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公女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三

【原文】
 
招远张于旦,性疏狂不羁,读书萧寺。时邑令鲁公,三韩人,有女好猎。生适遇诸野,见其风姿娟秀,着锦貂裘,跨小骊驹,翩然若画。归忆容华,极意钦想。后闻女暴卒,悼叹欲绝。鲁以家远,寄灵寺中,即生读所。生敬礼如神明,朝必香,食必祭。每酹而祝曰:“睹卿半面,长系梦魂。不图玉人,奄然物化。今近在咫尺,而邈若河山,恨如何也!然生有拘束,死无禁忌,九泉有灵,当珊珊而来,慰我倾慕。”日夜祝之,几半月。
 
一夕,挑灯夜读,忽举首,则女子含笑立灯下。生惊起致问,女曰:“感君之情,不能自已,遂不避私奔之嫌。”生大喜,遂共欢好。自此无虚夜。谓生曰:“妾生好弓马,以射獐杀鹿为快,罪业深重,死无归所。如诚心爱妾,烦代诵《金刚经》一藏数,生生世世不忘也。”生敬受教,每夜起,即柩前捻珠讽诵。偶值节序,欲与偕归。女忧足弱,不能跋履,生请抱负以行,女笑从之。如抱婴儿,殊不重累。遂以为常,考试亦载与俱,然行必以夜。生将赴秋闱,女曰:“君福薄,徒劳驰驱。”遂听其言而止。
 
积四五年,鲁罢官,贫不能舆其榇,将就窆之,苦无葬地。生乃自陈:“某有薄壤近寺,愿葬女公子。”鲁公喜。生又力为营葬,鲁德之,而莫解其故。鲁去,二人绸缪如平日。
 
一夜,侧倚生怀,泪落如豆,曰:“五年之好,于今别矣!受君恩义,数世不足以酬!”生惊问之。曰:“蒙惠及泉下人,经咒藏满,今得生河北卢户部家。如不忘今日,过此十五年,八月十六日,烦一往会。”生泣下曰:“生三十馀年矣,又十五年,将就木焉,会将何为?”女亦泣曰:“愿为奴婢以报。”少间,曰:“君送妾六七里。此去多荆棘,妾衣长难度。”乃抱生项,生送至通衢。见路旁车马一簇,马上或一人,或二人,车上或三人、四人、十数人不等;独一钿车,绣缨朱幰,仅一老媪在焉。见女至,呼曰:“来乎?”女应曰:“来矣。”乃回顾生云:“尽此。且去,勿忘所言。”生诺。女子行近车,媪引手上之,展軨即发,车马阗咽而去。
 
生怅怅而归,志时日于壁。因思经咒之效,持诵益虔。梦神人告曰:“汝志良嘉。但须要到南海去。”问:“南海多远?”曰:“近在方寸地。”醒而会其旨,念切菩提,修行倍洁。三年后,次子明、长子政,相继擢高科。生虽暴贵,而善行不替。夜梦青衣人邀去,见宫殿中坐一人,如菩萨状,逆之曰:“子为善可喜。惜无修龄,幸得请于上帝矣。”生伏地稽首。唤起,赐坐,饮以茶,味芳如兰。又令童子引去,使浴于池。池水清洁,游鱼可数,入之而温,掬之有荷叶香。移时,渐入深处,失足而陷,过涉灭顶。惊寤,异之。由此身益健,目益明。自捋其须,白者尽簌簌落,又久之,黑者亦落,面纹亦渐舒。至数月后,颔秃面童,宛如十五六时,辄兼好游戏事,亦犹童。过饰边幅,二子辄匡救之。未几,夫人以老病卒。子欲为求继室于朱门,生曰:“待吾至河北来而后娶。”
 
屈指已及约期,遂命仆马至河北,访之,果有卢户部。先是,卢公生一女,生而能言,长益慧美,父母最钟爱之。贵家委禽,女辄不欲。怪问之,具述生前约。共计其年,大笑曰:“痴婢!张郎计今年已半百,人事变迁,其骨已朽,纵其尚在,发童而齿壑矣。”女不听。母见其志不摇,与卢公谋,戒阍人勿通客,过期以绝其望。未几,生至,阍人拒之。退返旅舍,怅恨无所为计,闲游郊郭,因循而暗访之。
 
女谓生负约,涕不食。母言:“渠不来,必已殂谢,即不然,背盟之罪,亦不在汝。”女不语,但终日卧。卢患之,亦思一见生之为人,乃托游遨,遇生于野。视之,少年也,讶之。班荆略谈,甚倜傥。公喜,邀至其家。方将探问,卢即遽起,嘱客暂独坐,匆匆入内,告女。女喜,自力起,窥审其状不符,零涕而返,怨父欺罔。公力白其是,女无言,但泣不止。公出,意绪懊丧,对客殊不款曲。生问:“贵族有为户部者乎?”公漫应之,首他顾,似不属客。生觉其慢,辞出。女啼数日而卒。
 
生夜梦女来,曰:“下顾者果君耶?年貌舛异,觌面遂致违隔。妾已忧愤死,烦向土地祠速招我魂,可得活,迟则无及矣。”既醒,急探卢氏之门,果有女亡二日矣。生大恸,进而吊诸其室,已而以梦告卢。卢从其言,招魂而归。启其衾,抚其尸,呼而祝之。俄闻喉中咯咯有声,忽见朱樱乍启,坠痰块如冰。扶移榻上,渐复吟呻。卢公悦,肃客出,置酒宴会。细展官阀,知其巨家,益喜,择吉成礼。
 
居半月,携女而归。卢送至家,半年乃去。夫妇居室,俨如小耦,不知者,多误以子妇为姑嫜焉。卢公逾年卒,子最幼,为豪强所中伤,家产几尽。生迎养之,遂家焉。
 
【翻译】
 
山东招远县有个张于旦,性情豪放不羁,当时在一座寺庙里读书。招远县令鲁公,是三韩人,有个女儿很爱打猎。张生在野外曾经遇到过她,只见她姿容十分娟秀,穿着锦缎貂皮袄,骑着一匹小黑马,风度翩翩,像画中人一样。张于旦回到庙里,回想起鲁公女儿的花容月貌,极其倾慕。后来听说姑娘暴病亡故,他伤心得痛不欲生。鲁公因为离家乡太远,就将女儿的灵柩暂寄寺中,也就是张于旦读书的那一座寺庙里。张于旦对鲁公之女敬若神明,每天早晨必定焚香祝告,每到吃饭时必定要祭奠。他常常用酒洒地祷告道:“我有幸看到小姐半面倩影,就常常在梦中看见你。没想到美人儿竟突然去世。今天,我和你虽然近在咫尺,可是人鬼相隔,远如万水千山,我心中的怅恨是何等痛切啊!你在世时有礼法的拘束,死后该没有什么禁忌了,你如果在九泉之下有灵,应当姗姗而来,安慰我倾慕的深情。”张于旦日夜不停地祷告,差不多有半个月。
 
一天晚上,张于旦正在灯下夜读,一抬头,见鲁家小姐已经含笑站在灯前。张于旦慌忙起身问候,鲁家小姐说:“感念你的深情,我无法克制自己,也就顾不得私奔之嫌了。”张于旦大喜,于是二人一起欢爱。从此,鲁家小姐没有一个晚上不来。有一天她对张于旦说:“我生前爱好骑马打猎,以射獐杀鹿为快事,杀生太多,罪孽深重,以致死后灵魂没有归宿。你如果诚心诚意地爱我,就请你替我念一藏数的《金刚经》,我生生世世也忘不了你的恩情。”张于旦诚心诚意按照她的要求去做,每天夜里起床,就在灵柩前捻着佛珠诵经。有一次,正赶上过节,张于旦想让鲁家小姐和他一道回家。她担心自己腿脚软弱,经不起长途跋涉,张于旦便请求抱着她走,鲁家小姐笑着答应了。张于旦抱着她,就像抱着一个婴儿一样轻,一点儿也不觉得累。从此,他就习以为常了,就连参加考试也带着她一块儿去,但必须在夜间赶路。后来,张于旦要去参加秋天的乡试,鲁家小姐说:“你的福分不厚,去也是白费功夫。”张于旦听了她的话,没有去应考。
 
过了四五年,鲁公罢官,因为贫穷,无力将女儿棺材运回故乡,打算把女儿遗体就地葬埋,却发愁找不到一块墓地。张于旦就去对鲁公说:“我家离寺庙不远,有一块薄田,愿意献来安葬你家小姐。”鲁公听了很高兴。张于旦又竭力帮助把灵柩安葬了,鲁公非常感激他,却不知他为什么这样做。鲁公走后,二人仍然像过去一样亲密缠绵。
 
一天夜晚,鲁家小姐侧倚在张于旦怀中,豆大的眼泪滚下来,说道:“五年的恩爱,今天就要分别了!你对我的恩义,我几辈子也报答不完!”张于旦惊讶地问怎么回事。她回答道:“承蒙你给我这九泉之下的人如此恩惠,已经念满一藏数的经咒了,今天我就要托生到河北户部尚书卢家。如果你不忘记今天这个日子,过十五年后的八月十六日,请你到卢家去会见我。”张于旦流泪道:“我已经三十多岁了,再过十五年,我也快死了,就是去见你,又能怎样呢?”鲁家小姐说:“我愿意当你的奴婢来报答你。”过了一会儿又说:“你送我六七里地吧。这段路荆棘很多,我的衣裙太长,怕不容易过去。”于是她就搂住张于旦的脖子,张于旦抱着她来到一条大道旁。看见路旁有一队车马,马上或骑着一个人,或骑着两个人,车上或有三四人,或有十来人不等;唯独一辆镶嵌着金银,挂着锦绣帘子的马车上,只坐着一个老太婆。她一见鲁家小姐来了,就喊道:“来了吗?”小姐答道:“来了。”于是回头看看张于旦说:“就送到这儿吧。你先回去,不要忘了我的话。”张于旦答应了她。她走近马车,老太婆把她拉上车去,车轮启动了,其馀的马车也都“叮叮当当”地走了。
 
张于旦惆怅地回到家里,把分别的日子记在墙上。因为想到这是诵念佛经的结果,就更加虔诚地念起经来。他梦见有个神人告诉他:“你的志向很可嘉,但还得到南海去一趟。”他便问神人:“南海有多远啊?”神人说:“南海就在你的方寸之地。”梦醒以后,张于旦领会了神人的意思,一心念佛,修行更加洁净。三年后,他的次子张明,长子张政,相继考取了功名。张于旦虽说突然富贵起来,可是一心行善,毫不懈怠。一天夜间,他梦见一个穿青衣服的人领他到了一座宫殿,只见殿上坐着一个人,好像是菩萨,菩萨欢迎张于旦道:“你一心向善,非常可喜。可惜你没有长寿的命,幸而我已经向上帝替你求情了。”张于旦趴在地上磕头感谢。菩萨叫他起来,赐他座位,又送来香茶,茶味芬芳,像兰花一样。又让童子领他去洗浴。池水非常清澈洁净,游鱼可见,入水后他感到池水暖洋洋的,捧起来一闻,有荷叶香味。过了一会儿,他渐渐走到水深的地方,一失足陷进一个深坑,水一下子淹没了头顶。他猛然惊醒,感到十分奇怪。从此以后,他身体一天比一天强健,眼睛也更加明亮。一捋胡须,白胡子全都“扑簌簌”地脱落下来,又过了些时候,黑胡子也脱落尽了,脸上的皱纹也都慢慢舒展开来。几个月以后,他的下巴光光的,脸面光洁,就像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他又常爱好游戏,也像个孩子一样。因为他过分注意修饰和衣着,两个儿子常常劝他不要这样。又过了一阵子,他的夫人年老得病而死。儿子想替他在大户人家中找个继室,张于旦说:“等我到河北去一趟,回来再娶吧。”
 
张于旦屈指一算,和鲁家小姐约定的时间快要到了,就驾着车马,带着仆从前往河北,一打听,果然有一位姓卢的户部尚书。原来卢尚书有个女儿,生下来就会说话,长大了更加聪明美貌,父母都最钟爱她。富贵人家的子弟来求聘,姑娘总是不愿意。父母很奇怪,一问,姑娘就详细讲述了转世前和张于旦的誓约。大家一起算算岁数,父母大笑道:“傻丫头,张郎算来已经年过半百了。人世沧桑巨变,现在恐怕他的骨头也已经朽烂了,纵使他还活着,大概也是头发牙齿都掉光了。”姑娘不听。母亲见她的志向不动摇,就和卢公商量,告诉守门人不要让来寻访女儿的客人进门,等过了日期好断绝她的希望。不久,张于旦来到卢家,守门人不让他进去。他返回旅馆后非常怅恨,又没有什么办法,只好在城外闲游,慢慢打听卢家小姐的消息。
 
卢家小姐认为张于旦背叛了誓约,哭得茶饭不进。母亲对她说:“张郎不来,恐怕已经死了,即使他没死,背叛盟誓的罪责在他身上,也不怪你呀!”女儿一言不发,只是终日卧床不起。卢公心里非常发愁,也想见一见张于旦是个什么样的人,于是假装郊游,恰好在城外遇到了张于旦。一看,却是一个年轻人,卢公很惊讶。藉草而坐,和他略略谈了几句,觉得张于旦非常文雅潇洒。卢公很高兴,就把他邀到家里去。张于旦正在询问姑娘的情况,卢公猛然起身,让客人暂且独坐片刻,匆匆走到里屋去告诉女儿。女儿非常高兴,一下子起了床,偷偷一看,见和张于旦原来的样子不符,哭着回来,抱怨父亲欺骗他。卢公极力说明这个少年就是张于旦,女儿一言不发,只是啼哭不止。卢公出来,心情非常懊丧,对客人也就不很客气。张生问道:“您这里有官居户部尚书的老先生吗?”卢公随便答应着,东张西望,看上去眼里根本没有这个客人。张于旦觉察到卢公的怠慢,就告辞出来。卢公女儿痛哭了几天就死去了。
 
这天夜里,张于旦梦见卢公女儿前来并说道:“来找我的果真是你吗?因为年龄、相貌相差太大,见面不能相认,又成了隔世永诀。我已经忧愤而死,麻烦你赶紧去土地祠招我的魂,还可以复活,再迟就来不及了。”张于旦梦醒后,急忙到卢公府上去打听,果然他的女儿已经死了两天了。张于旦万分悲痛,到停灵的屋里去吊唁,还把自己的梦告诉了卢公。卢公听了他的话,到土地祠去为女儿招魂。回来掀开女儿身上的被子,抚摩着女儿的尸体,呼唤她为她祝祷。不一会儿听见女儿喉咙里“咯咯”作响,又见朱唇忽然张开,吐出像冰块一样的黏痰。卢公把她移到床上去,女儿渐渐发出呻吟声,果然复活了。卢公非常高兴,把张于旦请出来,置办酒筵庆祝。卢公细细询问张于旦的家世,知道他本是大户人家出身,更加高兴,便选定吉日良辰,让他同女儿成了亲。
 
过了半个月,张于旦把新娘带回家。卢公送女儿到了张家,住了半年才离开。张于旦夫妇在一起,就像小两口一样,不知底细的人,常常把儿子、儿媳妇误认为公婆。卢公过了一年就去世了,他家里的男孩最幼小,被豪强中伤诬陷,家产几乎荡尽。张于旦把他接来抚养,就在张家安了家。
 
【点评】
 
这是一篇写女鬼的再世姻缘故事。
 
再世姻缘的母题源于唐末范摅的《云溪友议》中的《玉箫化》。讲韦皋与玉箫两情相悦,后玉箫死去再生为歌姬,十二年后仍与韦皋重成眷属。此篇中的鲁公女则以鬼的形象与书生张于旦相恋而再世重为情侣。《聊斋志异》评论家何垠说:“生(张于旦)自爱慕女公子(鲁公女)耳,女公子初不知有生也。只以死后每食必祭,遂订以来生。岂情之所钟,固不以生死隔耶?”但明伦说:“以身相报,不计其年,而且订于再生,约以异地。自古及今,以至百千万亿劫,三千大千世界,只是一个情字。”
 
本篇虽然篇幅不长,仅有一千多字,但写得曲折缠绵,含有丰富的民俗内容。篇末再生的卢公女认不出张于旦,虽为故事的曲折所需,但略显枝蔓。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