蛙曲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四

【原文】
 
王子巽言:在都时,曾见一人作剧于市。携木盒作格,凡十有二孔,每孔伏蛙。以细杖敲其首,辄哇然作鸣。或与金钱,则乱击蛙顶,如拊云锣,宫商词曲,了了可辨。
 
【翻译】
 
王子巽说:在京城时,曾经看见一个人在街上表演杂耍。他随身带着一个木盒,木盒分成十二个格,每格趴着一只青蛙。他用细棍敲青蛙的脑门,青蛙就“呱呱”地叫个不停。如果有人给钱,就乱敲青蛙的脑门,像敲云锣一般,词曲和音乐的声调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点评】
 
王国维认为诗词“境界有大小,不以是而分优劣”。他说:“‘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何遽不若‘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宝帘闲挂小银钩’,何遽不若‘雾失楼台,月迷津渡’也。”其实小说也是这样,不以篇幅的长短、题材的大小而分优劣。本篇写京中以蛙鸣作剧,简明、形象、精巧。尤其是将蛙鸣的声音比喻为“拊云锣”,不仅贴切恰当,也展现出蒲松龄高度的音乐休养。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