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僧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三

【原文】
 
西僧自西域来,一赴五台,一卓锡泰山,其服色言貌,俱与中国殊异。自言:“历火焰山,山重重,气熏腾若炉灶。凡行必于雨后,心凝目注,轻迹步履之,误蹴山石,则飞焰腾灼焉。又经流沙河,河中有水晶山,峭壁插天际,四面莹澈,似无所隔。又有隘,可容单车,二龙交角对口把守之。过者先拜龙,龙许过,则口角自开。龙色白,鳞鬣皆如晶然。”僧言:“途中历十八寒暑矣。离西土者十有二人,至中国仅存其二。西土传中国名山四:一泰山,一华山,一五台,一落伽也。相传山上遍地皆黄金,观音、文殊犹生。能至其处,则身便是佛,长生不死。”听其所言状,亦犹世人之慕西土也。倘有西游人,与东渡者中途相值,各述所有,当必相视失笑,两免跋涉矣。
 
【翻译】
 
有两个和尚从西域来到内地,一个直赴五台山,一个投奔到泰山,他们的服饰、相貌和语言,都和中国内地的人完全不一样。那西域和尚自称:“我们从西方来到这里,路过火焰山,那山层层叠叠的,人在山上走,就像在炉灶上被热气熏蒸着一样。所以必须在雨后赶路,走路时还要全神贯注,目不转睛,步履更是要十分轻盈,否则一旦不慎踢着山石,‘腾’的一下就会窜起火焰被火灼伤。我们还经过了流沙河,河中有水晶山,山上的悬崖峭壁直插天际,四面晶莹透明,隔山看去好像没有什么遮挡似的。山上还有一处要隘,非常狭窄险峻,只能容一辆车通过,守关隘的是两条龙,它们角对着角,口对着口地把守着。行人要打此关经过,必须先向龙行礼。龙允许通过后,它们对合在一起的角和口就自然分开了。那龙是白色的,身上的麟片以及嘴边的龙须就像水晶一样晶莹透明。”西域和尚还说:“我们在旅途上已经辗转旅行十八年了。当初离开西方时是十二个人,到了中国后只剩下我们二人了。西方盛传中国有四大名山,它们是泰山、华山、五台山和普陀山。相传山上遍地都是黄金,山上的观音菩萨和文殊菩萨栩栩如生,跟活人一样。还传说如果谁能到四大名山,就可以立地成佛,长生不死。”听了他们这一番话,才知道西方人羡慕东方,就跟我们羡慕西方世界是一样的。假若东方的西游人与西方的东渡者在中途相遇,各自叙述一番自己的向往,一定会相视失笑的,同时也可以免去双方长途跋涉的辛苦了。
 
【点评】
 
本篇和卷十一《齐天大圣》均可看到吴承恩《西游记》对于蒲松龄《聊斋志异》的影响,见出蒲松龄的文言小说在化用白话小说方面的功力。
 
就世俗而言,小说表达的意思是道听途说不可靠;就佛理而言,小说阐述的是禅宗思想,即佛在心中,不假外求。六祖慧能说:“东方人造罪,念佛求生西方;西方人造罪,念佛求生何国?凡愚不了自性,不识身中净土,愿东愿西。悟人在处一般。所以佛言,随所住处恒安乐。”小说阐明的正是佛教禅宗的道理。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