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髻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三

【原文】
 
长山居民某,暇居,辄有短客来,久与扳谈。素不识其生平,颇注疑念。客曰:“三数日,将便徙居,与君比邻矣。”过四五日,又曰:“今已同里,旦晚可以承教。”问:“乔居何所?”亦不详告,但以手北指。自是,日辄一来,时向人假器具,或吝不与,则自失之。群疑其狐。村北有古冢,陷不可测,意必居此。共操兵杖往。伏听之,久无少异。一更向尽,闻穴中戢戢然,似数十百人作耳语。众寂不动。俄而尺许小人,连[辶+娄]而出,至不可数。众噪起,并击之。杖杖皆火,瞬息四散。惟遗一小髻,如胡桃壳然,纱饰而金线。嗅之,骚臭不可言。
 
【翻译】
 
长山县有位居民,每当闲来无事的时候,常有一位矮个子的客人前来拜访,而且一来就聊起没完没了。他与客人素不相识,所以心中常怀疑念。有一次,矮个子的客人说:“再过三五天我就要搬家了,到时就能与您做邻居了。”过了四五天后,那客人又说:“现在咱们已经是同村了,早晚都可以和您谈天了。”居民问客人:“你家乔迁到哪里了?”客人并不详细告诉他具体地点,只用手向北一指。从此以后,这客人差不多每天都来一回,有时客人还向别人借工具,有的人吝惜不借给他,可是不久工具就莫明其妙地丢了。大家都怀疑那矮客人是狐狸。当时村北有一座古冢,早已深陷地下,谁也不知道到底有多深,人们猜测狐狸一家就在那里。于是,村民们一起手执刀枪木棍来到村北古冢周围聚集。有人趴在地上仔细听,听了很久也没有什么动静。到了一更将尽的时候,人们听见洞中有声音,好像几十或几百人在说悄悄话。村民们屏住呼吸一动也不动。忽然,人们看见一大群一尺多高的小人,相续不断地从洞中爬出来,最后小人多到数也数不过来了。村民们呼喊着奋起,一起下手痛打小人。每一杖下去都闪出火光,小人也在瞬息之间逃得无影无踪。小人们只遗落下一个小小的发髻,像胡桃的壳那么大,是用纱做的,外面用金线缠绕。一闻,又骚又臭,难以用语言形容。
 
【点评】
 
本篇没有言明“短客”的身份,从结末“骚臭不可言”来看,怀疑可能是狐狸,确有道理,但也可能是别的什么;小说写得扑朔迷离,怪异迷茫,无论是“尺许小人,连[辶+篓]而出”,还是“小髻,如胡桃壳然,纱饰而金线”,都浪漫而令人遐想,可能这正是作者所要达到的神秘效果。小说中的“短客”没有能力自保却在人间张扬寻衅,可谓自取其辱。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