱。他背一个口袋,里面养着十多只小鼠。他经常在人多的地方拿出一个小木架,放在肩上,俨然就是戏楼的样子。于是他拍着鼓板,唱起古杂剧来。歌声刚起,便有小鼠从口袋里出来,蒙着假面具,穿着小戏服,从后背登楼,像人一样站立起来舞动。男女悲欢完全符合戏中的情节。
 
【点评】
 
本篇与上篇《蛙曲》都是王子巽所言,故称“又言”。在《聊斋志异》的手稿本中两篇相衔接。
 
如果说上篇是摹难写之音的话,那么本篇则是状难状之景。小说写艺人与小鼠互动唱古杂剧,人的装备、鼠的位置、人的表演、鼠的表演、人鼠的互动,均精雕镂刻,描摹如画,令数百年后的读者也能陶醉在它们的表演中。
 
蛙曲和鼠戏大概是属于中国古代民间的说唱技艺一类,如今已经湮没不传。《蛙曲》和《鼠戏》篇则为我们提供了其在历史上存留的痕迹。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