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狐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三

【原文】
 
农子马天荣,年二十馀,丧偶,贫不能娶。偶芸田间,见少妇盛妆,践禾越陌而过,貌赤色,致亦风流。马疑其迷途,顾四野无人,戏挑之,妇亦微纳。欲与野合,笑曰:“青天白日,宁宜为此?子归,掩门相候,昏夜我当至。”马不信,妇矢之。马乃以门户向背具告之,妇乃去。夜分,果至,遂相悦爱。觉其肤肌嫩甚,火之,肤赤薄如婴儿,细毛遍体,异之。又疑其踪迹无据,自念得非狐耶?遂戏相诘。妇亦自认不讳。
 
马曰:“既为仙人,自当无求不得。既蒙缱绻,宁不以数金济我贫?”妇诺之。次夜来,马索金,妇故愕曰:“适忘之。”将去,马又嘱。至夜,问:“所乞或勿忘耶?”妇笑,请以异日。逾数日,马复索。妇笑向袖中出白金二铤,约五六金,翘边细纹,雅可爱玩。马喜,深藏于椟。积半岁,偶需金,因持示人。人曰:“是锡也。”以齿龁之,应口而落。马大骇,收藏而归。至夜,妇至,愤致诮让。妇笑曰:“子命薄,真金不能任也。”一笑而罢。
 
马曰:“闻狐仙皆国色,殊亦不然。”妇曰:“吾等皆随人现化。子且无一金之福,落雁沉鱼,何能消受?以我蠢陋,固不足以奉上流,然较之大足驼背者,即为国色。”过数月,忽以三金赠马,曰:“子屡相索,我以子命不应有藏金。今媒聘有期,请以一妇之资相馈,亦借以赠别。”马自白无聘妇之说。妇曰:“一二日,自当有媒来。”马问:“所言姿貌如何?”曰:“子思国色,自当是国色。”马曰:“此即不敢望。但三金何能买妇?”妇曰:“此月老注定,非人力也。”马问:“何遽言别?”曰:“戴月披星,终非了局。使君自有妇,搪塞何为?”天明而去。授黄末一刀圭,曰:“别后恐病,服此可疗。”
 
次日,果有媒来。先诘女貌,答:“在妍媸之间。”“聘金几何?”“约四五数。”马不难其价,而必欲一亲见其人。媒恐良家子不肯炫露。既而约与俱去,相机因便。既至其村,媒先往,使马待诸村外。久之,来曰:“谐矣。余表亲与同院居,适往见女,坐室中。请即伪为谒表亲者而过之,咫尺可相窥也。”马从之。果见女子坐堂中,伏体于床,倩人爬背。马趋过,掠之以目,貌诚如媒言。及议聘,并不争直,但求得一二金,妆女出阁。马益廉之,乃纳金,并酬媒氏及书券者,计三两已尽,亦未多费一文。择吉迎女归,入门,则胸背皆驼,项缩如龟,下视裙底,莲舡盈尺。乃悟狐言之有因也。
 
异史氏曰:随人现化,或狐女之自为解嘲,然其言福泽,良可深信。余每谓:非祖宗数世之修行,不可以博高官;非本身数世之修行,不可以得佳人。信因果者,必不以我言为河汉也。
 
【翻译】
 
农家子弟马天荣,二十多岁了,丧妻以后因为家中贫困不能再娶。有一天,他正在田间除草,看见一位盛妆的少妇踩着禾苗从田垄上穿过,脸色红红的,情致也很风流。马天荣怀疑她是迷路了,看看四周没有人,就迎上前去挑逗调戏她,少妇似乎也不拒绝。马天荣就想要和她野合,少妇笑着说:“青天白日之下,怎么能干那种事呢?你回家后,虚掩着房门等着我,黑夜时我一定去找你。”马天荣不相信,少妇一阵儿赌咒发誓。马天荣把自家的具体位置告诉她,少妇就走了。到了半夜时分,少妇果然来了,两个人同床共枕,相悦相爱。马天荣觉得少妇的肌肤特别细嫩,点上灯一看,她的皮肤又红又薄,就像初生的婴儿一样,她的全身还长满了细绒毛,马天宁感到很奇怪。又觉得少妇来路不明,心中暗自生疑,她莫非是狐狸变的?所以就半开玩笑地问她是不是狐仙,少妇毫不掩饰地承认了。
 
马天荣说:“你既然是位仙人,自然就会心里想要什么就会得到什么。既然我已承蒙你的眷爱,你还不弄来几两银子救济一下我眼前的贫困?”少妇答应了他。第二天夜里,少妇来了,马天荣向她索要银子,少妇故作惊愕地说:“不巧忘记了。”少妇临走的时候,马天荣又嘱咐她下次不要忘记带银子来。到了夜里,马天荣又问她:“我求你的事大概没忘记吧?”少妇笑了,请马天荣再等上几天。过了几天,马天荣又向她索要银子。少妇就笑着从袖子中拿出两锭白银,估计有五六两银子,银锭边上翘起,镶着细细的花纹,雅致可爱。马天荣非常高兴,把它收藏在匣子里。半年以后马天荣偶然急需用钱,才把银锭拿出来给别人看。有个人说:“这是锡。”说着就用牙使劲一咬,立即就被咬下一块儿。马天荣大为吃惊,收起两块锡锭就回了家。到了夜里,少妇来了,马天荣气愤地指责她骗人。少妇却笑着说:“你的命薄,给了你真银子恐怕你也无福消受。”随后她嫣然一笑,就把这件事搪塞过去了。
 
马天荣说:“我听说狐仙都是国色天香,美貌非凡,其实也并非如此。”少妇说:“我们狐仙都是根据交往的对象随时变化的。你连享受一两银子的福份都没有,就是白送你一位沉鱼落雁的美人,你又如何消受得了?以我的丑陋愚蠢,当然配不上上流人物,但是跟那种驼背弯腰,长着一双大脚板的女人比起来,我也算是国色了。”过了几个月,少妇忽然拿出三两银子送给马天荣,说:“你屡次向我索要银子,我都因为你命薄,不该蓄有银子而没有给你。如今你就要娶妻了,我送给你聘定一位妇人的钱,也借此作为告别赠礼。”马天荣解释说自己并没有娶妇的想法。少妇说:“一二天之内肯定有媒人上门。”马天荣说:“你所说的那位新妇容貌如何?”少妇说:“你想要国色,自然便是国色了。”马天荣说:“我实在不敢奢望国色女子。但是只有三两银子怎么能买下一个妇人呢?”少妇说:“这是月下老人安排的,不是人为所能够做到的。”马天荣又问:“你为什么忽然跟我告别呀?”少妇说:“我每天披星戴月地来去,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你有你自己的妻子,我还苟且相从有什么意思?”天亮以后,少妇就匆匆离去了。临走前,她交给马天荣一小撮黄色的粉末,说:“我们分手以后,恐怕你会生一场病,服用这些粉末,就可以治好病。”
 
第二天,果然有媒人前来提亲。马天荣先问女子的相貌,媒人说:“女子的相貌不美也不丑。”马天荣又问:“要多少聘金?”媒人说:“大约要四五两银子。”马天荣说聘金不成问题,但一定要亲自看看本人。媒人担心良家妇女不肯抛头露面。最后他们约定一起到女方家走一遭,媒人嘱咐马天荣要相机行事,不要暴露。到了女方家所在的村子,媒人先走一步,让马天荣在村外等着。过了好半天,媒人才回来,并说:“事情办妥了。我有一位表亲和女子是同院的邻居。刚才我到他们家去,看见女子正在屋里坐着呢。你就装做去拜访我的表亲,在她家门前一过,就可以就近看上一眼。”马天荣照媒人的吩咐做了。果然看见女子在屋里坐着,上身正伏在床上,请人在背上搔痒。马天荣在她家门前快步走过时,目光也在女子脸上迅速扫过,看见女子的相貌正和媒人说的一样。等到商议聘金的时候,女方家并不争银子多少,只求有一二两银子给女子置办些新衣服、送女子出阁就成。马天荣又还了点价,才拿出了银子。结果马天荣拿出的聘金加上酬谢媒人和书写婚约文书先生的费用,正好用了三两银子,一文也没有多花。等选好良辰吉日迎娶女子过门的时候,马天荣才看清女子鸡胸驼背,脖子缩着像乌龟一样,再往下看,裙子下边的脚就像小船一样大,有一尺来长。马天荣这才醒悟,狐女当初说的话都是有原因的。
 
异史氏说:狐仙的相貌随着对象的不同而发生变化,也许是狐女为自己的相貌自我解嘲;然而,她所说的关于福泽的道理,实在教人深信不疑。我常常说:如果没有祖上几辈人的修行,不可以做到高官;如果没有本人几辈子的修行,也不可能娶到美人为妻。相信因果报应的人,一定不会认为我的这番言论迂阔难信吧!
 
【点评】
 
《聊斋志异》中的鬼狐浪漫故事一般都是写士人的,《毛狐》则罕见的是写农民的。虽然事涉鬼狐,却真实地反映了明清时代农民的婚恋状况和蒲松龄的一些观念。
 
在蒲松龄的笔下,士人与鬼狐的婚恋,可以缠绵、哀艳、浪漫,甚至很正经,但农民的婚恋就相当原始:马天荣看上了毛狐,立刻就“欲与野合”,这与鲁迅笔下的阿Q看上吴妈就说“我要与你困觉”,可谓同调;农民马天荣的情人毛狐“貌赤色”,“细毛遍体”,他的婚姻对象则“大足驼背”,“项缩如龟”,虽然有调侃、诡谲的成分,但似乎是农村中贫困的底层婚姻的必然结果。当然,蒲松龄把“不可以得佳人”的原因归咎于前世因果则含有偏见;从结婚成本上看,农民马天荣的成本相当低,只需“三金”。假如我们对照《宫梦弼》篇黄氏要求宫梦弼“归谋百金”来看,那么在明清之际,素封的地主和贫穷的农民在婚恋的成本上竟然相差近三十多倍!
 
不仅故事与士人的浪漫婚恋大相径庭,本篇在语言风格上也具有农民的生活情趣,浅显而不浅薄,甚至具有美学的意味,比如毛狐的话:“子思国色,自当是国色。”“以我蠢陋,固不足以奉上流,然较之大足驼背者,即为国色。”就在调侃之馀颇耐人寻味。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