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全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十二

【原文】
 
邹平牛医侯某,荷饭饷耕者。至野,有风旋其前,侯即以杓掬浆祝奠之。尽数杓,风始去。一日适城隍庙,闲步廊下,见内塑刘全献瓜像,被鸟雀遗粪,糊蔽目睛。侯曰:“刘大哥何遂受此玷污!”因以爪甲为除去之。
 
后数年,病卧,被二皂摄去。至官衙前,逼索财贿甚苦。侯方无所为计,忽自内一绿衣人出,见之讶曰:“侯翁何来?”侯便告诉。绿衣人责二皂曰:“此汝侯大爷,何得无礼!”二皂喏喏,逊谢不知。俄闻鼓声如雷,绿衣人曰:“早衙矣。”遂与俱入,令立墀下,曰:“姑立此,我为汝问之。”遂上堂点手,招一吏人下,略道数语。吏人见侯拱手曰:“侯大哥来耶?汝亦无甚大事,有一马相讼,一质便可复返。”遂别而去。少间,堂上呼侯名。侯上跪,一马亦跪。官问侯:“马言被汝药死,有诸?”侯曰:“彼得瘟症,某以瘟方治之。既药不瘳,隔日而死,与某何涉?”马作人言,两相苦。官命稽籍,籍注马寿若干,应死于某年月日,数确符。因诃曰:“此汝天数已尽,何得妄控!”叱之而去。因谓侯曰:“汝存心方便,可以不死。”仍命二皂送回。前二人亦与俱出,又嘱途中善相视。侯曰:“今日虽蒙覆庇,生平实未识荆。乞示姓字,以图衔报。”绿衣人曰:“三年前,仆从泰山来,焦渴欲死。经君村外,蒙以杓浆见饮,至今不忘。”吏人曰:“某即刘全。曩被雀粪之污,闷不可耐,君手为涤除,是以耿耿。奈冥间酒馔,不可以奉宾客,请即别矣。”侯始悟,乃归。既至家,款留二皂,皂并不敢饮其杯水。侯苏,盖死已逾两日矣。
 
自此益修善。每逢节序,必以浆酒酹刘全。年八旬,尚强健,能超乘驰走。一日,途间见刘全骑马来,若将远行。拱手道温凉毕,刘曰:“君数已尽,勾牒出矣。勾役欲相招,我禁使弗须。君可归治后事,三日后,我来同君行。地下代买小缺,亦无苦也。”遂去。侯归告妻子,招别戚友,棺衾俱备。第四日日暮,对众曰:“刘大哥来矣。”入棺遂殁。
 
【翻译】
 
邹平县有个姓侯的牛医,挑着担子去给耕地的人送饭。走到田野上,有股风在他面前旋转,侯某马上用勺舀汤来祭奠祷告。洒了好几勺,旋风才离去。一天,他来到城隍庙,在廊下闲步,见殿内有一座唐代刘全到阴间献瓜的雕像,刘全的眼睛被鸟粪迷糊住了。侯某说:“刘大哥为什么受到如此玷污!”说完就用指甲把塑像上的鸟粪抠掉了。
 
几年之后,侯某生病躺在床上,被两个差役带走。来到官衙门前,他们就恶狠狠地向侯某逼索钱财贿赂。侯某正在无计可施的时候,忽然从门里走出一个穿绿衣服的人,一见侯某,惊讶地问:“侯翁怎么会到这儿来的?”侯某便告诉他被抓来的经过。绿衣人斥责两个差役说:“这是你们侯大爷,怎么敢无礼!”两个差役连声答应,向侯某道歉,说原先并不知道。过了一会儿,只听见如雷鸣一般的鼓声,绿衣人说:“升早堂了。”便和侯某一起走进去,让他站在台阶下,说:“你先在这里站一会儿,我替你问问情况。”说完就走上大堂点了点头,叫下一个小吏,和他简单地说了几句话。那小吏见了侯某,就冲他拱拱手说:“侯大哥来啦!你也没有什么大事,是一匹马把你给告了,上堂对质一下就可以回去。”然后就告辞而去。工夫不大,堂上呼叫侯某的名字。侯某走上大堂跪下,一匹马也跪下来。官员问侯某道:“这匹马说是你将它药死的,有这回事吗?”侯某说:“它得了瘟病,我用治瘟病的药方给它治病。它服了药以后没有好,隔了一天死了,和我有什么关系呢?”那匹马也像人一样说话,和侯某争论得很激烈。官员命人去查生死簿,簿上注明这匹马的寿命是多少年,应该死于某年某月某日,和实际寿命、死亡日期完全相符。官员于是呵斥说:“这是你的命数已尽,怎么能随便控告他人!”便将马给轰了出去。官员于是对侯某说:“你有心给人方便,可以不死。”仍旧命令那两个差役送他回家。前面的绿衣人和小吏也跟着他们一起出来,又嘱咐两个差役路上好好照顾侯某。侯某说:“今天虽然承蒙两位如此庇护关照,但我们平生从未相识。请两位告诉我你们的姓名,以后也有机会报答。”绿衣人说:“三年前,我从泰山前来,嗓子眼冒烟,渴得要死。经过你们村外时,承蒙你用勺舀汤给我喝,至今不能忘怀。”小吏说:“我就是刘全。从前我被鸟粪玷污,闷得受不了,蒙你的手替我消除干净,所以心中念念不忘。无奈阴间的酒饭,不能拿来敬奉宾客,请就此告别吧。”侯某这才醒悟过来,就回了家。到家以后,他想款待挽留两位差役,但他们却连一杯水也不敢喝就走了。侯某苏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死了两天多了。
 
从此以后,侯某更加行善积德。每逢节日,他都要拿酒去祭奠刘全。活到八十岁的时候,他的身体还很强健,能够骑马奔驰。一天,他在路上看见刘全骑着马过来,好像要出远门的样子。两个人互相拱手,寒暄一番以后,刘全说:“你的阳寿已尽,勾魂的文书已经发出来了。勾魂的鬼卒要来带你走,我阻止了他们这样做。你可以回家准备后事,三天以后,我来和你一同上路。我在地下替你买了个小官,日子过着也不会有什么困难。”说完,就走了。侯某回家,告诉妻子,又把亲戚朋友请来向他们告别,然后把棺材衣服都准备停当。到了第四天傍晚时分,侯某对众人说道:“刘大哥来了。”说着就进入棺材死掉了。
 
【点评】
 
站在现代人的立场,《刘全》篇整个是无稽之谈,是宣传因果报应的故事,但却由此使我们了解了明清时代农村的民间风俗。
 
鬼神之有无,自古以来便有不同的见解,但“敬鬼神”却是中国古代文化的传统。刘全得到好报和善终的原因,全在于敬重鬼神,无论它们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这大概是全篇宣传的重点所在。当然,作者在不经意之间,也不忘讽刺他最痛恨的衙役。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