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训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十一

【原文】
 
教官某,甚聋,而与一狐善,狐耳语之,亦能闻。每见上官,亦与狐俱,人不知其重听也。积五六年,狐别而去,嘱曰:“君如傀儡,非挑弄之,则五官俱废。与其以聋取罪,不如早自高也。”某恋禄,不能从其言,应对屡乖。学使欲逐之,某又求当道者为之缓颊。一日,执事文场。唱名毕,学使退与诸教官燕坐。教官各扪籍靴中,呈进关说。已而学使笑问:“贵学何独无所呈进?”某茫然不解。近坐者肘之,以手入靴,示之势。某为亲戚寄卖房中伪器,辄藏靴中,随在求售。因学使笑语,疑索此物。鞠躬起对曰:“有八钱者最佳,下官不敢呈进。”一座匿笑。学使叱出之,遂免官。
 
异史氏曰:平原独无,亦中流之砥柱也。学使而求呈进,固当奉之以此。由是得免,冤哉!
 
朱公子子青耳录云:“东莱一明经迟,司训沂水。性颠痴,凡同人咸集时,皆默不语,迟坐片时,不觉五官俱动,笑啼并作,旁若无人焉者。若闻人笑声,顿止。俭鄙自奉,积金百余两,自埋斋房,妻子亦不使知。一日,独坐,忽手足自动,少刻云:‘作恶结怨,受冻忍饥,好容易积蓄者,今在斋房。倘有人知,竟如何?’如此再四。一门斗在旁,殊亦不觉。次日,迟出,门斗入,掘取而去。过二三日,心不自宁,发穴验视,则已空空。顿足拊膺,叹恨欲死。”教职中可云千态百状矣。
 
【翻译】
 
有一个教官,耳朵聋得厉害,但他和一只狐狸很好,这狐狸在他耳边小声说话,他也能听得见。每当去见上司时,他就带着狐狸一起去,因此人们都不知道他耳朵聋。这样过了五六年,狐狸向他告别,临行前,嘱咐他说:“你就像傀儡一样,没有人操纵,你的五官就都没用。与其因为耳聋得罪上司,不如趁早辞官而去。”但教官贪恋俸禄,没能听狐狸的话,在回答上司时常常出错。学使想赶他走,他又求主事的官员替他说情。一天,教官们主持考场考试,点名以后,学使下来和教官们闲坐。教官们各自从靴子里取出想为之说情的考生名单,呈献给学使来说人情、通关节。过了一会儿,学使笑着问他道:“这位先生为什么独独没有什么要说的呢?”他没有听清学使说的话,一脸茫然。坐在他旁边的人用胳膊肘碰了他一下,将手伸靴子里,向他示意。这位教官替亲戚寄卖夫妻房事用具,就藏在靴子里,随时向人兜售。因为见学使笑着对他说话,他误认为学使是要这个东西,便鞠个躬站起来说道:“有一种八钱的最好,下官不敢呈上。”在座的教官都偷偷地笑。学使大声呵斥他出去,于是他被免了职。
 
异史氏说:后汉平原相史弼在别人举报有政治异见人士时,保持独立人格,没有举报,这个教官也和他一样,没有求学使通关节,也可以算是中流砥柱了。学使竟然索要下属的呈进,本来就该把那玩意儿送给他。因为这个被免职,冤枉啊!
 
朱子青在《耳录》一书中写道:“东莱一个姓迟的贡生,到沂水县当学官。他生性痴癫,凡是同僚聚会时,他都沉默不语。迟某坐一会儿,不知不觉五官都会动起来,又哭又笑,旁若无人,如果听到人的笑声,就会马上停止。迟某每天都省吃俭用,存了一百多两银子,自己埋在书房里,连妻子都不让知道。一天,他一个人坐着,忽然手脚动了起来,过了一会儿说:‘做了恶事,结了仇怨,忍饥挨冻,好不容易积蓄起来的钱,现在就在书房里。如果有人知道了,如何是好呢?’这话他反复说了好几遍。一个门斗站在旁边,他也一点儿没感觉到。第二天,迟某出门,那个门斗进了他的书房,将银子挖出来取走了。过了两三天,迟某心中不能安宁,打开钱洞一看,已经空空如也,他不由得捶胸顿足,叹气后悔得要死。”教官中的事情,真可以说是千姿百态。
 
【点评】
 
如果要问在《聊斋志异》中最痛恨的社会阶层或职业是什么,那么可以肯定地说是衙役和教官。官僚有寒素清白浊如泥之别,但衙役没有一个好东西;同样,学使有求贤若渴和虚应故事的划分,但教官一律是贪婪鄙污之辈。
 
《司训》虽然写的是教官某,但实际上刻画的却是教官群体,给我们呈现的是一幅教官的群丑图。小说开端写教官某与狐狸的交往表现的是《聊斋志异》谈狐说鬼的叙述特色,并为后面情节作了铺垫。学使索贿,聋子教官呈上去的竟然是“房中伪器”,虽然是笑话,却将这群丑类鄙污丑陋的灵魂揭露鞭挞得淋漓尽致。而“八钱者最佳”的细节,透露了明清时代相关成人用品的价格,也算是经济史的有益资料了。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