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术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一

【原文】
 
于公者,少任侠,喜拳勇,力能持高壶,作旋风舞。崇祯间,殿试在都,仆疫不起,患之。会市上有善卜者,能决人生死,将代问之。既至,未言,卜者曰:“君莫欲问仆病乎?”公骇应之。曰:“病者无害,君可危。”公乃自卜。卜者起卦,愕然曰:“君三日当死!”公惊诧良久。卜者从容曰:“鄙人有小术,报我十金,当代禳之。”公自念,生死已定,术岂能解?不应而起,欲出。卜者曰:“惜此小费,勿悔勿悔!”爱公者皆为公惧,劝罄橐以哀之。公不听。
 
倏忽至三日,公端坐旅舍,静以觇之,终日无恙。至夜,阖户挑灯,倚剑危坐。一漏向尽,更无死法。意欲就枕,忽闻窗隙窣窣有声。急视之,一小人荷戈入,及地,则高如人。公捉剑起,急击之,飘忽未中。遂遽小,复寻窗隙,意欲遁去。公疾斫之,应手而倒。烛之,则纸人,已腰断矣。公不敢卧,又坐待之。逾时,一物穿窗入,怪狞如鬼。才及地,急击之,断而为两,皆蠕动。恐其复起,又连击之,剑剑皆中,其声不耎。审视,则土偶,片片已碎。于是移坐窗下,目注隙中。久之,闻窗外如牛喘,有物推窗棂,房壁震摇,其势欲倾。公惧覆压,计不如出而斗之,遂剨然脱扃,奔而出。见一巨鬼,高与檐齐,昏月中,见其面黑如煤,眼闪烁有黄光,上无衣,下无履,手弓而腰矢。公方骇,鬼则弯矣,公以剑拨矢,矢堕;欲击之,则又弯矣。公急跃避,矢贯于壁,战战有声。鬼怒甚,拔佩刀,挥如风,望公力劈。公猱进,刀中庭石,石立断。公出其股间,削鬼中踝,铿然有声。鬼益怒,吼如雷,转身复剁。公又伏身入,刀落,断公裙。公已及胁下,猛斫之,亦铿然有声,鬼仆而僵。公乱击之,声硬如柝。烛之,则一木偶,高大如人,弓矢尚缠腰际,刻画狰狞,剑击处,皆有血出。公因秉烛待旦。方悟鬼物皆卜人遣之,欲致人于死,以神其术也。
 
次日,遍告交知,与共诣卜所。卜人遥见公,瞥不可见。或曰:“此翳形术也,犬血可破。”公如言戒备而往。卜人又匿如前。急以犬血沃立处,但见卜人头面皆为犬血模糊,目灼灼如鬼立。乃执付有司而杀之。
 
异史氏曰:尝谓买卜为一痴。世之讲此道而不爽于生死者几人?卜之而爽,犹不卜也。且即明明告我以死期之至,将复如何?况有借人命以神其术者,其可畏不尤甚耶!
 
【翻译】
 
有一位于公,年轻时豪侠仗义,喜欢练拳脚,力气大得能用手抓起高壶像旋风般地旋转。明朝崇祯年间,他在京城参加殿试,仆人染上了流行病,卧床不起,他十分忧虑。恰好街市上有一个精于卜卦的算命人,能够算出人的生死,于公打算替仆人去算算卦,问问病情。到了算命人那里,他还没有开口,算命人就说:“你大概是想来问问仆人的病吧?”于公吃惊地点头称是。算命人又说:“病人倒没什么危险,你可是危险啦!”于公就请他给自己算命。算命人起了卦以后,惊愕地说:“你在三天之内必定会死去。”于公惊诧了半天。算命人从容地说:“鄙人有个小法术,酬劳我十两银子,就可以替你去邪消灾。”于公暗自思量,人的生死都是命中注定的,法术怎么能够解除?于是,他没有搭理算命人,站起身要离去。算命人说道:“吝惜这几个小钱,不要后悔!不要后悔!”于公的好朋友都为他担心,劝他拿出自己所有的钱,去哀求算命人给他解脱灾难。于公没听从大家的劝告。
 
转眼到了第三天,于公在旅馆里危然正坐,静静地观察情况,但一整天都没有生什么病。到了夜晚,于公关上门窗,点亮油灯,扶着剑在屋子里端坐。直到一更天快过去了,也不见一点点死的征兆。他正要上床睡觉,忽然听到窗户缝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急忙过去一看,见一个小人扛着戈钻了进来,一落地就变得和成人一样高。于公立刻拔出剑来一跃而起,猛地一刺,但那人飘飘忽忽的,没有击中。那人突地又变小了,去找窗户缝,想要逃出去。于公再次赶上前去用力一砍,那小人应手而倒。于公用灯一照,原来是个纸人,已经被拦腰砍断了。于公不敢躺下睡觉,又坐着等待。过了一会儿,一个怪物穿过窗户闯了进来,面目狰狞,和鬼一样。那怪东西刚一落地,于公就急忙向前一击,把它砍成两截,都在地上蠕动着。于公怕它再起来,又连连猛砍,剑剑击中,发出了脆亮的声音。仔细一看,是一个土偶人,已经被击成一块块碎片。于是,于公移坐到窗下,注视着窗缝中。过了很久,听见窗外有牛一般的喘息声,有个怪物在用力推动窗框,房屋墙壁都给震得不住摇晃,好像要被推倒了。于公怕被压在房下,心里盘算不如冲出去和它斗,就猛地打开门闩,奔了出去。只见一个大鬼,身材和房檐一样高,在昏暗的月光下,只见它的面孔黑得像煤块,眼睛里闪烁着黄光,上身赤裸着,两脚也没穿鞋,手里拿着弓,腰间插着箭。于公正在惊骇之间,那鬼已经拉弓放箭射了过来,于公用剑拨打飞箭,箭落在了地上;他刚想出击,大鬼又拉弓射出了箭。于公急忙跳开躲避,箭穿透了墙壁,抖动着发出声响。鬼极其恼怒,又拔出佩刀,挥舞得如同一阵风似的,向于公用力劈来。于公像猿猴一样灵活敏捷地迎击,大鬼一刀砍在院中的石头上,石头立刻断成两段。这时,于公从大鬼的双腿之间钻了出来,用刀削中了大鬼的脚脖子,发出铿然的金属声。那鬼更加发怒,像雷鸣一般大吼,转身举刀又剁了下去。于公又伏倒身子钻入了大鬼的胯下,大鬼的刀落下砍断了他的裙袍。这时,于公已经钻到了大鬼的肋下,他挥剑猛砍,也发出一阵铜铁般的铿锵声,大鬼被刺中,仆倒僵卧在地上。于公又上前一阵乱砍,发出的声音像木梆敲击声一样。用灯一照,原来是个木偶,大小和人一样,弓箭还系在腰间,脸上刻画得狰狞可怖,被剑击中的地方,都有血流淌出来。于公于是点着蜡烛,坐着等到天明。他这才明白鬼物都是算命人派来的,想以此致人于死地,用以说明他卜算的灵验。
 
第二天,于公向知道此事的所有朋友诉说了这件事的经过,大家一起到了算命人的住所。算命人远远地望见于公,转眼间就消失不见了。有人说:“这是隐身术,用狗血可以破除。”于公按所说的准备好了再次去找算命人。算命人又像上次那样隐身不见了。于公急忙把狗血浇洒在算命人站着的地方,只见算命人现出了原形,头上脸上一片狗血模糊,目光一闪一闪,像个鬼似地立在那里。于公于是把他押送到有关衙门处了死刑。
 
异史氏说:我曾经说过花钱算命是一种傻事。世上讲究此道,又能准确无误地算出人的生死之期的,能有几个人?算卦不灵验,同没算卦一个样。而且,即使明明白白地告诉我死期要到了,又能有什么办法呢?更何况还有那些通过谋害人命来显示自己断事如神的家伙,这不是更令人害怕吗!
 
【点评】
 
占卜的人为什么要派鬼怪去杀死于公?因为要借于公的死来证明自己占卜的灵验。为什么要证明自己占卜的灵验?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相信占卜灵验,从而找自己占卜,以便骗更多的钱。所以,利益的驱动,可以干出许多令人匪夷所思的罪恶勾当。
 
占卜的人共三次派鬼怪袭击于公。一次是纸人,一次是土偶,一次是木偶。鬼怪一次比一次本领大,于公的遭遇也一次比一次惊险,颇类似于唐传奇《聂隐娘》中魏帅派刺客暗杀刘昌裔的过程。
 
就后面木偶大鬼的描写而言,在此之前的《山魈》、《荍中怪》中也都出现过,而本篇在描写上又有更多变化发展,显出蒲松龄惊人的笔力。
 
蒲松龄相信因果报应,相信天命,但不相信占卜,认为“买卜为一痴”。这是一个很有趣味而矛盾的悖论。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