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平公子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十一

【原文】
 
嘉平某公子,风仪秀美。年十七八,入郡赴童子试。偶过许娼之门,见内有二八丽人,因目注之。女微笑点首,公子近就与语。女问:“寓居何处?”具告之。问:“寓中有人否?”曰:“无。”女云:“妾晚间奉访,勿使人知。”公子归,及暮,屏去僮仆。女果至,自言:“小字温姬。”且云:“妾慕公子风流,故背媪而来。区区之意,愿奉终身。”公子亦喜。自此三两夜辄一至。一夕,冒雨来,入门解去湿衣,罥诸椸上,又脱足上小靴,求公子代去泥涂,遂上床以被自覆。公子视其靴,乃五文新锦,沾濡殆尽,惜之。女曰:“妾非敢以贱物相役,欲使公子知妾之痴于情也。”听窗外雨声不止,遂吟曰:“凄风冷雨满江城。”求公子续之,公子辞以不解。女曰:“公子如此一人,何乃不知风雅!使妾清兴消矣!”因劝肄习,公子诺之。
 
往来既频,仆辈皆知。公子姊夫宋氏,亦世家子,闻之,窃求公子一见温姬。公子言之,女必不可。宋隐身仆舍,伺女至,伏窗窥之,颠倒欲狂。急排闼,女起,逾垣而去。宋向往甚殷,乃修贽见许媪,指名求之。媪曰:“果有温姬,但死已久。”宋愕然退,告公子,公子始知为鬼。至夜,因以宋言告女,女曰:“诚然。顾君欲得美女子,妾亦欲得美丈夫。各遂所愿足矣,人鬼何论焉?”公子以为然。
 
试毕而归,女亦从之。他人不见,惟公子见之。至家,寄诸斋中。公子独宿不归,父母疑之。女归宁,始隐以告母。母大惊,戒公子绝之,公子不能听。父母深以为忧,百术驱之不能去。一日,公子有谕仆帖,置案上,中多错谬:“椒”讹“菽”,“姜”讹“江”,“可恨”讹“可浪”。女见之,书其后:“何事‘可浪’?‘花菽生江’。有婿如此,不如为娼!”遂告公子曰:“妾初以公子世家文人,故蒙羞自荐。不图虚有其表!以貌取人,毋乃为天下笑乎!”言已而没。公子虽愧恨,犹不知所题,折帖示仆。闻者传为笑谈。
 
异史氏曰:温姬可儿!翩翩公子,何乃苛其中之所有哉!遂至悔不如娼,则妻妾羞泣矣。顾百计遣之不去,而见帖浩然,则“花菽生江”,何殊于杜甫之“子章髑髅”哉!
 
《耳录》云:道傍设浆者,榜云:“施‘恭’结缘。”亦可一笑。
 
有故家子,既贫,榜于门曰:“卖古淫器。”讹“窑”为“淫”。云:“有要宣淫、定淫者,大小皆有,入内看物论价。”崔卢之子孙如此甚众,何独“花菽生江”哉!
 
【翻译】
 
嘉平有一位公子,风度仪态秀美。十七八岁的时候,到郡里参加郡学的入学考试。偶然经过姓许的妓院门前,见里面有一位十六七岁的美丽女子,便用眼睛盯着她看。女子微笑着冲他点头,公子走到近前和她说话。女子问道:“你住在哪里呀?”公子详细地告诉她。女子又问:“屋里还有别人吗?”公子答道:“没有。”女子说:“我晚上去拜访你,不要让别人知道。”公子回到旅店,到了晚上,让仆人退下。女子果然前来,自称:“小名叫温姬。”而且说:“我敬慕公子风流倜傥,所以背着妈妈前来。我的意思是想终身侍奉你。”公子也很高兴。从此以后,温姬每隔两三夜就来一次。一天晚上,温姬冒雨前来,进门脱去湿衣服,挂在衣架上;又脱下脚上的小靴子,求公子替她除去上面的污泥,自己就上了床,拉过被子盖上。公子看她的靴子,是用新的五彩锦缎做的,几乎被泥水浸透了,他感到很可惜。温姬说:“我并不敢让你替我干擦鞋子这样的事,只是想让公子知道我对你的一片痴情。”温姬听着窗外雨声不停,便随口吟道:“凄风冷雨满江城。”请公子替她接续下去,公子推辞说不懂诗。温姬说:“公子这样一个人,怎么会不懂诗呢!把我的诗兴都给打消了!”于是劝公子好好学习,公子答应了她。
 
二人往来频繁,仆人们就都知道了。公子的姐夫姓宋,也是个世家大族的子弟,听说以后,就私下求公子让他见一见温姬。公子对温姬一说,温姬坚决不同意。宋某就藏在仆人的屋里,等温姬来时,趴在窗户上窥视她,不由得神魂颠倒得要发狂。他急急地推开门,温姬站起来,翻过墙走了。宋某十分殷切地思慕温姬,于是准备好礼物去见许妈妈,点名要温姬。许妈妈说:“倒真有温姬这么个人,但已经死了很久了。”宋某惊愕地离开,回来告诉公子,公子这才知道温姬是鬼。到了夜里,公子就把宋某的话告诉温姬,温姬说:“我确实是鬼。但是你想得到的是美貌女子,我也想得到美丈夫,各自都能满足心愿,人和鬼又何必分得那么清呢?”公子认为她说得对。
 
公子考试完毕回家,温姬也跟他回去。别人见不着她,只有公子能看见。回家以后,公子把温姬安顿在书房里。公子一个人睡在书房不回家,他的父母很怀疑。等到温姬回娘家探亲,公子才悄悄地告诉母亲。母亲听了大惊,告诫公子和温姬断绝关系,公子听不进母亲的话。父母很为公子担忧,用尽了办法也赶不走温姬。一天,公子给仆人写了张条子,放在桌上,里面有好多错字:“椒”错写成“菽”,“姜”错写成“江”,“可恨”则错写成“可浪”。温姬看了,在后面写道:“什么事情‘可浪’?‘花菽生江’。与其有这样的丈夫,倒不如去做娼妓!”于是,温姬对公子说:“我起初以为公子是读书世家,也是个文人,所以不怕害羞自愿上门。没想到你是一个图有其表的人!我根据相貌选择人,不是被天下人耻笑吗?”说完,她就消失了。公子虽然又愧又恨,还不懂温姬写的是什么意思,折好条子交给仆人看。听说的人都把这件事引为笑谈。
 
异史氏说:温姬真是可爱的人儿!风度翩翩的公子,怎么能够苛求他胸中有东西呢!至于让温姬后悔还不如做娼妓,那么公子的妻妾也要羞愧得哭泣。千方百计地赶她也赶不走,但一见那张条子却使温姬去意坚决,可见“花菽生江”这四个字,和杜甫“子章髑髅”这句诗一样,也有驱鬼避邪的作用啊!
 
《耳录》上说:有个在路边卖茶的人,招牌上写道:“施‘恭’结缘。”把“茶”字错写成“恭”字,也值得一笑。
 
有个世家子弟,家里贫穷后,在门上写道:“卖古淫器。”——把“窑”字错写成“淫”字。还写道:“有要宣淫、定淫的人,大小都有,到门里看货论价。”这些世家子弟写错别字的情况很多,何止一个“花菽生江”啊!
 
【点评】
 
嘉平风仪秀美的公子,获得美貌多情的温姬青睐。温姬夜夜与之幽会,不以大雨误约,不以路途阻隔,不以父母反对阻断,却因为嘉平公子写错字连篇,于是妓女飘然而去,临别还发出“有婿如此,不如为娼”的叹息。
 
写错别字而蒙羞如此,虽然是笑话,但对于接受教育的学生而言,其警戒作用却是非常大的。本篇近取譬喻,深入浅出,将严肃的道理以诙谐幽默的浅近方式表达出来,使人在微笑中领悟其深邃的教育内容。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在中国古代的文言小说中,《聊斋志异》是最具有教育意味的文言小说集,同时也是文学史上最成功的具有教育精神的小说集。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