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少先生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十二

【原文】
 
韩元少先生为诸生时,有吏突至,白主人欲延作师,而殊无名刺,问其家阀,含糊对之。束帛缄贽,仪礼优渥,先生许之,约期而去。至日,果以舆来,迤逦而往,道路皆所未经。忽睹殿阁,下车入,气象类藩邸。既就馆,酒炙纷罗,劝客自进,并无主人。筵既撤,则公子出拜,年十五六,姿表秀异。展礼罢,趋就他舍,请业始至师所。公子甚慧,闻义辄通。先生以不知家世,颇怀疑闷。馆有二僮给役,私诘之,皆不对。问:“主人何在?”答以事忙。先生求导窥之,僮不可。屡求之,乃导至一处,闻拷楚声。自门隙目注之,见一王者坐殿上,阶下剑树刀山,皆冥中事,大骇。方将却步,内已知之,因罢政,叱退诸鬼,疾呼僮。僮变色曰:“我为先生,祸及身矣!”战惕奔入。王者怒曰:“何敢引人私窥!”即以巨鞭重笞讫。乃召先生入,曰:“所以不见者,以幽明异路。今已知之,势难再聚。”因赠束金使行,曰:“君天下第一人,但坎[土+澟(不要氵)]未尽耳。”使青衣捉骑送之。先生疑身已死,青衣曰:“何得便尔!先生食御一切,置自俗间,非冥中物也。”既归,坎坷数年,中会、状,其言皆验。
 
【翻译】
 
韩元少先生当秀才时,突然有个小吏来到他家,说他的主人想聘请他去做老师,但是没带名片,韩元少问起他主人的门第情况,他也含含糊糊地回答。但这个小吏随身带来许多布帛、银子,聘请老师的礼仪很丰厚,韩元少先生答应了,约定好日期,那人就告辞而去。到了那天,果然有车子来接,车子曲曲折折地往前走,道路都是韩元少先生以前没有走过的。忽然,眼前出现一座殿阁,韩元少先生下车走进去,觉得它的气派很像是藩王的府第。他到馆以后,摆上了丰盛的酒席,但只是劝他自斟自饮,并没有主人做陪。等到撤了宴席,公子出来拜见老师,只见那公子十五六岁的年纪,姿态秀美,仪表不凡。他向老师行完礼,就到别的屋子去了,只是在上课时才到老师的住所。公子十分聪慧,韩元少先生给他一讲,他就能完全明白那些深文大意了。韩元少先生因为不知道这家人的家世,心中很是怀疑纳闷。学馆里有两个学僮服侍他,他就私下向他们询问,但都不肯回答。韩元少先生问:“主人在哪里?”回答说是他很忙。韩元少先生就请学僮领着他偷偷地看上一眼,学僮也不同意。韩元少先生屡屡请求,学僮就带他来到一处地方,听见里面传来拷打人的声音。韩元少先生透过门缝往里面一看,只见一位君王坐在大殿上,台阶下刀山剑树,都是阴曹地府的东西,韩元少先生看了十分害怕。他刚要往后退,殿里已经知道了,君王于是停止办公,将诸鬼喝退,厉声传唤学僮。学僮吓得变了脸色,说:“我为了您惹祸上身了!”说完,战战兢兢地跑了进去。君王发怒地说:“你怎么胆敢带人来偷看!”就用巨鞭将学僮狠狠地打了一顿。然后,君王叫韩元少先生进去,对他说:“我之所以不见你,是因为人间和地府不是一个世界。现在你已经知道了实情,我们也就很难再聚在一起了。”于是赠送给他银两当作学费,让他回去,说:“先生是天下第一人,但该遭受的坎坷还没有完。”君王命令手下牵来马送韩元少先生上路。韩元少先生怀疑自己已经死了,送他的人说:“哪有这么容易就死的啊!先生的一切吃穿用度,都是从人世间置办来的,不是阴间的东西。”韩元少先生回到家里,又经历了几年的坎坷,果然连中会元、状元,君王说的话全都应验了。
 
【点评】
 
在题目中称先生,这是《聊斋志异》唯一的一篇,可见韩元少的文章道德在蒲松龄心目中的地位;作者写韩元少为幽冥中阎王的家庭教师,也可以想见韩元少的文章道德之不凡。虽然作者意在表彰韩元少,但所描写的聘用教师的礼仪,也给我们勾画出明清时代教师生活的民俗细节。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