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秀才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四

【原文】
 
明季,蝗生青兖间,渐集于沂,沂令忧之。退卧署幕,梦一秀才来谒,峨冠绿衣,状貌修伟,自言御蝗有策。询之,答云:“明日西南道上,有妇跨硕腹牝驴子,蝗神也。哀之,可免。”令异之,治具出邑南。伺良久,果有妇高髻褐帔,独控老苍卫,缓蹇北度。即爇香,捧卮酒,迎拜道左,捉驴不令去。妇问:“大夫将何为。”令便哀恳:“区区小治,幸悯脱蝗口!”妇曰:“可恨柳秀才饶舌,泄吾密机!当即以其身受,不损禾稼可耳。”乃尽三卮,瞥不复见。后蝗来,飞蔽天日,然不落禾田,但集杨柳,过处柳叶都尽。方悟秀才柳神也。或云是宰官忧民所感,诚然哉!
 
【翻译】
 
明朝末年,蝗虫发生在青州、兖州之间,逐渐飞落到沂水县,沂水县县令很担忧。回到衙署后房躺下后,县令梦见有一位秀才前来求见,秀才高冠绿衣,身材高大,自称有治蝗良策。县令连忙请教,秀才回答说:“明天县城西南的大道上,有一位妇人骑着大肚子母驴,她就是蝗神。哀求她,蝗灾便可免除。”县令认为此梦不同寻常,便备办酒食,赶往城南。等了许久,果然有一位妇人梳着高高的发髻,披着褐色的披肩,独自骑着一头老灰驴,迟缓艰难地向北走来。县令立即点上香,捧上酒,在道旁跪拜迎接,并牵住驴不让她离开。妇人问:“长官想干什么?”县令便苦苦恳求说:“区区小县,万望多加怜悯,使它摆脱蝗虫之口!”妇人说:“可恨柳秀才多嘴多舌,泄露了我的机密!我就让他以身体来承受,不损伤庄稼就可以了。”便喝了三杯酒,转眼不见了。后来蝗虫飞来,遮天蔽日,但不往庄稼地里落,只飞落到杨柳树上,所过之处,柳叶全没有了。县令这才明白,秀才本是柳神。有人说,这是县令忧民感动上天的结果,真是这样的!
 
【点评】
 
这大概是当时的民间传说。
 
当人们对于自然灾害还不能科学解释的时候,往往会借助于超自然的力量说明。本篇虽然简短,但塑造了三个鲜明的形象:忧民爱民的沂令,牺牲自己造福乡梓的柳神,威严不好惹而善迁怒的蝗神。
 
在实际生活中,蒲松龄对于自然灾害的态度是斗争的,不妥协的。他在《农桑经》中说:“天灾流行,所时有也。力田而不逢年,岂曰无之?然旱涝之逢,天定可以胜人;而捍御之法,人定可以胜天。”特别设置“飞蝗”、“打蝻”、“虸蚄”等条目,号召农民与蝗虫斗争,“及早拿之,俱不为害,迟疑者即荡然一空,悔亦何及”!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