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甲

本文出自《聊斋志异》卷十一

【原文】
 
某甲私其仆妇,因杀仆纳妇,生二子一女。阅十九年,巨寇破城,劫掠一空。一少年贼,持刀入甲家。甲视之,酷类死仆。自叹曰:“吾今休矣!”倾囊赎命,迄不顾,亦不一言,但搜人而杀,共杀一家二十七口而去。甲头未断,寇去少苏,犹能言之。三日寻毙。呜呼!果报不爽,可畏也哉!
 
【翻译】
 
某甲和他仆人的妻子通奸,杀死了仆人,纳他的妻子为妾,生下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过了十九年,大批贼寇攻破城池,把整座城劫掠一空。一个年轻的贼拿着刀闯入某甲家。某甲一看,觉得特别像那死去的仆人,他不由叹息道:“我今天该死了!”便拿出所有的钱求他饶自己一条命,但那贼始终不理他,也不说一句话,只是找到人就杀,一共将某甲全家二十七人全部杀死才离开。某甲的头还没有断,等贼寇走了以后稍稍苏醒过来,还能够开口说话,三天以后才死去。呜呼!报应果然是没有差错,真是可怕啊!
 
【点评】
 
这是一个因果报应复仇的故事。
 
作者叙述得简而不陋,颇为生动。前后十九年,再生的受害人面对害人者“倾囊赎命,迄不顾,亦不一言,但搜人而杀,共杀一家二十七口而去”,显示了仇恨之深,隐忍之久,报复之切。而害人者没有立刻死去,“寇去少苏,犹能言之。三日寻毙”。只有害人者暂缓死去,情节才显得曲折,因果报应的前后关系才能够贯穿。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