鸮鸟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十二

【原文】
 
长山杨令,性奇贪。康熙乙亥间,西塞用兵,市民间骡马运粮。杨假此搜括,地方头畜一空。周村为商贾所集,趁墟者车马辐辏。杨率健丁悉篡夺之,不下数百馀头。四方估客,无处控告。时诸令皆以公务在省,适益都令董、莱芜令范、新城令孙,会集旅舍。有山西二商,迎门号愬,盖有健骡四头,俱被抢掠。道远失业,不能归,哀求诸公为缓颊也。三公怜其情,许之。遂共诣杨,杨治具相款。
 
酒既行,众言来意,杨不听。众言之益切,杨举酒促釂以乱之,曰:“某有一令,不能者罚。须一天上、一地下、一古人,左右问所执何物,口道何词,随问答之。”便倡云:“天上有月轮,地下有昆仑,有一古人刘伯伦。左问所执何物,答云:‘手执酒杯。’右问口道何词,答云:‘道是酒杯之外不须提。’”范公云:“天上有广寒宫,地下有乾清宫,有一古人姜太公。手执钓鱼竿,道是‘愿者上钩’。”孙云:“天上有天河,地下有黄河,有一古人是萧何。手执一本《大清律》,道是‘赃官赃吏’。”杨有惭色,沉吟久之,曰:“某又有之。天上有灵山,地下有泰山,有一古人是寒山。手执一帚,道是‘各人自扫门前雪’。”众相视觍然。
 
忽一少年傲岸而入,袍服华整,举手作礼。共挽坐,酌以大斗。少年笑曰:“酒且勿饮。闻诸公雅令,愿献刍荛。”众请之。少年曰:“天上有玉帝,地下有皇帝,有一古人洪武朱皇帝。手执三尺剑,道是‘贪官剥皮’。”众大笑。杨恚骂曰:“何处狂生敢尔!”命隶执之。少年跃登几上,化为鸮,冲帘飞出,集庭树间,回顾室中,作笑声。主人击之,且飞且笑而去。
 
异史氏曰:市马之役,诸大令健畜盈庭者十之七,而千百为群,作骡马贾者,长山外不数数见也。圣明天子爱惜民力,取一物必偿其值,焉知奉行者流毒若此哉!鸮所至,人最厌其笑,儿女共唾之,以为不祥。此一笑,则何异于凤鸣哉!
 
【翻译】
 
长山县的县令杨某,生性特别贪婪。康熙乙亥年间,西部边塞发生战争,朝廷征发民间骡马运输粮食。杨某借此机会搜刮财物,地方的牲畜被抢劫一空。周村是商人聚集的地方,每逢赶集的日子,许多商人的车马都云集而来。杨某率领手下将骡马全部抢来,不下几百多头。四面八方的商人也没有地方控告。当时,各县令因为有公务来到省城,恰好益都县令董某、莱芜县令范某、新城县令孙某,会集到旅舍里。有两个山西来的商人,找上门来号哭上诉,诉说他们有四头健壮的骡子,全部被抢夺走了。他们离家遥远,又丢了骡子,不能回家,就哀求各位县令去替他们求情。三位县令很同情他们的遭遇,就答应了他们的请求。于是一同来见杨某,杨某摆下酒宴款待他们。
 
喝了一会儿酒,众人说明了来意,杨某不听。众人越发恳切地劝说他,杨某举起酒杯催大家喝酒,来搅乱大家的思路,说:“我有一个酒令,对不上来的就要罚酒。酒令要说一个天上的东西,一个地下的东西,还有一位古人,左右要问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嘴里说什么话,而且要随问随答。”杨某首先说道:“天上有月轮,地下有昆仑,有一个古人名叫刘伯伦。左边的问,手上拿着什么,回答是:‘手执酒杯。’右边的问,口中说些什么,回答是:‘酒杯之外的事情不须提。’”范县令说:“天上有广寒宫,地下有乾清宫,有一个古人名叫姜太公。手上拿着钓鱼竿,口中说的是‘愿者上钩’。”孙县令说:“天上有天河,地下有黄河,有一个古人名字叫萧何。手上拿着一本《大清律》,口中说的是‘赃官赃吏’。”杨某脸上露出羞惭的神色,沉吟了很久,说道:“我又有了一条。天上有灵山,地下有泰山,有一个古人名字叫寒山。手上拿着一把扫帚,口中说的是‘各人自扫门前雪’。”众人听了,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这时,忽然一位年轻人高傲地走了进来,身上的衣服很是华丽齐整,举手向众人行礼。众县令邀请他入座,给他斟上一大杯酒。年轻人笑着说:“酒倒不着急喝。刚才听诸公行的酒令,我也想献上自己的一条。”众人请他说。年轻人说:“天上有玉帝,地下有皇帝,有一个古人叫洪武朱皇帝。手上拿着三尺剑,口中说的是‘贪官剥皮’。”众人听了大笑。杨某恼羞成怒,骂道:“哪里来的狂妄小子,竟然如此无礼!”就命令差役捉拿他。年轻人一下跑到几案上,变成一只猫头鹰,冲开帘子飞了出去,停在院子里的树上,回过头来看着屋里,发出笑声。杨某用东西打它,它就一边飞一边笑着走了。
 
异史氏说:在征集买马的差役中,那些县令中十个有七个家里的庭院挤满了牲畜,但是像这样成百上千,能够做起骡子生意的人,除了长山的这位杨县令,倒并不多见。圣明的天子爱惜民力,拿百姓一件东西也要按价付钱,他哪里知道下面奉命行事的官吏流毒竟会如此大啊!猫头鹰所到之处,人们最讨厌听到它笑,连孩子们也一起唾弃它,认为不吉利。但这一次猫头鹰的笑声,和凤凰的鸣叫又有什么两样呢!
 
【点评】
 
贪官借国家有事发财,自古如此。
 
蒲松龄对于事件的评论,对于贪官的仇视,假借酒令的形式道出。从文学的角度看,故事叙述的可能并不十分成功。从结构上看不十分协调。前半截是对于时事的直接描述,后半截加进了志怪的情节,鞭挞了长山杨令的无耻,表达了作者的愤懑。小说结尾鸮鸟“且飞且笑而去”,故事就戛然结束,似乎没有结局,也似乎表达了作者无可奈何下的苦笑。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