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成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十一

【原文】
 
洞庭湖中,往往有水神借舟,遇有空船,缆忽自解,飘然游行。但闻空中音乐并作,舟人蹲伏一隅,瞑目听之,莫敢仰视,任所往。游毕,仍泊旧处。
 
有柳生,落第归,醉卧舟上。笙乐忽作,舟人摇生不得醒,急匿艎下。俄有人捽生,生醉甚,随手堕地,眠如故,即亦置之。少间,鼓吹鸣聒,生微醒,闻兰麝充盈,睨之,见满船皆佳丽。心知其异,目若瞑。少间,传呼“织成”。即有侍儿来,立近颊际,翠袜紫舄,细瘦如指。心好之,隐以齿啮其袜。少间,女子移动,牵曳倾踣。上问之,因白其故。在上者怒,命即行诛。遂有武士入,捉缚而起。见南面一人,冠类王者。因行且语,曰:“闻洞庭君为柳氏,臣亦柳氏;昔洞庭落第,今臣亦落第;洞庭得遇龙女而仙,今臣醉戏一姬而死:何幸不幸之悬殊也!”王者闻之,唤回,问:“汝秀才下第者乎?”生诺。便授笔札,令赋“风鬟雾鬓”。生固襄阳名士,而搆思颇迟,捉笔良久。上诮让曰:“名士何得尔?”生释笔自白:“昔《三都赋》十稔而成,以是知文贵工,不贵速也。”王者笑听之。自辰至午,稿始脱。王者览之,大悦曰:“真名士也!”遂赐以酒。顷刻,异馔纷纶。方问对间,一吏捧簿进白:“溺籍告成矣。”问:“人数几何?”曰:“一百二十八人。”问:“签差何人矣?”答云:“毛、南二尉。”生起拜辞,王者赠黄金十斤,又水晶界方一握,曰:“湖中小有劫数,持此可免。”忽见羽葆人马,纷立水面,王者下舟登舆,遂不复见,久之,寂然。
 
舟人始自艎下出,荡舟北渡,风逆不得前。忽见水中有铁猫浮出,舟人骇曰:“毛将军出现矣!”各舟商人俱伏。又无何,湖中一木直立,筑筑摇动,益惧曰:“南将军又出矣!”少时,波浪大作,上翳天日,四顾湖舟,一时尽覆。生举界方危坐舟中,万丈洪涛,至舟顿灭,以是得全。
 
既归,每向人语其异,言舟中侍儿,虽未悉其容貌,而裙下双钩,亦人世所无。后以故至武昌,有崔媪卖女,千金不售,蓄一水晶界方,言有能配此者,嫁之。生异之,怀界方而往。媪忻然承接,呼女出见,年十五六已来,媚曼风流,更无伦比。略一展拜,返身入帏。生一见,魂魄动摇,曰:“小生亦蓄一物,不知与老姥家藏颇相称否?”因各出相较,长短不爽毫厘。媪喜,便问寓所,请生即归命舆,界方留作信。生不肯留。媪笑曰:“官人亦太小心!老身岂为一界方抽身窜去耶?”生不得已,留之。出则赁舆急返,而媪室已空,大骇。遍问居人,迄无知者。日已向西,形神懊丧,邑邑而返。中途,值一舆过,忽搴帘曰:“柳郎何迟也?”视之,则崔媪。喜问:“何之?”媪笑曰:“必将疑老身拐骗者矣。别后,适有便舆,顿念官人亦侨寓,措办良艰,故遂送女归舟耳。”生邀回车,媪必不可。生仓皇不能确信,急奔入舟,女果及一婢在焉。见生入,含笑承迎。见翠袜紫履,与舟中侍儿妆饰,更无少别。心异之,徘徊凝注。女笑曰:“眈眈注目,生平所未见耶?”生益俯窥之,则袜后齿痕宛然,惊曰:“卿织成耶?”女掩口微哂。生长揖曰:“卿果神人,早请直言,以祛烦惑。”女曰:“实告君:前舟中所遇,即洞庭君也。仰慕鸿才,便欲以妾相赠,因妾过为王妃所爱,故归谋之。妾之来,从妃命也。”生喜,沐手焚香,望湖朝拜,乃归。
 
后诣武昌,女求同去,将便归宁。既至洞庭,女拔钗掷水,忽见一小舟自湖中出,女跃登,如飞鸟集,转瞬已杳。生坐船头,于没处凝盼之。遥遥一楼船至,既近窗开,忽如一彩禽翔过,则织成至矣。一人自窗中递掷金珠珍物甚多,皆妃赐也。自是,岁一两觐以为常。故生家富有珠宝,每出一物,世家所不识焉。
 
相传唐柳毅遇龙女,洞庭君以为婿。后逊位于毅。又以毅貌文,不能摄服水怪,付以鬼面,昼戴夜除。久之渐习忘除,遂与面合而为一,毅览镜自惭。故行人泛湖,或以手指物,则疑为指己也;以手覆额,则疑其窥己也。风波辄起,舟多覆。故初登舟,舟人必以此告戒之。不则设牲牢祭享,乃得渡。许真君偶至湖,浪阻不得行。真君怒,执毅付郡狱。狱吏检囚,恒多一人,莫测其故。一夕,毅示梦郡伯,哀求拔救。伯以幽明异路,谢辞之。毅云:“真君于某日临境,但为求恳,必合有济。”既而真君果至,因代求之,遂得释。嗣后湖禁稍平。
 
【翻译】
 
洞庭湖中,往往有水神借船,遇到有空船,缆绳会忽然自己解开,飘飘然游行。只听空中音乐齐鸣,船夫蹲在角落里,闭上眼睛听着,不敢抬头张望,任凭船游荡,等游完了,船仍旧停在原处。
 
有个姓柳的书生,落榜回家,喝醉了酒躺在船上。忽然间笙乐大作,船夫摇晃柳生,没把他叫醒,只好自己躲到了船下。过了一会儿,有人来拽柳生,柳生醉得很厉害,随手倒在了地上,还是睡着不醒,那人也就不管他了。工夫不大,鼓乐声震耳,柳生微微醒来,闻到满船都是兰麝的香气,他斜眼一看,只见满船都是漂亮的女子。柳生心里知道碰上奇事了,便假装闭上眼睛。过了一小会儿,就听传唤“织成”。马上就有一个侍女走来,站在柳生的脸颊旁,穿着翠色的袜子和紫色的鞋子,脚细小得像手指。柳生心中很喜欢,就暗暗地用牙齿咬她的袜子。不一会儿,侍女挪动脚步,被柳生拖着摔倒在船上。坐在上面的人问是怎么回事,她就说了原因。上面的那人很生气,下令马上将柳生斩了。于是武士进来,把柳生捆绑起来。柳生抬头一看,只见坐北朝南一个人,穿戴看上去像君王。他便一边走一边说:“听说那洞庭君姓柳,我也姓柳;当年洞庭君落第不中,现在我也没中;洞庭君遇到龙女成了仙,今天我喝醉了酒戏弄一个女子却要被处死,为什么幸运和不幸竟有这么大的悬殊啊!”王者听他这么一说,就把他叫回来,问道:“你是落榜的秀才吗?”柳生说是。王者便递给纸笔,命他以“风鬟雾鬓”为题作一篇赋。柳生本来是襄阳名士,但是构思比较缓慢,提笔停了很久。王者讥笑他说:“名士怎么会这样呢?”柳生放下笔,陈述道:“当年左思写《三都赋》,十年才完成,因此可见文章贵在写得好,不在写得快。”王者听了,一笑了之。柳生从早上写到中午,才脱稿。王者读完,大为高兴,说:“真是名士啊!”便赐柳生喝酒。一会儿工夫,桌上就堆满了美酒佳肴。正在谈话之间,一个小吏捧着簿册进来禀告道:“该淹死的人的名单已经准备好了。”王者问:“一共是多少人?”小吏答道:“一百二十八人。”王者又问:“派谁去执行?”小吏答道:“是毛、南二位都尉。”柳生起身告辞,王者赠给他十斤黄金,还有一把水晶界方,说:“湖中将发生的灾祸,拿着这个就可以避免。”忽然,只见车盖人马纷纷站立在水面上,王者下船登上车子,便不见了,过了许久,湖上恢复了平静。
 
船夫这才从船下面钻出来,划着船向北进发,因为顶风难以向前。忽然,只见水中浮出来一只大铁猫,船夫惊骇地说:“毛将军出现了!”各船的商人都趴下了。又过了不久,湖中又直着冒出一根木头,上上下下地摇动,船夫更加恐惧,说:“南将军又出来了!”工夫不大,湖上波涛大作,遮天蔽日,再看湖上的船只,倾刻之间全翻了。柳生手举水晶界方,正襟危坐在船中,万丈波涛涌到他的船边就平息,因此柳生得以保全了生命。
 
柳生回到家,常常向别人说起这件奇事,并且说,船上的那个侍女,虽然没有看清她的容貌,但她裙下的那双小脚,也可以说是人世间所没有的。后来,柳生因为有事去武昌,有一位崔老妇人卖女儿,就是给一千两银子也不卖,她家里藏有一把水晶界方,声称如果有人能拿来与她家的界方可以配成一对的,就把女儿嫁给他。柳生很惊讶,便怀揣界方前去。老妇人高兴地迎接柳生,叫女儿出来与柳生相见,只见她十五六岁的年纪,生得妩媚风流,美貌无与伦比。她微微地向柳生行了个礼,就转身进了帏帐。柳生一见,不禁心旌摇荡,神魂颠倒,说:“小生也藏有一把界方,不知与姥姥家藏的是否能够相配?”于是双方都取出界方,互相比较,果然长短不差一分一毫。老妇人很高兴,便问柳生住在哪里,请柳生马上回去准备车来迎接,界方留下当作信物。柳生不肯留下界方。老妇人笑着说:“官人也太小心了!我难道还会因为一把界方就抽身逃跑吗?”柳生没办法,只好留下了界方。柳生从老妇人家出来,租了一辆车急急忙忙赶回去,却发现老妇人家中已经空无一人,柳生大为惊骇。问遍了住在附近的人家,都没有一个人知道。这时日头已经偏西,柳生神情懊丧,郁郁不乐地往回走。走在半路上,碰上一辆车子迎面驶来,忽然,有人掀开帘子,说:“柳郎怎么来迟了?”柳生一看,原来是崔老妇人,便高兴地问:“您去哪儿?”老妇人笑着说:“你肯定以为我是个骗子吧。刚才分别以后,恰好有辆便车,我马上想到你也是从外地来的,操办起来一定很麻烦,所以就把女儿给你送回船上去了。”柳生邀请老妇人掉转车头一同回去,老妇人死活也不同意。柳生心中不宁,不敢确信老妇人说的是真是假,急忙跑回船上,果然看见崔家女儿和一个丫环已经在那里了。那女子一见崔生,就笑着迎上前。柳生见她穿的翠绿的袜子和紫色的鞋子,和上次船上见到洞庭君的侍女的打扮没有一点儿区别。他心中奇怪,徘徊着凝视那女子。女子笑着说:“这么直勾勾地盯着看,难道从来没有见过吗?”柳生又俯身细看,发现袜子后面他咬过的齿印还在,便吃惊地说:“你就是织成吗?”那女子掩嘴微笑。柳生冲她深施一礼,说:“你果然是仙女,请你赶快直说,也好驱除我心中的烦忧疑惑。”织成说:“实话对您说:上次您在船上遇到的就是洞庭君。他仰慕您的大才,就想把我赠送给您;但我深受王妃的喜爱,所以洞庭君先回去和她商量。我这次前来,就是遵照王妃的命令。”柳生大喜,赶忙洗手烧香,向湖中朝拜,然后才归去。
 
后来,柳生去武昌,织成要求一起去,顺便回娘家探亲。到了洞庭湖,织成拔下头钗扔到水里,忽然看见一条小船从湖里出来,织成一跃而上,像鸟儿飞到树上一样,转眼之间就消失了。柳生坐在船头,盯着织成消失的地方看。只见远远地一只大游船划来,开到近前窗户开了,忽然好像一只五彩的鸟儿飞过,原来是织成回来了。有一个人从窗户里递出很多的金银珠宝,都是王妃赐的。从此以后,柳生和织成每年都要去朝拜一两次,成了常例。所以柳生家有许多珠宝,每拿出一件,都是那些世家大族们没有见过的。
 
相传唐代书生柳毅遇到龙女,洞庭君就认他做女婿,后来又把王位让给了他。洞庭君又因为柳毅相貌文静,不能镇服那些水怪,就交给他一副鬼面具,白天戴上,晚上摘下。久而久之,也就习以为常,忘了摘下来,终于面具和脸就合而为一,柳毅照镜子时感到很羞愧难堪。所以来往的行人在船上,如果有人用手指一件东西,柳毅就会怀疑是在指自己;把手挡在额头上,柳毅就怀疑是在看自己。这时湖上就会兴风作浪,大多数船只会沉没。所以第一次上船的人,船夫就会告诉他这些禁忌。否则的话,就要宰杀牲口拜祭湖君,才能够渡过湖去。许真君偶然来到洞庭湖,被风浪阻碍,不能前进。许真君很生气,就命人将柳毅抓住,送到郡里的监狱关押。狱吏检查囚犯时,常常会多出一个人,但不明白是什么缘故。一天晚上,柳毅托梦给郡守,苦苦哀求他救自己出狱。郡守以人神不属同一世界为理由,婉言拒绝。柳毅说:“真君将在某日来到贵地,只要你向他恳求,就一定能救我。”不久,许真君果然来了,郡守便代柳毅向他求情,柳毅就被释放了。从此以后,湖上的禁忌才解除了,风浪也平静了不少。
 
【点评】
 
本篇虽然在故事的立意上不是很出色,甚至可以说仅是仿效唐传奇的习作,但却可以当做《聊斋志异》故事题材创作的典型看待,即故事一般是由民俗传说,前代文献记载,蒲松龄独创想象三者杂糅而成的,只不过在不同的故事里三者的含量有所差异而已。
 
本篇开端介绍洞庭湖的“水神借舟”传说,结尾又谈到洞庭湖的风波湖禁,以这些传说为故事的框架,中间还穿插有毛将军、南将军的水患传闻,然后借用和比附唐传奇《柳毅传》中的相关人物和情节,叙述作者创作的柳生和龙女织成浪漫的恋爱故事。所谓“落第秀才”,因赋“风鬟雾鬓”而得到柳毅“真名士也”的赞赏恩赐云云,都有着蒲松龄独特的情结。
 
现代的读者在阅读到柳生在船上因织成“立近颊际,翠袜紫舄,细瘦如指。心好之,隐以齿啮其袜”,登岸后,与别人谈自己的奇遇竟然念念不忘的仍然是织成“裙下双钩,亦人世所无”,可能感到不解;不过,如果时间回放到明清时期,明白那个时代士人对于女人的性取向,就会感到一些释然。这方面的叙述,在《聊斋志异》卷三的《连琐》篇也有所描写,比如:“欲视其裙下双钩,女俯首笑曰:‘狂生太啰唣矣!’杨把玩之,则见月色锦袜,约彩线一缕。”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