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清虚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十一

【原文】
 
邢云飞,顺天人。好石,见佳石,不惜重直。偶渔于河,有物挂网,沉而取之,则石径尺,四面玲珑,峰峦叠秀。喜极,如获异珍。既归,雕紫檀为座,供诸案头。每值天欲雨,则孔孔生云,遥望如塞新絮。
 
有势豪某,踵门求观。既见,举付健仆,策马径去。邢无奈,顿足悲愤而已。仆负石至河滨,息肩桥上,忽失手,堕诸河。豪怒,鞭仆。即出金,雇善泅者,百计冥搜,竟不可见。乃悬金署约而去。由是寻石者日盈于河,迄无获者。后邢至落石处,临流於邑,但见河水清澈,则石固在水中。邢大喜,解衣入水,抱之而出。携归,不敢设诸厅所,洁治内室供之。
 
一日,有老叟款门而请,邢托言石失已久。叟笑曰:“客舍非耶?”邢便请入舍,以实其无。及入,则石果陈几上,愕不能言。叟抚石曰:“此吾家故物,失去已久,今固在此耶。既见之,请即赐还。”邢窘甚,遂与争作石主。叟笑曰:“既汝家物,有何验证?”邢不能答。叟曰:“仆则故识之。前后九十二窍,巨孔中五字云:‘清虚天石供。”邢审视,孔中果有小字,细如粟米,竭目力裁可辨认,又数其窍,果如所言。邢无以对,但执不与。叟笑曰:“谁家物,而凭君作主耶!”拱手而出。邢送至门外,既还,已失石所在。邢急追叟,则叟缓步未远,奔牵其袂而哀之。叟曰:“奇哉!径尺之石,岂可以手握袂藏者耶?”邢知其神,强曳之归,长跽请之。叟乃曰:“石果君家者耶,仆家者耶?”答曰:“诚属君家,但求割爱耳。”叟曰:“既然,石固在是。”入室,则石已在故处。叟曰:“天下之宝,当与爱惜之人。此石能自择主,仆亦喜之。然彼急于自见,其出也早,则魔劫未除。实将携去,待三年后,始以奉赠。既欲留之,当减三年寿数,乃可与君相终始。君愿之乎?”曰:“愿。”叟乃以两指捏一窍,窍软如泥,随手而闭。闭三窍,已,曰:“石上窍数,即君寿也。”作别欲去。邢苦留之,辞甚坚,问其姓字,亦不言,遂去。
 
积年馀,邢以故他出,夜有贼入室,诸无所失,惟窃石而去。邢归,悼丧欲死。访察购求,全无踪迹。积有数年,偶入报国寺,见卖石者,则故物也,将便认取。卖者不服,因负石至官。官问:“何所质验?”卖石者能言窍数,邢问其他,则茫然矣。邢乃言窍中五字及三指痕,理遂得伸。官欲杖责卖石者,卖石者自言以二十金买诸市,遂释之。邢得石归,裹以锦,藏椟中,时出一赏,先焚异香而后出之。
 
有尚书某,购以百金。邢曰:“虽万金不易也。”尚书怒,阴以他事中伤之。邢被收,典质田产。尚书托他人风示其子。子告邢,邢愿以死殉石。妻窃与子谋,献石尚书家。邢出狱始知,骂妻殴子,屡欲自经,家人觉救,得不死。夜梦一丈夫来,自言“石清虚”。戒邢勿戚:“特与君年馀别耳。明年八月二十日,昧爽时,可诣海岱门,以两贯相赎。”邢得梦,喜,谨志其日。其石在尚书家,更无出云之异,久亦不甚贵重之。明年,尚书以罪削职,寻死。邢如期至海岱门,则其家人窃石出售,因以两贯市归。
 
后邢至八十九岁,自治葬具,又嘱子必以石殉。及卒,子遵遗教,瘗石墓中。半年许,贼发墓,劫石去。子知之,莫可追诘。越二三日,同仆在道,忽见两人,奔踬汗流,望空投拜,曰:“邢先生,勿相逼!我二人将石去,不过卖四两银耳。”遂絷送到官,一讯即伏。问石,则鬻宫氏。取石至,官爱玩,欲得之,命寄诸库。吏举石,石忽堕地,碎为数十馀片,皆失色。官乃重械两盗论死。邢子拾碎石出,仍瘗墓中。
 
异史氏曰:物之尤者祸之府。至欲以身殉石,亦痴甚矣!而卒之石与人相终始,谁谓石无情哉?古语云:“士为知己者死。”非过也!石犹如此,何况于人!
 
【翻译】
 
邢云飞是顺天人。喜欢收藏石头,见到好的石头,不惜花大价钱买下。偶然有一次,他在河边捕鱼,感觉到有个东西挂住了渔网,他就潜到水里将它取出来,原来是一块一尺多长的石头,四面玲珑剔透,山峦叠嶂秀丽。他高兴极了,如获至宝。回到家里,他用紫檀木雕了一个底座,将石头供在案头。每到天要下雨的时候,山石的孔窍里就会生出云气,远远望去,好像塞进了新棉花。
 
有个有权势的恶霸上门请求观赏。看完以后,便拿起来交给健壮的仆人,然后骑马飞奔而去。邢云飞无可奈何,只能跺着脚表示心中的悲愤罢了。仆人背着石头来到河边,到了桥上从肩上往下放,忽然失手将它掉入河中。恶霸大怒,用鞭子抽打仆人,然后马上花钱雇善于游泳的人,千方百计地四处搜寻,竟然找不到。于是他贴出悬赏告示就走了。从此,搜寻石头的人每天挤满了河道,但没有一个人找到。后来,邢云飞来到石头掉落的地方,望着河水伤心地哽咽,只见河水清澈见底,那石头竟然就在水里。邢云飞十分高兴,脱下衣服跳到水里,把石头抱出了河。他带着石头回家,不敢再把它放在客厅里,而是将内室打扫干净供奉石头。
 
一天,有个老头敲门进来,请求看那块石头,邢云飞推辞说石头已经丢了很久。老头笑着说:“不就在客厅里吗?”邢云飞便请他进了客厅,想证明石头确实不在。等到进了客厅,发现石头果然供在桌子上,邢云飞惊愕得说不出话来。老头抚摸着石头说:“这原本就是我家的东西,已经丢了很久,没想到它就在这里。既然已经看见了,就请你还给我吧。”邢云飞窘困极了,便和老头争当石头的主人。老头笑着说:“既然说是你家的东西,那么有什么证据呢?”邢云飞不能回答。老头说:“我倒是早就了解它。它前后共有九十二个小孔,其中一孔中刻着五个字:‘清虚天石供。’”邢云飞仔细一看,发现孔里确实有像米粒大小的字样,睁大了眼睛才可以辨认,他再数石头上的孔,果然是老头说的九十二个。邢云飞无言以对,就是坚决不把石头还给老头。老头笑着说:“到底是谁家的东西,非得由你做主不成吗!”说完,向邢云飞拱拱手就出门而去。邢云飞将老头送到门外,等他回到屋里一看,石头已经不见了。邢云飞急忙追赶老头,却见老头慢慢地走着,还没有走远,他奔上前去,拉住老头的衣襟,苦苦哀求他把石头还给自己。老头说:“这倒奇怪了!一尺见方的石头,怎么可能拿在手上、藏在袖筒里呢?”邢云飞知道老头是神仙,便强行把他拉回家,直挺挺地跪在地上请求。老头于是说:“石头果真是你家的呢,还是我家的呢?”邢云飞回答道:“确实是您家的东西,只请求您割爱相让。”老头说:“既然这样,石头还在这里。”进入内室,石头已在原来的地方了。老头说:“天下的宝贝,当然应该给爱惜它的人。这块石头能够自己选择主人,我也很高兴它选择了你。但它急于出来表现自己,因为出来得太早,所以它命中的灾难还没有消除。我要把它带走,等三年以后,再把它赠送给你。既然你要把它留下,就应当减少三年的寿命,这样才可以让它与你相始终,你愿意吗?”邢云飞说:“愿意。”老头于是用两根手指捏一个小孔,小孔软得像泥一样,随着他的手指就闭上了。等他封完三个孔,老头说:“石头上小孔的数量就是你的寿命。”说完,就告别要走。邢云飞苦苦地挽留他,老头去意非常坚决,问他的姓名,他也不肯说,就走了。
 
过了一年多的时间,邢云飞因为有事外出,有个贼夜里闯进他家行窃,其他东西都没有丢,只是将那块石头偷走了。邢云飞回到家,不由得悲痛欲绝。他四处寻找,拿钱收买,但没有一点儿踪迹。过了几年,邢云飞偶然到报国寺,见到一个人正在卖石头,那石头正是他丢掉的,他便上前要认领。卖石头的人不服,于是背着石头和邢云飞一同来到官府。长官问道:“怎么证明石头是你们谁的呢?”卖石头的能说出石头上的小孔数,邢云飞问他还有什么特征,他就茫然不知了。邢云飞于是说出小孔里的五个字和三个指痕,真相终于大白。长官还要打卖石头的棍子,卖石头的声称自己是用二十两银子从集市上买回来的,长官便把他释放了。邢云飞拿着石头回家,用锦缎把石头裹起来,藏在匣子里,时不时地拿出来欣赏一下,每次都要先烧香,再拿石头出来。
 
有一个尚书,想用一百两银子买这块石头。邢云飞说:“即使是一万两银子也不卖。”尚书大怒,暗中用别的事情来中伤邢云飞。邢云飞被关进监狱,家里的田产也被抵押。尚书托别的人向邢云飞的儿子暗示,要拿那块石头换人。儿子告诉了邢云飞,邢云飞宁死也不肯交出石头。妻子私下和儿子商量,把石头献给了尚书家。邢云飞出狱以后才知道这事,对妻子儿子又打又骂,好几次要自杀,都被家里人发觉救下来,才得以不死。一天夜里,他梦见一个男子前来,自称叫“石清虚”。他告诫邢云飞不要伤心,说:“我是特意要和你分别一年多的。明年八月二十日天刚亮的时候,你可以前往海岱门,用两贯钱把我买回来。”邢云飞从梦中得到石头的下落,十分高兴,认真记住了这个日子。再说那块石头在尚书家里,再也没有出现下雨前小孔往外冒云气的奇异景象,时间一长,他也就不把石头看得很贵重了。第二年,尚书犯了罪,被罢了官,不久就死了。邢云飞按照梦里指示的日期来到海岱门,只见尚书的家人把那石头偷出来卖,他便用两贯钱把它买回来。
 
后来,邢云飞活到八十九岁时,自己准备好棺材,又叮嘱儿子一定要用石头作陪葬。他死了以后,儿子遵照他的遗嘱,把石头埋在墓里,过了半年多,盗贼打开坟墓,把石头抢走了。儿子知道以后,也无法追究查问。过了两三天,他儿子和仆人一道走在路上,忽然看见两个人一边跑一边摔跟头,而且满头大汗,对着空中下拜,说:“邢先生,不要再逼我们了!我们二人偷了石头去,只不过卖了四两银子罢了。”邢云飞的儿子便将他们捆送到官府,一审问他们就招供了。问起石头的下落,原来已经卖给了宫家。长官命人将石头取来,他也很喜爱这块石头,想要占为己有,便下令将它寄放到府库里。小吏刚举起石头,石头忽然掉在地上,碎成几十片,众人都大惊失色。长官于是对两名盗贼施以重刑,处以死罪。邢云飞的儿子把碎石头捡起来出了衙门,仍旧把它埋在父亲的墓里。
 
异史氏说:好的东西往往是灾祸的根源。邢云飞甚至想为石头殉死,也太痴情了!到最后石头和人相伴终始,谁又能说石头没有情呢?古语说:“士为知己者死。”这话一点儿都不过分!石头尚且能够如此,何况人呢!
 
【点评】
 
本篇虽然写的是石头和爱石头的人的悲欢离合故事,却反映了丰富的社会现实。珍玩古董,对于真正爱好的人来说,是知音的关系,可以双向互动,石头也具有灵性和生命。蒲松龄在“异史氏曰”中说:“‘士为知己者死。’非过也!石犹如此,何况于人!”但由于它们同时具有经济价值,也就成为有权势者巧取豪夺的对象,在人间演出一幕幕悲剧。邢云飞的石头屡次被社会恶势力劫夺,凭借着石头的灵性而物归原主,是蒲松龄浪漫而乐观的构思。相较而言,《红楼梦》第四十八回写石呆子珍爱自己收藏的古扇,声言“饿死冻死,一千两银子一把我也不卖”,“要扇子,先要我命”。与邢云飞一样的性情,但不幸的是,当他的扇子被贾赦看中,巴结贾府的贾雨村便“讹他拖欠了官银”,将扇子抄没送与贾赦。石呆子和扇子最后的结局没有邢云飞和石头幸运,反映的则是曹雪芹的严格的现实主义的态度。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