雊鹆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三

【原文】
 
王汾滨言:其乡有养八哥者,教以语言,甚狎习,出游必与之俱,相将数年矣。一日,将过绛州,去家尚远,而资斧已罄。其人愁苦无策。鸟云:“何不售我?送我王邸,当得善价,不愁归路无赀也。”其人云:“我安忍!”鸟言:“不妨。主人得价疾行,待我城西二十里大树下。”其人从之。携至城,相问答,观者渐众。有中贵见之,闻诸王。王召入,欲买之。其人曰:“小人相依为命,不愿卖。”王问鸟:“汝愿住否?”言:“愿住。”王喜。鸟又言:“给价十金,勿多予。”王益喜,立畀十金。其人故作懊恨状而去。王与鸟言,应对便捷。呼肉啖之,食已,鸟曰:“臣要浴。”王命金盆贮水,开笼令浴。浴已,飞檐间,梳翎抖羽,尚与王喋喋不休。顷之,羽燥,翩跹而起,操晋声曰:“臣去呀!”顾盼已失所在。王及内侍,仰面咨嗟,急觅其人,则已渺矣。后有往秦中者,见其人携鸟在西安市上。毕载积先生记。
 
【翻译】
 
王汾滨曾经讲过一个故事:在他的家乡有个养八哥的人,他教八哥说话,八哥学得特别好,关系特别亲密,主人每次出游都要带着八哥一起,就这样过了好多年。有一天,主人带它路过山西绛州时,离家乡还远,身上的盘费都花光了。主人愁眉不展,束手无策。八哥说:“你为什么不把我卖了?你把我送到王府,一定能卖个好价钱,不愁回家没有路费了。”主人说:“我怎么忍心卖掉你呢!”八哥说:“没关系。你拿到钱后就快点儿走,然后到城西二十里外的大树下面等我。”主人就依了八哥的话。主人把八哥带到城里,当着众人的面和八哥一问一答,围观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有个在王府服役的宦官看见了,回府禀告了王爷。王爷召八哥和他的主人进了王府,要买下这只八哥。主人说:“小人我和它一直相依为命,实在舍不得卖它。”于是,王爷问八哥:“你愿意留下吗?”八哥说:“愿意留下。”王爷大为惊喜。八哥又说道:“给他十两银子,不要多给。”王爷一听,更是高兴得不得了,立即给了八哥的主人十两银子。八哥主人故意装成十分懊恼的样子,气呼呼地走了。王爷跟八哥说话,八哥应对非常敏捷。王爷让人喂它肉吃。八哥吃完肉,说:“臣要洗澡。”王爷命令手下用金盆装水,打开笼子,让八哥在盆里洗澡。它洗完澡,飞到屋檐上,用喙梳理梳理翅上的羽毛,又抖了抖全身羽毛,嘴里还喋喋不休地和王爷说着话。过了一会儿,羽毛干了,八哥翩翩飞起,还用山西本地的语音说:“臣告辞了!”转眼之间,八哥就飞得无影无踪了。王爷和宦官们仰面长叹,急忙派人四处寻找八哥的主人,最后连一个人影都没找到。后来有个到陕西的人,看见那人带着八哥在西安的闹市上。这个故事是毕载积先生记下的。
 
【点评】
 
这是写鸲鹆与养鸟人合伙进行诈骗的故事。令人惊奇的是出谋划策者竟然是鸟!而且演技也非常高超:与养鸟人联合演出双簧,出卖自己;借口洗浴,哄骗买鸟人打开了笼子;在梳翎抖羽期间,与买鸟人“喋喋不休”交谈,令其放松警惕;临飞走则用当地方言说:“臣去呀!”从容轻松,匪夷所思。
 
《雊鹆》的创作在《聊斋志异》中颇为独特,其中说故事的,记故事的,均非蒲松龄本人。《聊斋自志》云“久之,四方同人,又以邮筒相寄,因而物以好聚,所积益夥”。《聊斋志异》创作的成功因素很多,当日蒲松龄宽松的教学环境,有着同样兴趣爱好的东家毕载积的支持也是因素之一。除去本篇外,卷三《五羖大夫》也标明是毕载积所记。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