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司鉴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三

【原文】
 
李司鉴,永年举人也。于康熙四年九月二十八日,打死其妻李氏。地方报广平,行永年查审。司鉴在府前,忽于肉架下,夺一屠刀,奔入城隍庙,登戏台上,对神而跪,自言:“神责我不当听信奸人,在乡党颠倒是非,着我割耳。”遂将左耳割落,抛台下。又言:“神责我不应骗人银钱,着我剁指。”遂将左指剁去。又言:“神责我不当奸淫妇女,使我割肾。”遂自阉,昏迷僵仆。时总督朱云门题参革褫究拟,已奉俞旨,而司鉴已伏冥诛矣。邸抄。
 
【翻译】
 
李司鉴是永年县的举人。康熙四年九月二十八日这一天,他亲手打死了他的妻子李氏。永年地方官把他的案子上报到广平府,广平府随后派员到永年审理。当李司鉴被押解到府衙前,他突然从路边的肉架上夺下一把屠刀,直接闯入了城隍庙,登上城隍庙的戏台,对着神像跪拜,并且自言自语地说:“神责备我不应该听信奸人的胡言,在乡里乡亲颠倒是非,让我割下耳朵。”说完他自行割去左耳,扔到台下。他又说:“神责备我不应当骗人钱财,让我剁下手指。”说完,他又剁去左手的指头。接着他又说:“神责备我不应该奸淫妇女,让我割掉阳具。”说完他又把自己阉割了,随后便直挺挺地倒地昏迷了。当时,总督朱云门奏请朝廷革除李司鉴举人的功名的章奏已经获得朝廷的同意,而李司鉴本人已经提前被阴间的刑曹诛杀了。这个故事是我在邸报抄本上看到的。
 
【点评】
 
本篇故事取材于“邸抄”,类似于我们现在所说的“官方新闻”。见出《聊斋志异》信息取材的广泛,蒲松龄视野的开阔。
 
本篇故事有两点很值得注意。其一,城隍庙与戏台相连,是明清时代建筑的普遍形式。是宣传封建社会意识形态的重要场所。郑板桥在《潍县城隍庙碑记》中解释为什么城隍庙和戏楼相连时说:“乐神则歌舞迎神,古人已累有之矣。诗云‘琴瑟击鼓,以迓田祖’。夫田果有祖,田祖果爱琴瑟?谁则闻知?不过因人心之报称,以致其重叠,爱媚予尔大神耳。今城隍既以人道祀之,何必不以歌舞之事娱之哉!”古代城隍庙的位置相当于现代都市中的中心广场,李司鉴的行为发生在中心广场的戏台上才会产生轰动效应。其二,李司鉴的“冥诛”几乎与现实社会的司法惩罚同步发生,进一步证明了中国古代“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真理之不爽。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