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化署狐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二

【原文】
 
诸城丘公为遵化道。署中故多狐,最后一楼,绥绥者族而居之,以为家。时出殃人,遣之益炽。官此者惟设牲祷之,无敢迕。丘公莅任,闻而怒之。狐亦畏公刚烈,化一妪告家人曰:“幸白大人:勿相仇。容我三日,将携细小避去。”公闻,亦嘿不言。次日,阅兵已,戒勿散,使尽扛诸营巨炮骤入,环楼千座并发。数仞之楼,顷刻摧为平地,革肉毛血,自天雨而下。但见浓尘毒雾之中,有白气一缕,冒烟冲空而去。众望之曰:“逃一狐矣。”而署中自此平安。
 
后二年,公遣干仆赍银如干数赴都,将谋迁擢。事未就,姑窖藏于班役之家。忽有一叟诣阙声屈,言妻子横被杀戮,又讦公尅削军粮,夤缘当路,现顿某家,可以验证。奉旨押验,至班役家,冥搜不得。叟惟以一足点地,悟其意,发之,果得金,金上镌有“某郡解”字。已而觅叟,则失所在。执乡里姓名以求其人,竟亦无之。公由此罹难。乃知叟即逃狐也。
 
异史氏曰:狐之祟人,可诛甚矣。然服而舍之,亦以全吾仁。公可云疾之已甚者矣。抑使关西为此,岂百狐所能仇哉!
 
【翻译】
 
诸城的丘公在遵化做道台。衙门里向来就有许多狐狸,在最后一座楼里,许多狐狸聚族而居,以此为家。它们时不时地出来祸害人,越赶闹得越凶。在此地当官的每每上供祷告,不敢得罪狐狸。丘公上任后,听说此事大怒。狐狸也畏惧丘公刚烈,变化成一个老太太,告诉丘公的家人说:“希望转告大人:不要把我们当做仇人。给我三天时间,我将携带家小离开这里。”丘公听说后,也默不作声。第二天,检阅完士兵后,丘公命令队伍不要解散,让他们把各营的大炮全扛到这里来,顷刻之间,围着楼房摆放了上千座大炮,一声令下,大炮齐鸣。几丈高的楼房瞬间被摧毁为平地,皮肉毛血从空中纷纷落下,如同下雨一般。只见浓尘毒雾之中,有一缕白气从烟尘中冲天而去。众人望着说:“有只狐狸逃走了。”从此,衙门中平安无事。
 
两年以后,丘公派遣干练的仆人带着银子到京城去走门子,想谍升迁。事情还没有安排好,暂时把银子藏在衙役的家里。忽然有一个老头到朝廷喊冤,说妻子孩子无故被杀害,又揭发丘公克扣军饷,贿赂当权的大官,银子现在就藏在某人家里,可以当场验证。有关衙门奉旨押着老头去查验,到了衙役的家里,到处都翻遍了,也没有发现赃物。老头只用一只脚点地,办案的人明白了他的用意,就地挖掘,果然得到了银子,上面还刻有“某郡解”的字样。过了一会儿,再找老头,老头已经不见了。按着老头告状时所说的乡里姓名去找,竟然也没有找到。丘公由于这件事后来被杀,这才知道这个老头就是逃跑的狐狸。
 
异史氏说:狐狸作祟害人,太应该杀它了。不过,狐狸既然服罪了,就应该宽宥它,也可以充分显示人的仁慈。丘公可以说是过分嫉恨狐狸了。不过,假若让刚正清廉的东汉杨震来做这样的事,再多的狐狸也无从报复!
 
【点评】
 
蒲松龄在这篇小说中表达了三个观点,也就是“异史氏曰”中所说的:1.骚扰人的狐狸很可恶,很应该惩罚;2.狐狸既然表达了退避之意,有所畏惧,就应该仁慈一些,放狐狸一马,不必太过分;3.即使驱狐举动做过了头,假如自己不贪腐,狐狸即使想报复,也无所用其伎。
 
这篇小说同《九山王》一样,写狐狸报复人的行为神出鬼没,匪夷所思。但狐狸报复能够成功,靠的都是仇狐人自身的弱点。《九山王》中的曹州李姓是“方寸中已有盗根”,而遵化署中的丘公则是因为贪腐。凡买官升迁者无一不贪腐,古今都是一样的。
 
本篇中的丘公与狐狸的恩怨故事在贾凫西的《澹圃恒言》中有着类似的记载,并且称其子“谈及狐精事,曰其事众所口传与稗史所记皆真,亦载家乘”,可见故事是当时广泛的传说。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